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番外篇,你我之间完了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6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第1296章:番外篇,我之间完了

    “我陪着她一起长大,看着她一天天长大,一天比一天漂亮,慢慢的,我对她的感情不再纯洁,我喜欢她,想要得到她……”

    这些事情藏在秦胤泽内心深处多年,时不时折磨着他,也是他担心季柔知道后会离开他的根本所在,所以一直以来他都不敢正面面对。

    今天,既然她都知道了,也问了,他就通通告诉她,他和她之间的心结才能打开,以后才能一起走下去。

    以前的事情,他通通告诉她,或许能得到她的谅解。

    原来他真的喜欢他的妹妹,这些不是她凭空想象,都是真的……心,怎么突然就那么疼呢?好像被人捏得快透不过气来了。

    “季柔……”秦胤泽担心地叫着她的名字。

    “秦胤泽,我只需要告诉我,最初选择我……”季柔咬了咬唇,停顿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问完下半句,“当初会救我会跟我结婚,是不是因为我跟这个女孩有那么一点点相似?”

    是么?

    答案是肯定的。

    但是他要据实以告么?

    思来想去,秦胤泽选择据实回答,他不想再欺骗她:“是。”

    是!

    他回答是!

    之前季柔只是猜想自己是个廉价的代替品,秦胤泽这个“是”字便是确认了,把她狠狠钉在耻辱柱上,让所有人都嘲笑她,季柔并不是秦胤泽的什么,只是他找来的一个廉价的替代品而已。

    佟医生对她说过,季柔就是一个普通的丫头,凭什么得到秦胤泽的喜欢。谢美美也咬牙切齿地问过她,季柔凭什么得到那么优秀的男人的重视,凭什么能让人娶。

    以前,季柔一直觉得自己有别人看不到但是秦胤泽看得到的优点,所以他才会娶她回家,才会宠着她,对她好。

    如今,事实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打得她脸都肿了。

    听完秦胤泽的这声“是”,季柔只觉脑袋像炸了一样,久久处于迷糊状态。

    在没有听到他的确切答案之前,她甚至还傻傻地盼望着,希望这只是一件乌龙事件,其实秦胤泽选择她,单纯地只是因为喜欢她而已。

    可是秦胤泽没有给机会让她继续幻想,秦胤泽就像一个刽子手一样把她所有的幻想都打破了——好无情好冷血的男人!

    秦胤泽急着解释:“但是……”

    可是季柔已经无法听下去了:“秦胤泽,没有但是了,我之间完了,再也没有以后了。她是的妹妹啊,亲妹妹啊,怎么可以对她动那么龌龊的想法。怎么可以……真让我觉得恶心。”

    刹那间,季柔像是泄去了身体所有的力气,她想离开但是迈不开腿,她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连站也站不稳了。

    “季柔,不是……”秦胤泽想要解释,但是眼前的季柔突然往地上倒去,他立即上前抱住他,“季柔,季柔……”

    “别叫我的名字!别让我听到叫我的名字……秦胤泽,从的嘴里叫出来,我都觉得恶心无比。”她想推开他,却是一点力气没有,只觉得自己仿佛掉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黑暗将她吞噬入腹。

    “季柔,不管用任何手段,我都不会让走。就算是要下地狱,我也会拉着一起。”秦胤泽抱着她,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

    ……

    秦胤泽从来没有想过季柔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发现这件事情,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撕开了他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个秘密。

    他早就打算让楚元把这些照片处理掉,但是他又舍不得,就是因为内心深处的那一点点舍不得,让他拖到现在也没能把这些照片拆掉,导致季柔看到了这一切。

    悔么?

    他问自己。

    他悔过,但又不后悔。

    这件事情迟早有一天会让季柔发现,不如早早让她知道,长痛不如短痛。秦胤泽认为时间一长,一切都会过去的。

    秦胤泽却是忽略了季柔的性格,季柔的性子刚烈,眼里容不下一点点的沙子。

    季柔这个丫头从小到大都被保护得太好,那怕后来经历了一些风雨,但是她又有了秦胤泽的呵护,所以一直以来她要的东西很纯粹,爱就大大方方轰轰烈烈去爱,不爱也要大大方方说不爱了,分手之后还能是朋友。

    她对她风哥哥的感情如此,对秦胤泽亦是如此。

    “先生,这是气急攻心导致太太昏迷。”杨世成给季柔查检过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太太性子烈,一旦事情堵在心里得不到宣泄,就会导致这样的情况。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刚者易折。我想以太太的性子,以前也应该有过同样的情况。”

    “刚者易折?以前也有过同样的情况?”秦胤泽大脑飞速运转,急速在脑子的储存箱里找关于季柔以前的事情。

    很快,他就想不到了,就在前不久,季柔也突然昏迷过一次。

    当时佟医生告诉他,季柔会昏迷是因为受了风寒。

    受风寒昏迷的人一般都会有前兆,会出现发烧发热等情况,但是季柔当时并没有,那个时候秦胤泽十分相信佟医生,又担心季柔,一时没有想那么多。

    如今想来,当时佟医生定是对他撒了谎,从季柔当时的情况来看,会昏迷也应该跟这次的情况是一样的。

    “是的,先生。”杨世成担心道,“太太这种性子,较死理,如果气急了,后果很严重。像现在这样昏迷还算是最轻的状况,如果再严重一些,有可能当场被气死。”

    秦胤泽听得身体一震:“那要如何治疗?”

    杨世成说:“先生,这不是病,无法治,只有慢慢改变她的性子,或者永远不要触碰到她的底线,不要让她气急攻心。但是显然,人生几十年,总会遇到一些事情不顺心,谁也拿不准。在我看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慢慢改变太太的性子,让她遇到事情不要那么着急,学会慢慢处理。”

    秦胤泽看着躺在床上脸色的季柔,心脏疼得慌:“真有这样的事情?”

    杨世成点头:“以前我也见过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活活气死的。”

    秦胤泽握了握拳头:“再没有其它办法?”

    杨世成摇摇头:“再没有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