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番外篇,血淋淋的指控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32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盛华

    第1256章:番外篇,血淋淋的指控

    “我很想告诉他,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早就跟了别的男人,早就成为了别人的妻子,早已经不是他的季柔了,可是……”谢校花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声音突然就伤感了,“可是我不敢,我害怕他听到移情别的消息会崩溃,我害怕他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无法站起来。”

    季柔:“……”

    谢校花的指控,季柔无法辩解。是的,事实就是她对不起风哥哥,是她背叛了他们之间纯洁的感情,她无话可说。

    谢校花继续数落道:“季柔,没有经历过,永远都无法想象在他人生最黑暗的时候,在医生都宣布他无药可救的时候,是怎样强大的毅力让他撑下来的。”

    伤重到医生都宣布无药可救……季柔不敢去想象当时风哥哥的处境是多么危险,每每想到心尖上就像有针在刺她。

    她自责为什么那样的时刻,她没有陪在风哥哥的身边,如果她知道一切,如果她在,风哥哥是不是就会好一些?

    谢校花的声音继续从手机听筒里传来:“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我也不得不告诉,让他咬紧牙关从鬼门关逃回来的那个人是。项凌风在清醒的时候总是对我说,他说他答应过他的小柔要陪着她一起到老,他绝对不能食言,不然小柔一定不会原谅他。他都剩下不到半条命了,但是满脑子想的人都是……”

    季柔狠狠地惩罚性地咬自己的嘴唇:“我知道,我都知道……”

    风哥哥最放心不下的人是她,她应该知道的。可是风哥哥消失之后,她找不到他,她就自私地以为是风哥哥丢下她不管了,却没有想过风哥哥是因为别的原因无法陪在她的身边。

    “知道?知道个屁啊。他妈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谢校花忽然又冷冷地笑了起来,“季柔,就只知道勾引别的男人,就只知道陪别的男人快活,哪怕有一刻也好,有想过因为而差点丢了性命的项凌风么?”

    季柔仍然无言以对,因为谢校花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在认识秦胤泽之后,她的梦里风哥哥出现的次数都少了,更别说她平时挂念风哥哥的次数。

    季柔不说话,就等于是默认,谢校花知道自己戳中了季柔的痛处,更加嚣张地叫嚣道:“季柔,自己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我想也不需要我再多说什么,摸着的良心问问,的心里真的有过他么?”

    谢美美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利刀,一刀刀狠狠地插在季柔的心脏之上,痛得她冷汗淋漓,可是她觉得这种痛还不够,至少跟风哥哥所受的痛比起来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季柔垂下头,狠狠掐着自己说道:“是,是我对不起他……那可以告诉我,他在哪里么?我想去看他,我想好好照顾他,我想要他快快好起来,只要他能好起来,他怎么惩罚我的无情惩罚我的背叛,我都愿意。”

    别的她不求,她只求风哥哥能够平安,只要风哥哥能够好起来,今后不管他惩罚她,她都心甘情愿接受。

    “呵……”谢校花冷冷一笑,“季柔,他躺在手术台上想着的人是,躺在病床上无法下床走路时想的人还是……因为想,想得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我跟他说,这么想她,为什么不给她打通电话让她来看,知道他怎么跟我说的么?”

    季柔张了张嘴,却无法发出声音……她大概能猜到,向来疼她宠着她的风哥哥一定是害怕她担心,所以不让人通知她。

    谢校花又说:“他说他现在这个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看到之后会担心他,他宁愿自己多受一点苦,只要咬牙把最难熬的日子挺过了,让自己变得跟以前一样了,到时候再来找,那样就不会知道他受过那么多的苦,不会为他担心难过。”

    听到谢校花所说和自己所想一样,季柔只觉得浑身发凉,强烈的自责让她抬不起头来……风哥哥还是那个风哥哥,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变过。而改变的人是她,是她不信任风哥哥,是她变了,所以她才会喜欢上秦胤泽。

    在她和他们的感情中,风哥哥没有错,秦胤泽也没有错,改变的那个人是她,错的那个人还是她,她就是一个没有遵守承诺又水性杨花的女人。

    她这样的一个女人,有哪一点值得风哥哥如此对待?

    她不值得啊!

    可是风哥哥还是那么傻,处处为她着想。

    想到这些,季柔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

    也不管这边的季柔还能不能听到,电话那端的谢校花还在继续:“有时候想想,还真是一个笑话啊,项凌风处处为着想,而早已经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了,我真不敢想象,他知道真相会怎么样?会不会再也起不来了?”

    季柔:“……”

    她一直都知道风哥哥对她很好,风哥哥是把她从小疼到大的,一直以来他都不让她受丝毫委屈……小时候她摔伤,风哥哥会比她还要着急,仿佛摔的是她疼的却是他。

    风哥哥这么好,可是她却背叛了风哥哥和她的感情。

    谢校花还在说:“季柔,其实我知道我不应该多事把这些事情告诉,可是我就是见不得好。凭什么他因为被别人伤害,而却和伤害他的人过得逍遥自在。”

    终于,季柔也注意到了谢校花的用词:“因为我被别人伤害,我作伤害他的人过得逍遥自大。谢美美,什么意思?”

    她们今天的通话,谢校花一直在强调项凌风受伤是因为季柔,可是季柔却一次次忽略了,这时她终于注意到了,谢校花便知道机会来了:“季柔,别告诉不知道项凌风的伤是秦家大少爷一手造成的吧。”

    “别胡说八道,风哥哥消失的时候,我们都不认识秦胤泽,他怎么可能做这些事情。”季柔的本能反应是替秦胤泽辩白,她不相信秦胤泽会做出伤害风哥哥的事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