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番外篇,身后的那个男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8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第1163章:番外篇,身后的那个男人

    季柔冲进房间,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大床上一丝不挂、周身通红的戴丽,她嘴里喃喃说道:“热……好热,给我水,我要喝水。”

    “秦胤泽,戴丽要喝水,帮我倒一杯水来……”季柔扑过去,想要拉起被子给戴丽盖上,但是戴丽手一伸就把被子扯开了。

    这春光乍泄的,不能让男人看到,尤其不能让秦胤泽看到……季柔又道:“秦胤泽,别进来,让刚刚那两名女服务员进来。”

    正要离去的两名女服务员本能看向秦胤泽,秦胤泽冷声道:“愣着干什么,快去帮忙。”

    随后赶来的彭山凑到秦胤泽身边,小声道:“先生,戴小姐身体里的热,只有能解得了,季小姐是解不了的。”

    秦胤泽眉头一挑,沉声道:“什么意思?”

    主子不高兴了?

    主子为什么不高兴?

    难道是因为戴丽被人下了药?

    彭山急忙解释:“先生,我也是不知道戴小姐是的人,要是早知道她是的人,我怎么可能让别人带走她,更不可能让那些人给她下药。”

    彭山这话说得够直白,对戴丽从来没有过那方面想法的秦胤泽也是听懂了,他冷冷一笑:“彭山,我看是活腻了。”

    听到这话,彭山腿一抖:“先生,魅惑是我在管理,戴小姐是在这里出的事,我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是该受处罚,但是先生我之前真的不知道她是看上的女人啊。”

    以前的彭山是个非常能察颜观色的人,能想主子所想,能急主子所急,今天却在犯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秦胤泽冷冷瞅着他:“看来还没有意识到错在哪里了。”

    难道他犯有别的错误?

    彭山一脸懵逼:“先生,是我愚钝,还请明示。”

    秦胤泽:“自己去冰库里呆着,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出来。”

    彭山:“先生……”

    他还想说什么,但是想想还是算了,这种时候说得越多,错得越多,眼下还是仔细想想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

    应该不是戴丽被人下药的事情,因为要是主子在乎戴丽被人下药这件事情,也不会说他没意识到自己真正的错误。

    那么会不会是戴丽被人带走的事情呢?

    应该也不是,如果是主子应该早就过去抱着戴丽安慰了,不会站在房间外连屋都不进。

    这么说来主子根本不在乎戴丽?

    因为脑子里有了这个想法,彭山吓得打了一个冷颤,倘若真是如此,那么他自作主张把戴丽送到主子的床上这事……

    啊——

    彭山很想自己从八楼跳下去得了。他怎么可以如此愚蠢,犯下如此大的错误:“先生……我……”

    秦胤泽:“还不去?难道要我让人抬去?”

    彭山一脸委屈:“先生,我知道我错在哪里了。对戴丽根本没意思,是我误会的用意了。”

    秦胤泽:“明知故犯,罪加一等,去冷库面壁两个小时。”

    彭山再也不敢解释了:“是,我这就去面壁思过。”

    这件事情确实是他错了,先生对季柔那个小丫头有多用心,他们都是看到的,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移情别呢。

    所以该罚,真该罚。

    秦胤泽心里微微有些庆幸,庆幸季柔那个丫头所有的心思都在戴丽身上,不然要是让她知道彭山的用意,她一定会闹翻天。

    ……

    房间内。

    “戴丽,水来了。”季柔把水杯递给戴丽,戴丽抱着水杯咕噜咕噜两口把一杯水喝下。

    可是这点水根本解不了戴丽身体里的燥热:“热,好热……求求救我……救我……”

    身体里就像是包了一把火,像是要烤焦她,戴丽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就往自己的身上抓去。

    季柔没有想到戴丽会自残,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戴丽把她自己的身上抓出几条血痕。

    戴丽就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抓了一次不够又伸手去抓自己,季柔赶紧抱住她的手:“戴丽,到底怎么啦?”

    “热……我热……救我……”戴丽神智模糊,认不出眼前的季柔,她只知道自己很热很热,身体里的这热若是不解掉,她可能就要爆炸了。

    “戴丽,别怕,我马上送去医院。”季柔抓住戴丽的手,又对屋外喊话,“秦胤泽,准备送戴丽去医院。”

    眼观整个闵洛城,但凡认识秦大少爷的,谁不是围在他的身边转听他的吩咐,也只有季柔一人敢对他发号施令。

    有秦大少爷的帮忙,戴丽很快被弄上了医院的救护车,季柔拉着秦胤泽一起送戴丽去医院。

    在魅惑八楼,某一间房间里,一名高大的男子站在窗户边上看着救护车越走越远,最后从他的眼前消失。

    呵……看来他又失败了,他一直都知道的,无论他使出怎样的手段,她都不会屈服,不会救他。

    ……

    清醒过来的戴丽看到季柔守在自己的身边,那颗如同铁石一样的心突然就软了,多年不曾流过的眼泪也从她的眼角滑落。

    她赶紧伸手抹掉眼泪,强颜欢笑:“生病的时候有朋友陪在身边,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看来以后,我也可以经常生病了。”

    “胡说什么呀。以后要是不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我才懒得管。”季柔恶狠狠地瞪戴丽一眼,又去给戴丽倒了一杯水,“先喝点水吧。”

    戴丽笑着接过水杯:“小丫头,谢谢啊!”

    季柔瞪着她:“谢我干什么?我照顾只是因为病死了没有人陪我斗嘴,生活太无聊。”

    知道季柔这丫头是嘴硬心软,戴丽也不拆穿她,只是笑而不语。

    季柔又说:“戴丽,还记不记得跟我说过的话?”

    戴丽说:“我跟说过那么多话,我哪里知道问的是哪一句?”

    季柔说:“告诉我,女人是水做的,可刚可柔。说作为一个女人不要太逞强,适当的时候示示弱,会让男人更加疼爱……这些道理都是对我说的,为什么自己就是不懂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