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番外篇,你解释给我听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0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第1295章:番外篇,解释给我听

    赝品!

    替身!

    廉价的替代品!

    这些词儿,走马观花一样从季柔的脑海里一一跑过。

    季柔一直知道,她和秦胤泽合个方面都相差太远。

    她没有秦胤泽那样的高智商,没有秦胤泽运筹帷幄的魄力,也没有秦胤泽那样富甲一方的家庭……她和他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会在一起是个错误。

    她一直都清楚,一直都明白,偏偏就在她很明白自己和他永远都不可能的时候,他却给了她全世界女人都想要的温柔。

    他把她拉入他的蜜糖罐子,让她以为两个人只要相互喜欢,身份地位都不重要,都能好好在一起。

    然而想象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以前他对她有多好,现在就有多么讽刺。

    她的脑海里有一道声音就像魔咒一样警告她是赝品、是替身、仅仅是一个廉价的替代品。

    她从来都不是秦胤泽心中的那个女人,她从来都不是秦胤泽想要的女人。

    季柔还记得,在她第一次与秦胤泽发生关系的时候,秦胤泽嘴里一直说着她不明白的话,以前她不懂,但是今天她懂了。

    他说,终于来了;他说,我等太久了,这次绝对不会再放手;他说说是自己送上门来的;他还问喜欢姓权的还是姓姚的?

    呵呵……

    原来,他那样不顾一切强行占有她,不是因为她有多吸引人,他不过是把她当成了另外一个女孩。

    怀里抱着她,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女孩儿,难道他不觉得恶心么?

    这些日子以来,人人都说秦胤泽对她好,她也觉得秦胤泽对她好,今天她才晓得秦胤泽并不是对她好,而是通过她对另外一个女孩儿好。

    越想季柔越是觉得讽刺和可笑,原来她不仅是一个廉价的替代品,她还是一个可笑的笑话。

    他抱着她的时候,跟她**的时候,心里想着的却是别的女孩,他不觉得恶心么?他不觉得难受么?

    呵呵——真是一个恶心透顶的男人啊!

    “谁让来这里的?”

    忽然一道冰冷刺骨的男性声音从季柔的背后传来,拉回了她的思绪。

    她不用回头,不用去看那个人,她就能知道说话的人脸有多黑。

    他当然会生气,当然会脸黑,因为他的禁地,被她闯入了,让她知道了他的小秘密,他怎么能不生气,怎么能不黑脸。

    这个男人向来就是高高在上,向来就想掌控她的人生啊。

    “季柔,我在问话。”他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以前光是听到他冰冷的声音,季柔就会吓得赶紧投降,立即去讨好他,可是今天她不会了……不仅是今天,以后他绝对不会再向这个恶心龌龊的男人低头。

    季柔悄悄抹干眼泪,回头望向他,展现出她自认为最灿烂最好看的笑容:“秦大少爷,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是的妻子么,这是的地盘,我身为的妻子,怎么就不能来这里了?”

    她明明在笑,笑得那么灿烂,可是秦胤泽却看到了她眼神里的冷意,疏远决裂的冷意。

    她是看着他的,但是那眼神跟以往不一样,她看着他的时候,是陌生的是疏离……甚至是厌恶的。

    这一刻,秦胤泽知道了,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他以为他来得及时,能够阻止季柔知道真相,事实是他来得太晚,已经无法阻止她知道秦乐然的存在。

    “走,跟我回去。”秦胤泽想要装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想要糊弄过去,毕竟只是秦乐然的照片而已,证明不了什么。他上前两步,伸手去抓她的手,可是还没有抓到她,就被她用力拍开了。

    “秦胤泽,别碰我!”

    她的声音没有起伏,平静得冷人害怕。这不是季柔,不至少不是秦胤泽熟悉的是那个脾气暴躁的季柔。

    他熟悉的季柔遇到任何事情都藏不住,所有的情绪都变现在脸上,而这个季柔冷静得一点都不像秦胤泽记忆中认识的那个季柔,就是因为她太冷静了,所以才让他感觉到事情不好。

    秦胤泽咽了一口唾液,又道:“跟我回去。”

    “秦胤泽,都看到了,还能装着什么都没发生?到底是眼瞎还是以为我傻?”季柔轻轻一笑,“或许在秦胤泽看来,我季柔就是傻子一个。是一个被玩弄于鼓掌之上的傻子。”

    “季柔,跟我回去,回去慢慢说。”因为心虚,秦胤泽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

    “让我回去,我就跟回去,我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看着这满屋子的照片,难道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他难道不知道,她在等他解释,只要他解释,哪怕是骗她,她也有可能傻傻相信。

    “我跟说过,我有个妹妹叫秦乐然,这些照片都是她的。”秦胤泽再次靠近季柔,试图把她抱入怀里,然而他才有动作她就跳开了,避他如同避蛇蝎猛兽。

    “呵……这些照片里的女孩是的妹妹秦乐然,这些照片都是她,那么我请问,这是什么?”季柔扯下那张大的照片砸向秦胤泽,“秦胤泽,请告诉我这些字是什么意思?”

    ——然然,知道我有多喜欢?

    “我……”秦胤泽看到了照片后面的这行字,这是他亲手所写。

    他更无法否认他曾经对秦乐然是有过别的想法,他想得到那个女孩,甚至想过用龌龊的手段得到她。

    他的沉默无疑是默认,让季柔心慌得身体都在**了:“秦胤泽,解释啊,给我解释啊。”

    他难道就不能撒谎骗骗她么?她需要一个解释,但并不一定要真实的解释。

    “季柔……”看着她**的身体,秦胤泽心中也是狠狠一疼,可他却不能靠近她,害怕把她吓跑,“现在我只拿她当妹妹看,只是妹妹,再没有别的感情。”

    “现在拿她当妹妹看,那以前呢?以前把她当成什么看?”季柔注视着秦胤泽,声音越问越小,因为她知道自己害怕知道真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