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1章:番外篇,她的男人,只能她碰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48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盛华

    第1271章:番外篇,她的男人,只能她碰

    接电话的人不是秦胤泽,季柔心里微微一慌:“秦、秦胤泽呢?”

    彭山回头看向躺在床上昏睡多时的秦胤泽,本想按秦胤泽的说辞说先生在开会,但是说不出口,挣扎犹豫了一会儿,他决定据实以告:“先生旧疾发作,现在正高烧昏迷不醒。”

    “什么?他早上不还好好的……”秦胤泽那个男人不是说航城的天气很好,怎么还是感冒了,季柔狠狠咬了咬嘴唇,“是彭山是吧?如果方便的话把们现在住所在的地址告诉我,我现在赶过去。”

    彭山有些为难:“先生不让我告诉。”

    季柔气结:“已经告诉我了。”

    彭山:“……”

    他说这话是想让季柔给他一个保证,说是她自己坚持要去,先生醒过来要怪就怪她,千万别把气撒到不相关的人身上。

    偏偏秦胤泽等到的是季柔说的这么一句让人添堵的话。

    季柔说:“秦胤泽生病让不要告诉我,但还是告诉我了,证明清楚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即然明白我是他的妻子,那么他生病了,我有什么理由不在他的身边照顾他?”

    如果他让季柔赶来照顾先生……彭山甚至可以想到秦胤泽醒来的时候会怎样对他冷眼以对,不过他觉得他宁愿挨冷眼,也不想先生一个人熬着,有太太在身边照顾着,先生应该能好得更快:“太太,这样吧,我安排车子去接。”

    “那也好。我马上收拾下楼,在我家小区外等,的人到了联系我。”季柔挂了电话,拿了一件外套穿上就往外冲,以至于手机掉家里她都没有注意到,“妈,秦胤泽身体不舒服,我要去照顾他。”

    “他怎么了?”季妈妈并不知道秦胤泽有旧疾,听说女婿病了,也是担心得不得了,可是又想到了今天恶劣的天气,“小柔,今天还有暴雪,估计所有的航班都停了吧,怎么去航城?”

    “他那边安排了人来接我,不担心的。”季柔并不知道秦胤泽就在闵洛城,她又看向戴丽等人,“戴丽,王子,猴子,们慢慢吃,吃高兴了。”

    “嗯,也要注意安全。”秦大少生病了,季柔肯定着急,戴丽、王子和猴子都很知趣,谁也没有多劝。

    ……

    季柔一直都知道秦胤泽手下的速度很快,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她到小区门口,彭山安排的人已经开车在等着她了。就好像秦胤泽安排了人跟在她的身边,只要她有需要的时候,他一通电话,随时都有人为她服务。

    这只是季柔随便这么一想,她并不知道事实就是她所想的这般,秦胤泽就是安排了人在她的身边,只要她有需要,随时能为她服务。

    季柔上了车,司机开车冒着风雪出发,因为路上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往日大概只要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今天硬是开出了四十分钟之久。

    到达目的地,司机停了车,马上有接待人员上来:“太太,到了。”

    “魅惑?”彭山的人怎么把她载到这里来了?

    季柔很是疑惑,但是没有多问,跟着领路人进去,一路上了楼,往秦胤泽的专属房间的方向走去:“秦胤泽在这里?”

    领路人把季柔领到一间房间的房门口,停下步子:“就是这一间。太太,去照顾先生,我先退下了。”

    “嗯。”季柔点头,正要抬手扭门,却隐约听到房间里传出她非常熟悉并且讨厌的女性声音。那道声音本来早就应该从秦胤泽的身边消失了的,怎么今天还在?

    想到佟医生在,季柔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冲,她一把扭开门,放眼看去,一眼便看到佟医生骑跨在秦胤泽的身上,她两只手贪在在秦胤泽的脸上游移,她低头那张恶心的红唇向秦胤泽的嘴唇压去……

    看到这一幕,季柔怒火中烧,她的男人,哪里轮到这样的女人摸来摸去,哪能让这个女人亲了,她两步迈过去,一把从背后拽住佟医生,把佟医生拽下了床:“敢碰他!”

    佟医生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跟自己爱慕已久的男人私下相处,这会儿刚要得手,却被突然闯来的季柔坏了好事,她恼羞成怒:“贱女人,识相的就滚远一点,不然我弄死。”

    秦胤泽昏迷不醒,彭山刚刚又被佟医生支走了,现在房间里就是季柔跟佟医生两个人,佟医生早就跟季柔撕破了脸,也没有必要伪装。

    “呵……弄死我?”季柔怒视着佟医生,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我他妈倒要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弄死我。”

    “小贱人,敢打我!”佟医生挨了打,立即反扑,但是季柔这丫头的身手比她想象的还要灵活得多,她扑过来抓季柔,不但没的抓到,反而被季柔一把推开。

    佟医生再次扑向季柔,季柔侧身躲过,再一个旋转伸手一把揪住了佟医生的头发,抬脚一脚踢在佟医生的膝盖处:“姓佟的,我告诉,再敢碰他一下,我绝对不会放过。”

    季柔平时被秦胤泽“欺负”惯了,很多时候,他一瞪眼睛,她只有乖乖把自己锋利的爪子收起来,时间一长,她都快要忘记以前的自己性子有多野了,直到看到有人把爪子伸向她的男人,她骨子里的野性才被激发出来。

    被季柔揪住头发,还被踹了一脚,佟医生疼得脸色发白,目中尽是狠意:“姓季的贱女人,老娘非得弄死。”

    佟医生话一出口,季柔又是一脚踹了过去,疼得佟医生直叫唤:“啊……”

    “佟医生,没有说的那种药。”彭山跑回来,话还没有说完,发现屋内两名扭打在一起,“这、这是怎么了?”

    “彭山,马上把这个女人轰出去,以后禁止她出现在家主人身边。”季柔推开佟医生,女主人的气场十足。

    这里的男主人是她的男人,她就是这里的女主人,她哪能够让一个被秦胤泽赶走的医生欺负到她的头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