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章:番外篇,真蠢还是装蠢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2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第1277章:番外篇,真蠢还是装蠢

    秦胤泽手下有多少人,季柔并不清楚,她有印象的也就是楚元、彭山和曾昀卫三人,而他们三个人跟秦胤泽之间关系的到底怎样,她也是不清楚的。

    身为秦胤泽的妻子,却对他身边的人一无所知,季柔真真觉得自己这个妻子是失败的,一个合格的妻子绝对不会是她这个样子的。

    刚刚,她从曾昀卫口中得知楚元和彭山对秦胤泽都是忠心耿耿的,可是季柔还是对彭山不放心,不是她多疑,而是在这种时候她必须把各种可能性都考虑到……并且也不排除曾昀卫也有可能被彭山等人的假象给欺骗了。

    困为想不通这些人物关系,看不透他们对秦胤泽的忠心究竟有几分真,季柔再次把求救的目光投向秦胤泽,看到他仍然昏睡不醒,季柔的心像有针在扎一样。

    她抓起他的手,紧紧握住:“秦胤泽,快点醒过来好不好?不醒来我真的好害怕,我害怕我们会被身边的人活活吞了。”

    “秦胤泽,身边的这些人本事倒是都挺大的,但是我都不知道该信谁,不知道他们谁是真心想要醒过来。说我是不是傻啊,要是以前对的关心多一些,多花一些时间去了解和身边的人,生病的时候,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心慌意乱。”

    如果说秦胤泽是万兽之王,那么他身边的这些人就是凶猛的野兽,是一些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跟他们斗,季柔还是觉得自己太年轻了,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季柔叹息一声,又道:“秦胤泽,快点醒来好不好?要是醒过来,以后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什么都听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回答完,季柔才想到刚刚是秦胤泽在说话,她定睛一看,可是他仍然紧闭着双眼和双唇。因为昏睡的时间太久,他的嘴唇有些发白,看起来没有一点精神,刚刚一定不是他在说话。

    “呵……原来是我产生幻听了。”季柔摇头苦笑了一下,转身拿了医生准备的医用棉沾了水,再贴在秦胤泽的嘴唇上帮他润唇。

    “不是。”

    她又听到了秦胤泽低沉好听的声音,这次也看到他缓缓睁开了双眼,季柔激动得扔掉手里的医用棉,个手抱着他:“秦胤泽,可醒了。知不知道,把我吓得有多惨?”

    “抱歉!”他努力抬起无力的右手,轻轻地抚摸她的秀发,这段时间发生过的事情,他心里都是清楚的,只是他脑袋太沉,迷迷糊糊的醒不过来,帮不了她,只能听着她干着急。

    “不要跟我说抱歉,只要以后不要再吓我就行了。”季柔放开他,“先别说话,我让杨医生进来给看看。”

    “不用。”

    “怎么不用?”

    “我的身体没有不适了,倒杯水给我喝两口就行。”

    “真的没事了?”季柔不太相信,不过还是急急忙忙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她先自己试了试温度,才把杯子递给他:“慢点喝,千万别着急,别呛着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看她把他当小孩子一样看待,秦胤泽觉得有些好笑,想笑,但是因为身体有些虚弱,嘴唇上扬的弧度不够大。

    “不是小孩子,但是病人。”季柔侍候着他喝水,生怕他一个无力就把水杯掉了。

    秦胤泽喝水润了润唇,再把杯子还给她:“刚刚说的话算话?”

    “什么话?”不是季柔不想承认,而是她的精力都在他的身体上,一时忘记他指的是哪件事情了,可是在看到到他一幅不想承认了的表情时,季柔反应过来了,“没有没有……只要不再生病吓我,说什么我都会听的。”

    “嗯……”秦胤泽满意地揉了揉她的头,“扶我起来坐着。”

    季柔赶紧扶他起来坐着。

    秦胤泽又说:“出去,让彭山单独进来。”

    “为什么要让他单独进来?我不能一起进来么?”季柔对彭山不放心,更不放心让彭山单独和秦胤泽相处。彭山个头那么壮,秦胤泽现在这么虚弱,万一彭山造反,伤害到秦胤泽怎么办?

    秦胤泽淡淡道:“刚刚不是才说什么都听我的。”

    “我不是不听啊,但是……”她是答应什么都听他的,难道问问理由也不行么?

    “乖,听话!”他又使出这一招,这一招对吃软不吃硬的季柔又特别有效果。

    “我去叫他,如果一会儿……”算了,还是不多说了,一会儿她在门外听着点就好,万一房间里有事,她能第一时间赶来营救。

    ……

    听到主子醒了,彭山也是激动得不行,甚至都没有敲门,便闯门而入,那阵势像是要跑去跟人打群架一样。

    冲进房间,看到秦胤泽稳稳地靠在床头坐着,彭山这兴奋劲儿才收敛了一点:“先生,、醒了……”

    秦胤泽抬头,目光冷冷地射向彭山:“如果我再不醒来,这天都要变了。”

    彭山一点都没有听出秦胤泽话里的意思,咧嘴大笑着接话:“今天这雪得很大,据说是几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确实是说变就变。不过不要紧,先生醒过来就好了。”

    呵,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真蠢还是装蠢?

    秦胤泽看着彭山,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声音忽然一冷:“彭山,现在就从我的眼前滚开,有多远滚多远,以后别再让我看到。”

    彭山吓得打了一个冷颤:“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好好的,怎么就让我滚了?”

    既然彭山都问了,秦胤泽就让他滚得明白:“我看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留了,从哪里来的,就给我滚回到哪里去。”

    “先生,我怎么没把放在眼里了?”彭山从来没有不把秦胤泽放在眼里啊,突然被人冤枉,他又急又恼,脑海里突然想到了这些日子听到传言,“先生,是不是季柔那个小丫头对说了什么?”

    季柔那个小丫头!

    这个称呼是他彭山能称呼的?

    秦胤泽脸色一沉,目中冷意乍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