第1125章:番外篇,吃醋的样子很可爱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440

人气小说:末日天尊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超武升级文明的天梯墨子传大叔的疯狂职业生涯

    第1125章:番外篇,吃醋的样子很可爱

    季柔内心刚刚升起对秦胤泽的好感,又被他这么一句话给毁灭了:“秦胤泽,这种时候还笑话我,到底是不是人啊。”

    “我不是人?”秦胤泽勾唇,扬一个邪恶的笑容,“那今天上午陪着一起疯狂的是什么?”

    季柔努努嘴,瞪他:“禽兽!”

    她都急得快要跳海了,他竟然还有闲心取笑她。这个男人啊,真是一点点的同情心都没有。

    或许他不是没有同情心,只是他把他的温柔他的爱心都给了别的女人,给了那个能陪他一起谈笑风生的女人。

    忽然想到秦胤泽今天约会的那个美丽女人,让季柔原本就糟糕的心情更糟糕了。她别开头,不想再跟他聊天。

    见她的情绪忽然低落了,秦胤泽伸手揉揉她的头,用出对付她的杀手锏:“晚上我请吃饭,想吃什么?”

    往日只要提到吃的,什么烦恼的事情季柔来说都可以暂时抛开,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大吃一餐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吃两餐。

    但是今日听到吃的,季柔也提不起劲,仍然垂头丧气,想着千水公司目前的困境,想着那个和秦胤泽谈笑风生的陌生女人:“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就想回家陪我妈妈。找个地方停车,放我下车吧。”

    刚刚她还什么都跟他说,这说着说着她又开始逃避了,秦胤泽微微蹙眉:“季柔,忘记说过什么了?”

    “我说过什么?”季柔真忘记自己说过什么了,不过在看到秦胤泽微微下沉的脸色时,她又想到了,“我是说过晚上任处置,但是我今天心情不好,改天吧。”

    她之所以心情不好,多半因素是因为他,他最好是不要让她看到他,不然她爆发之时真有可能狠揍他一顿。

    “以后每天给两个小时回家陪母亲,晚上必须跟我一起回家。”秦胤泽并不知道季柔心情不好的真正原因,还以为她只是不想跟他呆在一起,说出的话也有些霸道专制。

    季柔急急吼道:“秦胤泽,凭什么呀?”

    秦大少理直气壮道:“就凭我是的丈夫。见过哪个结婚的女人还天天窝在母亲的怀里,不跟丈夫一起住的?”

    季柔委屈大吼:“还知道是我的丈夫啊?跟别的女人约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是我的丈夫呢?”

    秦胤泽跟别的女人约会的事情,季柔本想过去就让它过去了,反正他们两个人的婚姻本就是一个错误,但是她的心不由自主会去想他跟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的心会不由自主会在意他对那个女人那么温柔。

    往日只要提到丈夫二字,季柔准会大吼大闹,打死也不想承认跟他有丁点关系,今日却用这种酸溜溜的语气反问他,满脸都写着她在吃醋她在吃醋。

    秦胤泽听得身心舒畅,伸手揉揉她的头,温柔道:“季柔,我从来没有忘记我这个身份。”

    还从来没有忘记这个身份,那他就是明知故犯,这种人更加不能原谅:“秦胤泽,真不是个东西!”

    她是因为吃醋才骂他,秦胤泽不仅不生气,还笑着对她说:“我怎么不是个东西了?好好说说!”

    季柔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能够忍着憋屈的人:“秦胤泽,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解释么?”

    “想听什么解释?”明明知道她想要什么解释,秦胤泽却故意装着不知道,硬要逼她亲口说出来。

    “刚刚那个女人……”想到刚刚那个女人,想到他对她的温柔,季柔忽然就有一些害怕了,害怕他说出一些她不愿意听到的话,她人生第一次胆小得选择了逃避的方式,“算了,别解释了,反正咱们俩这段婚姻不过就是一场儿戏,想在外面跟什么样的女人好,那是的自由,我有什么资格过问呢。”

    “什么叫一场儿戏?难道我们的结婚证是假的?”话,她就要说出来了,却又在关键时候收口,听得秦胤泽极其不爽快,他必须要跟她好好说清楚,不然凭这个蠢女人的智商估计一辈子她都不明白,“季柔,是我的合法妻子,要是都没有资格过问我的事情,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有?”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么她没有理由不再过问吧:“那告诉我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胤泽认真解释道:“那个女人是来向我汇报一些工作的。我跟她除工作之外,再无半点关系。”

    “汇报工工作?汇报工作,两个人用得着靠那么近?汇报工作,两个人用得着笑得那么开心?汇报工作,天天混吃混喝,谁给汇报什么工作?”显然季柔并不相信秦胤泽的这个解释,“王八帽,我都说了我不问,又让我问,我问了之后,又不说实话。”

    听着这个笨女人一条条地质问,秦胤泽心里那个爽快,愉悦得身心舒畅,感觉轻飘飘地快要升天了。

    秦胤泽巴不得季柔再多质问几条,但是他知道她是急性子,倘若现在不给她解释清楚,以后她就不会再给他解释的机会:“季柔,我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

    “哦,那……”季柔都要相信他所说了,却发现他眼底的笑意笑得有些贼,好像在嘲笑她,“秦胤泽,那笑什么?”

    秦胤泽迅速靠边停车,车子停稳,他侧身一把捧住季柔的头狠狠吻住她,吻得她快透不过气时,他才放开她,笑得无比温柔:“傻丫头,我笑吃醋的样子很可爱。”

    “吃醋?谁吃醋了?”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好像还真是吃醋了,季柔心里一慌,急忙否认,“我、我才没、没有吃醋,我怎、怎么可能吃的醋。”

    “没有么?”秦胤泽看着她,笑得温柔。

    因为心慌,季柔说话都结巴了,尤其看到秦胤泽温柔的眼神时,她更紧张了,好像自己所有的心思都被他读懂了:“秦胤泽,我警告别乱说话,不然我把打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