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番外篇,不服?吻服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2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第1133章:番外篇,不服?吻服!

    “傻孩子,只要开心,妈妈就开心。只要幸福,妈妈就幸福。”季妈妈又给季柔夹了菜,“小柔,一定要幸福给爸爸妈妈看。”

    “妈妈,会的,我会努力把日子过好,不让担心,也让去了天堂的爸爸安心。”近段日子,她在努力打理千水公司,努力学习,争取能让自己的资金雄厚一些,争取爬到上游社会,这样不管身边站在的人是谁,她都有足够的自信,不会再担心配不上对方。

    季妈妈:“快吃吧,吃了早点回去。。”

    季柔:“妈妈,怎么都不留留我?我想留下来陪陪啊。”

    嘴里说着要留下来陪陪妈妈,但是季柔满脑子想的都是给秦胤泽暖被窝的事情。她愿意帮他这个忙,但是他都不在家,她暖了给谁睡啊。

    季妈妈:“留?我留得住的人,留不住的心。”

    季柔:“妈妈……”

    季妈妈:“快吃吧,别否认了。”

    季柔确实没法否认,她是母亲的孩子,她心里想什么,母亲大人看得明明白白。

    叮铃铃……

    刚刚吃完饭,秦胤泽的电话再次打来了。

    季柔接听:“秦大少爷,又有什么事呢?”

    秦胤泽:“给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一到,我要在小区门口看到。”

    “凭什么呀?”季柔不满极了,可是还是拿起包包就跑,“妈妈,我先走了,明天再来陪。”

    季妈妈追到门口,季柔已经进了电梯跑了,她对着空气叮嘱:“小柔,慢点,别磕着碰着了。”

    ……

    季柔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小区大门口,可是还是慢了将近两分钟,这也倒没有什么,关键是秦胤泽根本没在。

    “呵,王八蛋!”季柔气得冷笑,敢情这男人在逗她玩。她正想拿出手机打电话过去骂他,秦胤泽开着他那辆能闪瞎人双眼的豪辆飞奔而至,一个急刹车,车子稳稳停在她的身前。

    他按下车窗:“上车!”

    看到他那拽样,季柔心中不爽,不愿意配合他:“不上。”

    “不上?”秦胤泽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两步来到季柔身前,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再塞到他的副驾驶座,替她扣好安全带。

    季柔动手就要解开安全带:“我说不要坐的车就是不要坐的车,不要跟回去就是不回去,我说要留下陪我妈妈,是耳朵聋了听不到么?”

    秦胤泽一手按着她解安全带的手,一手按着她的脑袋,将她控制在座椅上,低头狠狠吻她。

    “唔……”季柔瞪大眼睛,狠狠瞪他。

    他把她按在副驾驶座,他半个身体还在车外,就这样强势霸道地吻她,小区门口人来人往的,别人看了会怎么想?

    季柔又用力推了推,还是推不动,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硬是吻到她的脑袋晕乎乎的时候,他才缓缓放开她。

    “秦胤泽,……”她挥手就想打他,他却握住她的手,按住她的红唇,暧昧低语,“心口不一的小东西。明明喜欢我这样对,为什么不愿意承认?”

    心事被他说中,季柔觉得脸都丢尽了,扬手就是给他一拳,“说谁是小东西呢?说谁心口不一呢?我警告,别乱说,否则我会打得满地找牙。”

    “不想跟我回去?想留下来陪妈妈?那接到我的电话之后跑那么快是为什么?”秦胤泽看着她,她想逃避他的问题,他又一把扳正她的脸,“季小柔同学,回答我!”

    “我要是不准时赶到,不得扒了我的皮。”她当然不能告诉他,跑得快只是出于她的本能,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那么快。

    “我不会扒的皮,只会吻服。”秦胤泽再次低头,霸道吻她,霸道得像要吸走她的灵魂。

    吻到季柔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快出壳时,他终于放开了她,再次捏了捏她的红唇:“季小柔同学,记住这种感觉,以后不听话,都会受到这样的惩罚。”

    季柔摸了摸红得发烫的脸蛋儿,心中暗暗道,有本事天天这样惩罚她啊,谁怕谁啊?

    ……

    回去的路上,秦胤泽突然提出建议:“季柔,不如让阿姨住到我们隔壁来,以后看她也方便一些。”

    会提出这个意见,主要是秦胤泽心疼老婆,不想她每天那么累了还要两边跑。还有就是以后就算季柔跟他闹矛盾,也跑不出他的地盘。

    听到他的提议,季柔立即进入警戒状态:“秦胤泽,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我跟讲,那是我妈,敢打她的主意,我跟拼了。”

    秦胤泽:“……”

    对于这个蠢女人的脑洞,他是不服不行。他提出让她的母亲住他们隔壁,她也能想那么多。

    看到秦胤泽南露不悦,季柔知道自己可能想多了,又解释:“秦大少,难道没有听说过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么?虽然我们家的房子没有的别墅豪华,但是那怎么说也是我爸留下来啊,那是我们自己的房子,我妈妈住在里面也舒适自在。”

    秦胤泽:“……”

    仍然不想理会这个女人。

    知道惹他生气了,季柔往他的身边凑了凑,尽量找话题:“对了,秦大少,有一件事情我也想问问。”

    秦胤泽:“……”

    他不应话,季柔知道他有在听,继续说道:“我正式接手千水公司以来,发现很多事情自己都搞不懂,感觉这几年的书的白读了,跟着父亲学习过的东西也都白学了。我发现自己是一个特别没用的人。”

    说话时,季柔特地加了点哭腔,果然秦胤泽坐不住了,他伸出一只手握着她的:“别急,慢慢来。没有人天生就会做经商,但是我们可以慢慢学,慢慢积累经验。当有足够的经验时,就会发现做这些事情就会像吃饭一样简单。”

    奸计得逞,季柔悄悄笑了:“说的倒简单。一天不做事,只知道吃喝玩乐,还不愁钱花,哪知道作为一个公司的领导人有多辛苦啊。”

    秦胤泽:“……”

    他能告诉她,如果不是他,她的千水公司就要不回来。他能告诉她,如果没有他,季辰东就定不了罪?

    他能告诉她,闵洛城中传说的那个姓秦的老头就是他?他能告诉他,他天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