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章:番外篇,梦里喊着然然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73

人气小说:末日天尊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超武升级文明的天梯墨子传大叔的疯狂职业生涯

    第1283章:番外篇,梦里喊着然然

    雪,还在继续下。

    喝完药,秦胤泽有些困,季柔便让他先睡下了。

    她坐在他的床边,安静地陪着他,过一段时间又拿温度计给他量量,细心又体贴。

    除了秦胤泽,这辈子她还没有这么用心照顾一个人。

    以前这种风雪天气,都是父母和风哥哥照顾她,要是她生个病,他们会围在她的床边嘘寒问暖,恨不得把她像祖宗一样侍候着。

    以前,她总会想,她生病麻烦他们,他们都不嫌她烦么?

    现在她自己也经历了,才知道喜欢一个人,只会想把他照顾得好好的,希望他快快好起来,哪里会嫌他烦。

    “秦胤泽!”

    她在内心默默喊着这个名字,希望他能够一直陪着她,不求他能陪她到天荒地老,但求他能陪她走完这辈子。

    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了,惹得季柔蹙了蹙眉头,这个时候来敲门干什么,把刚刚睡下的秦胤泽吵醒了怎么办呢?

    季柔拉了被子给秦胤泽盖好,方才来到门边,她打开房门,便看到一脸焦急的彭山:“太太,我有事要跟先生汇报。”

    彭山比季柔高,他的视线从季柔的头顶扫过,试图看到房间里的秦胤泽,但是季柔却轻轻把门带上阻挡住了他的视线:“秦胤泽刚刚睡下,如果的事情不是要他马上处理,那么能不能请再等一会儿?”

    季柔并不是有意为难彭山,她就是心疼秦胤泽,不想他睡个觉了也睡不好。遭到季柔的阻止,要是换成以前,彭山定会觉得季柔是故意报复他,但是现在清楚真相的他不会了。

    彭山退后两步,与季柔保持适当的距离后,恭恭敬敬道:“也不是急事,不过就是一定要让先生知道这件事情。”

    彭山让人去找佟医生,去的时候发现佟医生已经死了。

    他的手下报了警,警察已经来了,但是据说现场清理得干干净净的,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到,加上这雨雪天,要找到凶手,很难。

    季柔说:“如果不急,可以明早再来跟他说。”

    彭山对季柔的印象有了改观,现在有事也没有想过要瞒着她:“太太,其实我就是要告诉先生,佟医生死了。”

    “佟医生死了?”季柔吓得一个激灵,随后急得一把抓住了彭山的衣领,“彭山,是疯了么?就算佟医生冤枉了我,就算她给秦胤泽下毒,但是也不能这样就把她杀了。我们应该把她交给警方,让警方去处理。这样做,被警察查到,会连累秦胤泽的。”

    “太太,不是……误会了!”彭山块头大,模样又凶又恶,平常的人看到他都会被吓得跑开,他还是第一次尝试被一个女人揪着衣领凶巴巴地质问。

    因为她是大BOSS的女人,他又不敢推开她,就只能让她揪着,而他在她凶巴巴的质问下解释:“太太,佟医生是死了,但不是我做的。”

    他要做,就会做得干干净净的,会让人尸体都看不到,怎么可能招来警察。会招来警察这些,一看就是没有什么经验的。

    “不、不是?”季柔松了手,尴尬地笑了笑,“抱歉!我刚刚也是心急了。但是不是,这个凶手会是谁?”

    彭山老实交待:“现在警方已经在查了,不过据说现场清理得很干净,加上雪大,抹去了所有痕迹,估计是找不到凶手了。 ”

    “真死了?”虽然季柔很讨厌佟医生,希望一辈子都不要看到她,可是那样活生生的一条性命说没就没有了,也挺让人惋惜的。

    生命真的很脆弱,意外和明天谁都不知道哪个先来。

    “是的,死了。”彭山以前跟佟医生关系好,是因为他以为佟医生跟自己一样都对主子忠心耿耿,如今知道佟医生背地里还给秦胤泽用毒,彭山对这个女人连最基本的同民表心都没有了。

    季柔没有接话,彭山又说:“太太,我来就是告诉先生这件事情。”

    季柔点头:“嗯,一会儿他醒了,我替转告他。”

    “太太……”彭山挠着头欲言又止,脸上还有了非常难见的暗红。

    “怎么了?”见彭山的脸色不正常,季柔又说,“是担心我不告诉秦胤泽?”

    “不是不是……”彭山急急摆手,“我知道肯定会对先生说的,之前是我对有误会,现在我都查清楚了,那些关于的谣言都是佟医生传出去的。在这里,我跟道歉,请不要怪罪我的无知。”

    季柔笑笑:“也是听信了别人传的谣言嘛,现在说清楚了,就没事了,我不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也别放在心上。”

    “谢谢太太!”彭山今日才发现,他家太太不仅长得好看,这心底也挺善良的,他做了那么大的错事,她一句重话都没有对他说。

    “时间不早了, 去休息吧。”

    “我和杨医生都在楼下,太太要是有需要,叫我们就好。”彭山恭恭敬敬退了出去,留下季柔一人站在走廊里。

    佟医生死了!

    活生生的人就那么死了。

    而且是意外,是被人捅死的。

    季柔握了握拳头,转身回了房间,房间里秦胤泽睡得很香,不过睡着的他微微蹙着眉头,好像梦到了什么。

    “秦胤泽……别怕啊,我在这儿呢。”季柔钻进被窝里,在他的身旁躺下,伸手抱住他,希望给他一点安全感。

    可就在这时,她听到从他的嘴里说出两个字,两个清楚无比的字——然然!

    季柔身体一僵,抬头望着他,就在她定定地注视着他的时候,他又说话了,不是说话,而是吼出来的——然然,快跑!

    “秦胤泽,醒醒!快醒醒!做恶梦了。”季柔用力摇他,晃了好一会儿才把他晃醒,“秦胤泽,只是一个梦,不怕不怕啊!”

    可秦胤泽定定地看着她,就像从来没有见过她似的,就在她想开口说话时,他一把把她拽到怀里紧紧抱着:“然然,有没有事?”

    “我没事……”季柔被他抱着,他抱得很紧,紧到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用力推他,推不开,她就放弃了,“秦胤泽,我是季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