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番外篇,这个男人爱生气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5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第1252章:番外篇,这个男人爱生气

    “抱歉!打扰了!”

    可能没有想到秦胤泽已经已婚,或许是没有想到季柔是他的妻子,女人才会大胆发出邀请,现在看人家是夫妻二人,女子面子有些挂不住,说了句抱歉转身跑掉了。

    “美女跑了,不去追啊!”看着跑远的女人,季柔酸溜溜地说道。

    “瞎说什么?”这个女人喜欢乱吃飞醋,不过吃醋这样子还挺可爱的,秦胤泽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脸,“有在,我怎么会追别人。”

    “有我在,才不会追别人。”季柔盯着秦胤泽,气呼呼道,“秦胤泽,我说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怎么没有见的体质好一点,原来是借跑步出来泡妞了。”

    秦胤泽:“……”

    这个女人,他那么明显拒绝那个女人了,她还能冤枉他,她这脑袋里面装的一定是草吧。

    秦胤泽不说话,季柔当他是默认了,这气不打一处来:“今天早上要是没有我,那个女人向发出邀请,是不是就要跟她走了?我说们男人怎么就这么犯贱呢?家里有一个还不满足,还要出门到拈花惹草。”

    “昨天早上晨跑的时候我就遇见她了,并且她也向我表示了好感,可我没有理她。就是因为知道她可能不会死心,今天早上我才带上一起,让她知道我是已婚男人,让她知难而退。”季柔这脑袋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秦胤泽原本还想逗逗她,现在已经不敢了。倘若他不好好解释,她一定能给他闹一个天翻地覆的。

    听到秦胤泽的回答,季柔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可是她就是死鸭子嘴硬:“哼……说是这样说,谁知道是不是骗我?”

    秦胤泽戳戳她的额头:“季大小姐,脑子这个东西不仅仅要有,还要经常拿来用,不然太久不用会生锈的。”

    这个笨女人,她只要用脑子好好想想,就知道他是不是骗她了,偏偏她把她的脑袋当成装饰品,就是舍不得拿来用。

    季柔努努嘴:“又骂我。”

    秦胤泽:“我骂什么了?”

    季柔:“骂我遇事不动脑子。”

    秦胤泽:“还知道遇到事情不动脑子啊,我还以为不知道呢。”

    季柔:“秦胤泽!”

    秦胤泽:“别那么大声,我耳朵没聋。”

    季柔气得跺脚:“王八蛋,让我陪出来跑步,其实就是想要炫耀吧。我跟说,以为只有女人追啊,追求我的男人也多的是,要是敢乱来……我、我就先给戴绿帽子。”

    “季柔!”这个女人这种话都能说出口,绝对是欠揍。

    “我是说如果……只要不乱来,我当然也不会乱来。”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尤其看到秦胤泽阴沉的脸色,季柔瞬间认怂。

    “在我这里永远都没有如果!”丢下话,秦胤泽加快步伐跑步,很快就把季柔远远甩在了身后,季柔用最快的速度也没能追上他。

    季柔边跑边骂:“王八蛋,明明是惹的事,还好意思把我丢下。我跟讲,今天不跟我好好道歉,我是绝对不会原谅的。”

    ……

    季柔回到家,秦胤泽已经坐在餐桌上吃饭了,看到季柔回来,他冷着一张脸,看都不看她一眼。

    在回来之前,季柔打定主意要让他跟她道歉,可是一看到他阴沉沉的脸,想到不理他的后果……她又冷不丁打了一个冷颤,最后还是坐到他的身边:“秦大少爷,还在生气啊?”

    秦胤泽不吭声。

    季柔又说:“我都说了,我刚刚是胡说八道,就不要跟我计较了嘛。”

    秦胤泽喝完碗里的汤,起身上楼,一句话都没有搭理她。哼,还想着给他戴绿帽子……这个女人胆儿这么肥,不好好收拾绝对不行。

    “小气男人,怎么能这么小气?”算了,他生气就让他生吧,她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

    “季小姐,又惹先生生气啦?”巧姨给季柔送上热腾腾的早餐,忍不住笑了笑,“虽然先生表面上不理,心里可在乎着呢。”

    季柔闷闷道:“巧姨,别替他说好话了。他不理我是事实。”

    巧姨把早餐放好,又说:“刚刚先生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问给的早餐准备好没有。说他不是在乎,又是什么呢?”

    “在乎我就要告诉我呀,他什么都不说,我怎么知道他在乎我。”季柔喝着加了几味中药的粥,味道稍微有点点怪,可是也不难吃,“巧姨,说是不是这么一个道理嘛?”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知道的,先生的关心,从来都是行动表示,他不擅长嘴上说。”巧姨自然要帮着主人说好话。

    其实这些季柔也是知道的,她就是不满秦胤泽生气就不理她,她又说:“巧姨,我悄悄问一件事情啊。们家先生,以前有带别的女人回家来过么?”

    “绝对没有!”巧姨用力摇了摇头,“季小姐,我在先生这里做事已经三年多的时间了,除了,我从没有见先生跟任何女性来往亲密的,更别说带女人回家了。”

    听到巧姨的回答,季柔心里高兴着呢:“真的啊?巧姨,没有骗我吧。”

    巧姨又说:“季小姐,是不是真的,不是凭我老太婆一张嘴说的,也应该能感受到先生对的好啊。”

    季柔闷闷道:“有时候是能感受到他的好,但是有时候一点都感受不到,他这个人总是阴晴不定的,那臭脾气比女人生理期的脾气还要暴躁。”

    巧姨又说:“季小姐,先生喜欢才会在面前有情绪变化。在面前他会高兴也会生气。看他在我们面前从来都是一个样子,不生气,也没有见他高兴,我们都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生气。”

    “真是这样么?”季柔认真想了想,秦胤泽这个男人好像只会欺负他,她还真没有见他对巧姨等人发过脾气的。

    如果欺负她也是秦胤泽喜欢她的一种表达方式,她还高高兴兴接受了,那么是不是说明她有被虐倾向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