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番外篇,把火往秦胤泽身上引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3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第1228章:番外篇,把火往秦胤泽身上引

    闵洛城了不起的大人物!

    注意身边的人!

    不要把狼当成羊!

    看完谢校花发来的信息,季柔脑海里记住的是这么几个关键词。

    要说闵洛城最了不起的大人物,肯定是那个传说中的“秦先生”,而她家的秦胤泽又跟秦先生的亲儿子,是她的身边人……看来谢校花这是要把谁是杀害风哥哥的凶手这条线索往秦胤泽身上引啊。

    秦胤泽跟谢校花从未有过交集,谢校花为什么要把线索往秦胤泽身上引?季柔想不明白,难道谢校花费尽心思做这些仅仅是想挑拨她和秦胤泽之间的关系?

    谢校花这个女人妒忌成性,以前因为校花头衔一事没少找她麻烦,现在季柔也不排除谢校花的用意确实是想挑拨他们夫妻的关系。

    想通这些原因之后,季柔勾唇轻笑了一下:“谢校花,看来真是下得一手好棋,不过我季柔也不是随意能糊弄的。”

    风哥哥失踪的时候他们跟秦胤泽从未有过交集,秦胤泽没有任何作案的动机,所以,季柔肯定今天这些线索都是假的,都是有心之人故意把她往圈套里套,而真正的凶手,说不定就在哪个角落里等着看她走进他们的圈套。

    季柔指尖滑动,毫不犹豫删掉了谢校花发来的信息,紧接着把谢校花的手机号码拉入黑名单,她不想再听到谢校花的声音,也不想收到谢校花发来的信息,她不会给任何人机会来挑拨她跟秦胤泽之间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

    删掉了信息之后,季柔突然觉得心中一空,今天努力了好几个小时的线索就这么断了,那么接下来,她要从哪个方面去查风哥哥的死因?

    叮铃铃——

    来电铃声突然响起,吓得季柔打了一个激灵,当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秦大爷几个字时,季柔悬着的心一点一点回归到胸腔里。

    她接听:“喂?”

    秦胤泽不太友好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来:“季柔,现在几点了?”

    季柔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晚上九点了啊。”

    秦胤泽:“晚上九点了,还不知道回家?”

    “我不回家了。”季柔直接挂了电话。

    能不能别每次都用训小孩子的语气对她说话?她是成年人,她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思想,晚一点点没有回家,又能怎么样?

    把资料收拾好,季柔起背包,下楼,谁知道刚刚走出楼梯口,一道肉墙堵住了她的去路,她抬头,看到了秦胤泽阴沉的脸。

    她瞟了他一眼,试图错开他走掉,然而刚刚迈步,就被秦胤泽一把拽回怀里抱着,他低沉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我允许走了?”

    “脚长在我自己的身上,需要允许么?”本来心情就沮丧得要命,这会儿又被他大吼大闹,季柔也憋不住胸腔里的火气了。

    可就在季柔想发作的时候,秦胤泽却压低了声音在她的头顶温柔说道:“这么晚了,回家没有看到,我会担心。”

    肚子里再多的气,在听到他这句话时都消了,季柔在他的怀里蹭了蹭:“担心我就好好说话嘛,非得凶我。”

    “不凶,不长记性。”事实告诉秦胤泽,就算他凶她,她还是不长记性,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随性而为。

    “以后,我会改。”想到去世的父亲,想到惨死的风哥哥,有可能也会失去秦胤泽的恐惧袭击着季柔,她紧张得伸手紧紧抱住秦胤泽精瘦有力的腰,“秦胤泽,抱紧我一点。”

    秦胤泽抱紧她:“怎么了?”

    趴在他的胸前,听到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声,季柔安心了不少,还能跟他开玩笑:“老婆让老公抱抱,难道还需要理由么?”

    “是不是又犯了什么错?”平时,季柔这丫头一般不会向他撒娇,向他撒娇的时候肯定是做错了事的时候。

    “秦胤泽,在的心里,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她只是害怕,害怕像失去父亲和风哥哥一样失去他,才想让他抱抱她,让她清楚感受到他就在她的身边,而这个男人以为她又犯了错。

    秦胤泽笑道:“就是成天到晚给我惹事让我收拾的惹事精。”

    “秦胤泽,以后我不会了。”以后,她会努力做一个好妻子,不再让他为她操心,不会再做他不高兴的事情。

    “季小柔,想怎样就怎样,不用事事克制自己,不管惹出多大的事情,家男人都有本事给收拾烂摊子。”秦胤泽放下豪言。

    季柔反问:“要是我把天捅个窟窿,也能帮我填上?”

    秦胤泽答道:“只要有本事把天捅个窟窿,我就有本事把捅的窟窿给填上。”

    要把天捅个窟窿,季柔是绝对做不到的,但是秦胤泽这番话听得人心里暖暖的,仿佛只要有他在她的身边,她就能够忘记一切恐惧与害怕。

    “秦胤泽,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不好?”

    “说吧。”

    “都不问是什么事情么?”

    “的事情我都答应。”

    “答应我,将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比我先离开这个世界。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我希望不要说到做到,不要食言。”她并不是需要他照顾她一辈子,而是她害怕他也会像父亲和风哥哥那样突然从她的生命中消失。

    “我答应。”话落,秦胤泽低头吻住季柔的唇,浅尝她的味道之后,他将她轻轻放开,“只要愿意,我会照顾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

    “秦胤泽,会骗我么?”

    “我……”不知道她是指哪件事情,秦胤泽顿了顿。

    “秦胤泽,答应过要照顾我一辈子,就绝对不能食言,不然我下辈子都不会原谅的。”秦胤泽的停顿让季柔害怕,急得抡起拳头捶了他几拳。

    “我不会骗,一定会照顾一辈子。”原来她是指这个,秦胤泽稍稍松了一口气。

    秦胤泽不知道季柔的心里在害怕什么,季柔也不知道秦胤泽在担心什么,这一刻,他们只知道谁都不愿意失去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