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4章:番外篇,刚者易折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60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吃神

    第1204章:番外篇,刚者易折

    “佟医生,季小姐晕倒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看看。”彭山是一个粗人,他这一生只有两个目的,保护好他的主人,帮主人赚大把大把的钞票,他根本看不出来佟医生对季柔是带有敌意的。

    不仅是彭山看不出来,就连秦胤泽也看不出来,只因为佟医生在人前伪装得太好,让人找不出丝毫破绽。

    佟医生一点都不想替季柔看病,她甚至想过给季柔注射几针安眠药,让季柔就这么睡下去,再也不要醒过来。

    但是她是一个非常理智的女人,她知道在没有准备万全的时候,不管她动任何手脚,很轻易就会被人查出,她是讨不到好果子吃的。

    她是想跟喜欢的人相守一生白头到老,而不是为了达到目的傻到先把自己给折了,所以即便再讨厌季柔,佟医生还是得跟出去看看情况,如果有用得着她的时候,她会尽力去抢救那个该死的女人。

    佟医生跟她秦胤泽去了,彭山这才看向刚刚大吼大闹的刘姓男子:“小刘啊,知道刚刚那个瘦个子小白脸是谁?”

    能够用一句话就把他们的主子叫走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小刘知道自己惹了祸,紧张兮兮道:“彭先生,那个人到底是谁?”

    “那个人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但是那个人背后的人惹不起。”彭山想到自家主子对季柔的紧张,不由得摇了摇头,“女人啊,看着好看,但是千万不能招惹啊,不然一辈子都会被她压得死死的,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想想他们的主子,前三年没有女人的时候,那时候是多么霸气侧漏,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从来都是说一不二。

    自从把这个季柔弄到身边之后,他们家的主子是真真切切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笑容多了,生气的时间似乎也多了。

    所以女人这种生物其实就是一把双刃剑,她可以让体验到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乐,也能分分钟将推下万丈悬崖。

    无论如何,这辈子他是绝对不会娶老婆回家的。

    刘姓男子听得一头雾水,心慌道:“彭先生,就请告诉我,我到底惹到了谁?”

    “啊惹到了这辈子最不该惹的人。”彭山同情地拍了拍刘姓男子的肩,又道说:“我会把调离闵洛城,别让先生再看到。”

    “彭先生,只有这个办法?”刘姓男子真是悔恨啊,他一个晚上都没有吭一声,偏偏在最不该多事的时候站出来闹事了,他不滚还能让谁滚?

    彭山冷冷一笑:“当然不止这个办法,还有很多更加好玩的办法,要不要试试?”

    光是看彭山这笑容,刘姓男子就知道准没好事,他摇了摇头:“一切都听的安排。”

    “听我的安排也不行啊。”彭山再次叹息一声,“回去收拾收拾吧,我明天就安排人送离开闵洛城。”

    跟在秦胤泽身边三年,彭山之所以会如此受重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他能在秦胤泽没有开口之前把秦胤泽想办的事情办好。

    ……

    “她人在哪儿?”秦胤泽用最快的时间冲包间,他必须第一时间见到季柔,哪怕那个女人差点将他气死,但是他还是没有办法丢下她不管。

    人,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对触手可得的东西不感兴趣,得到了也不会珍惜。往往对那些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有兴趣,甚至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她。

    “刚刚就在这儿。”王子看了看,看到远处的戴丽向他们招手,他又说,“他们应该把老大带出去了。”

    秦胤泽又像一阵风一样向大门跑去……隔着大门还有一段距离,他已经看到季柔闭着双眼软软地趴在猴子的怀里。

    哪怕知道猴子对季柔根本没有非分之想,秦胤泽开始不满猴子抱着季柔,他几步过去,把季柔抱回自己的怀里:“佟医生,马上给她看看。”

    佟医生刚刚追来,就听到秦胤泽在吼她,说实在的,她太讨厌这个男人为了季柔一次次把她当下人使唤了,但是她又能怎么样?

    她真敢一针扎死季柔?

    既然不敢,那么就只能乖乖上前替季柔看病。佟医生动作熟练地给季柔把把脉,听听她的心跳。

    佟医生知道季柔这个丫头年轻,精力好得很,平时没病没痛的,哪是那么容易晕倒的,她很有可能是伪装的。

    但是听过季柔的心跳和把过脉之后,佟医生知道季柔绝对不是伪装的,因为这丫头的脉搏跳动太过絮乱,还是她看病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

    从季柔紊乱的脉跳中,佟医生只想到一个原因——刚者易折。

    季柔这个丫头脾气火爆,性子刚烈……如果这种脾气不好好改改,在遇到她无法接受的事情时,可能会活活被气死。

    看着怀里的季柔突然轻轻蹙了下眉头,秦胤泽又将她抱紧:“她到底是怎么了?”

    “先生,别太着急,季小姐只是天凉受了风寒,一时排不出体内的寒毒才会导致昏迷,过一会儿,她就会醒过来的。”佟医生隐瞒了事实的真相,本来秦胤泽对她的话有所怀疑,偏偏季柔真在这个时候缓缓转醒了。

    季柔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抱着自己的人是秦胤泽,忽然就红了眼眶,却是倔强地忍住了眼泪:“把的手拿开,不要抱我。”

    秦胤泽抱着她不放手:“先别说话。”

    季柔虽然身体虚弱,但是也不愿意服输,大声吼他:“我让放开我。”

    秦胤泽喝了酒,并且喝得不少,这个时候被她一吼,他火气也大了:“季柔,到底还要我说多少次?这辈子,不管是死是活,都是我秦胤泽的妻子。这辈子,休想逃掉!”

    “我休想逃掉,那想放弃我的时候呢?是不是只要放手,我就再也找不到了?”今晚他不辞而别,季柔最深的感受就是他能够随时随地撒手,从她的生命中消失,而她什么都做不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