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番外篇,梦里的他好可怕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41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师道成圣大唐之最强帝王最强无敌熊孩子

    第1135章:番外篇,梦里的他好可怕

    季柔洗完澡出来,看到秦胤泽还没离开,她立即拉起了一级警报:“秦胤泽,怎么还在我的房间?”

    “说我怎么还在的房间?”用得着他的时候,一声声秦大少喊得娇滴滴的。用完他,立即翻脸不认人了。秦胤泽认为这个女人就是欠收拾。

    “我、我怎么知道……快回的房间吧,我要休息了。”

    “不知道?”他笑着反问,样子坏坏的,看得季柔很讨厌,但是讨厌之中又有那么一点点的招人喜欢。

    该死该死!她怎么能觉得这个男人招人喜欢呢?他明明就是令人讨厌的大魔王啊。

    季柔知道跟这个男人硬碰硬吃亏的永远是她,立即改用温柔攻势:“我最最最可爱的秦大少爷,我这两天真的很累,没精力陪了,多体谅体谅我吧。”

    秦胤泽知道她心里又在想什么了,立即起身向她走去,果然吓得她连连后退:“秦大少爷,我真的很累很累了,求放过我吧!”

    秦胤泽冷着脸,一步步将她逼至墙角,把她控制在他与墙壁之间:“傻女人,把我当成什么了?”

    禽兽啊!

    秦禽兽嘛!

    除此之外还能把他当什么?

    心里那样想的,但是季柔没胆实话实说,只能捡好话说给他听:“是好人秦大少呀。我相信这么善良的一定会体谅我的。”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秦胤泽低头,在她耳边吐着温热的气息,“季小柔,我不对做点什么的话,是不是会很失望?”

    “怎么会?”季柔瞪大眼睛,一幅惊讶得不得了的样子,“秦胤泽,怎么会这样看我?我是那样的人么?我……”

    好吧,她编不出来了,因为当他凑近她的时候,她的内心确实在希望他对她做点什么。

    跟这个男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在不知不觉间她也变得跟他一样不要脸了,天天都想着做没羞没臊的事情。

    就在季柔对他满怀期望的时候,秦胤泽却放开了她:“既然并没有想我对做点什么,那就好好睡吧,我不打扰了。”

    然后他走了!

    就那样走了!

    他走得干干净净,不带走一片云彩!

    看着那扇关上的房门,季柔心中如有万匹草泥玛奔腾而过,哪有像他这样把人撩得心痒痒又撤退的?

    “死王八蛋!臭王八蛋!今天的事情好好记住了,改天我一定会报的。”季柔倒在床上,呈大字型躺着,痛痛快快把秦胤泽骂了一番。

    因为这些天的工作实在太累,骂着骂着,季柔进入了梦乡,不过她睡着睡得并不安稳。

    她梦到了季辰东那帮坏人,季辰东拿着枪指着她,阴森森道:“小柔,有些日子不见了,还认不认识我?”

    仇人就在眼前,还拿枪指着她,季柔连个藏身之处都没有,吓得浑身僵硬:“季辰东,、不是被抓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季辰东冷笑道:“以为他们关得住我?以为千水公司现在是的了?小柔,人长大了,可是的智商怎么一点没长进呢?”

    季辰东每一句话都让季柔吃惊不小:“季辰东,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柔,认为闵洛城真有人敢对我怎样?知不知道抢走千水公司的人究竟是谁?哈哈哈……肯定不知道!”季辰东放声大笑,但笑着笑着,眼前的人突然变成了秦胤泽。

    “秦、秦胤泽?怎么会是?”季柔不愿意相信,但是她眼前拿枪指着她的人就是秦胤泽。

    一样的五官,一样的穿着,还有唇角那似笑非笑的弧度,都跟他同出一辙,百分百是他,错不了。

    “没错,是我!就是我!没有想到吧,这一切的幕后指使者都是我。”秦胤泽也在笑,笑得狰狞恐怖,再也不是季柔熟悉的那个男人。

    他熟悉的秦胤泽时而霸道,时而冷酷,时而毒舌……但是他从来不曾如此让人恐惧。此时的他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骇人至极。

    “不不不……不是,怎么可能是呢?绝对不会这么做的。这是假的,一定是假的……”季柔摇着头往后退,试图让自己走出这个让她害怕的噩梦。

    秦胤泽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救她出水深火热中的人啊,他怎么可能是幕后主使者呢?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不是他,一定不是他,这是她的梦,是假的,都是假的!

    “就是我!”他的声音落下,嘭的一声枪响随即响起,子弹飞出穿过季柔的胸膛,鲜血喷了她一脸。

    “不……”季柔从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个梦太可怕太可怕了,她竟然梦到千水公司再度被抢,而抢它的人竟然是……是秦胤泽。

    “季柔,怎么了?”还没有冷静下来,季柔的耳边忽然传来秦胤泽的声音。

    季柔睁眼一看,秦胤泽放大的脸就在她的眼前,吓得她往后躲去,一躲就撞在床头上了:“到底是谁?到底想怎样?”

    她顾不得身上的疼,张牙舞爪地躲避他,那样子就像一只刺猬,谁都不让靠近。

    “说我是谁?”因为没有她在怀里,秦胤泽睡不着,又偷偷跑来她的房间,没有想到还没能爬上她的床,就看到她被噩梦吓醒了。

    “到底是谁?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季柔尖叫呐喊,抓起床上的枕头向靠近她的秦胤泽砸去。

    “我是的男人!”秦胤泽抓住枕头,翻身上床躺在她的身边,一把把她搂入怀中,“季柔,做噩梦了,那只是个梦,快醒醒。我在的身边,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

    “梦?只是一个梦么?”为什么这个梦那么真实?真实到让她害怕,让她不敢接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