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9章:番外篇,她究竟有多恨他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60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第1299章:番外篇,她究竟有多恨他

    鲜血是从季柔的身体流出,但是有那么一刹那秦胤泽觉得那流的是他自己的血……因为流她的血,疼的是他的心脏。

    窒息感像巨浪一样打来,让他心慌与颤抖。

    “季柔,这个笨女人,是不是傻?”秦胤泽压制住心底的慌乱,两步来到季柔身边,一把将她抱入怀里,怒吼一声,“杨世成,赶紧给我滚进来。”

    为了能够离开他,她竟然不惜用自残的方式!

    该死的!

    这个女人究竟有多恨他?

    到底要他怎么做,她才愿意相信现在他想要的女人只有她。

    “傻?我就是傻啊,才会被的花言巧语蒙蔽。”要是她稍微聪明一点点,她就会早早发现她不过是他找来的替代品,不会等自己已经陷进他的温柔乡之后才后知后觉。

    如果她没有喜欢这个男人该多好,如果她没有对这个男人动心,不管他喜欢谁不管他把她当成谁的替身,她的心都不会像现这样疼,疼得好像都麻木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就是没有如果啊,她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所以活该她被虐。

    她会沦落到今天的下场,或许就是她背叛与风哥哥之间的感情应该付出的代价。

    “放开我!别碰我!”只有逃开他,只有离他远远的,她才会忘记自己只是一个廉价替代品的事实,她才会忘记她背叛了一个很疼爱她的人。

    “季柔,我警告,别他妈乱动!”秦胤泽抱着季柔回房,又是大吼一声,“杨世成,死到哪里去了?”

    杨世成这才听到吼声,急得撞门而入:“先生,这是怎么了?”

    “看不到?”秦胤泽冷冷反问,眼神像凌厉得像是一把利刀能将人活活杀死。

    “我马上准备消毒工具给太太包扎伤口。”杨世成自认为自己这些天已经习惯了秦胤泽几乎能杀人的眼神,但是这会儿秦胤泽的眼神又跟以往不一样,更凌厉骇人,让杨世成也吓得双腿都在哆嗦。

    三天没有吃饭,加上此时又受伤流了血,季柔已经虚弱得连坐直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她仍然在抗拒:“秦胤泽,别碰我,的人也别靠近我!”

    她说不准碰她就不碰么?难道要他眼睁睁看着她把血光?”

    秦胤泽抓住她的手,不准她乱动:“杨世成,快点!”

    “我说了不准碰我,我他妈去死,也不要救!”季柔拼命挣扎,一个人即使虚弱成她那样,但是只要心中反抗,竟也能爆发出让人想象不到的力量,“秦胤泽,不是很有能耐,不是无所不能,不是闵洛城秦家的大少爷嘛,那就让我好好看看是不是有这个能耐能够留得住我的魂?呵……”

    他说他要留住她的魂,真真是好笑啊,他真以为他就是她季柔的天能够主宰她的一切,包括她的人生么?

    她告诉他,她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想看我的本事究竟有多大,那也要活着才能看到。”秦胤泽拿过杨世成手中止血纱布,试图先帮季柔止血,可是季柔不让,哪怕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她还在拼尽全力挣扎。

    “季柔,以为这样做我就会让离开?我告诉,简直是在做梦。”秦胤泽阴沉着脸埋头在她的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阴冷声音说道,“如果敢死,我就带着最在乎的人一起下地狱去陪。如果不相信,可以试试看。”

    “呵……除了威胁我,还能做什么?以前我会害怕的威胁,现在我连死都不怕了,以为我还会害怕?”看着他阴沉的脸,季柔勾唇轻轻一笑,“咱们就走着瞧吧!”

    秦胤泽气得额头青筋暴起:“季柔……”

    季柔咧嘴一笑:“想弄死我?那就弄啊!弄死了,就可以留住我的魂魄了。”

    “小柔,不要妈妈了么?”

    突然,一道温柔熟悉的声音传来,温温柔柔的传到季柔的耳里,让她身体一震,她抬头看来,看到了最放心不下的母亲:“妈妈?”

    不,不不不……怎么可能是妈妈呢?妈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她太想妈妈,想得都产生的幻觉了。

    不然,就是她快要死了,临死前回光返照,所以她能见到母亲。

    “小柔,如果有事,要妈妈一个人怎么活在这个世界上?”季妈妈走到床边抓住季柔的手,心疼的眼泪一滴接一接,“小柔,是妈妈唯一的孩子,也是妈妈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了啊。如果有事,让妈妈怎么活?”

    “妈妈,我没想要丢下,我没有这么想……”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丢下母亲,所以她才会用这样的极端的方法来逃离这里,她不想做一只被禁锢的金丝雀,她想回到妈妈的身边,好好照顾妈妈。

    “小柔,可是这么做了。”在看到季柔自残时,季妈妈差点晕倒,好一会儿没能反应过来,直到刚刚她才稳住自己的情绪。

    “妈妈,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担心,别哭了,好不好?”季柔想要抬手替母亲抹掉眼泪,但是这会儿身体一放松已经累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知道,我的小柔那么热爱生命,怎么可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一定是发生了意外。”季妈妈拿过秦胤泽手上的纱布,颤抖着手把纱布压在季柔还在流血的伤口处,“小柔,还记得不记得,爸以前常常对说,人只有好好活着才有希望,一旦死了,什么都没有了,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妈妈,我当然记得。”古人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她这么做,只不过是她想到逃离秦胤泽的办法。

    季妈妈抹掉眼泪,又道:“小柔,什么都别想,先让医生给包扎伤口。等伤口处理好了,妈妈带回家。”

    季妈妈没有追问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太了解女儿的脾气,季柔想离开这里,如果不让她走,后果会不堪设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