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番外篇,对她最好的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6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第1303章:番外篇,对她最好的人

    季柔家居住的环境远远比不上西山别墅区,这种下雪天气,在西山别墅区能看到绝美的雪景,而在她家这边就只能看车轮子辗出来的雪窟窿了。

    “季太太,季小姐,马上就到们小区了,外面下着小雨,们看是送们到小区外还是送们到地下停车场?”司机是彭山安排的人,对季妈妈和季柔倒也是客客气气的。

    “麻烦们在小区外的超市前停下车就好了,我们在那里下车。”下了车,季妈妈客客气气地跟送她们母女二人回来的司机道了谢,等车子离开后她们才行动。

    “小柔,不如先陪妈妈去超市买点菜,一会儿回家妈妈给做好吃的。”季柔一直闷着没有说话,因为了解女儿的个性,季妈妈也没有劝她什么,但是又不能一直让季柔闷着,总得找点事情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

    “好。”季柔很想热情一点配合母亲,不让母亲为她提心吊胆,但是因为她三天没有吃饭了,身体没有什么力气,实在是提不起什么精神。

    “都好些日子没有吃到妈妈做的清蒸鲈鱼了吧,不如妈妈今天晚上就给做清蒸鲈鱼,说好不好?”季妈妈知道清蒸鲈鱼对伤口愈合有好处,最适合现在的季柔吃。

    “好的,妈妈做什么我都喜欢吃。”母亲做的清蒸鲈鱼不仅看着好看,吃着也是真好吃,鱼肉嫩得入口即化,季柔这嘴还真有些馋了。

    “那我们先去超市买鱼。”季妈妈领着季柔直奔超市的生鲜区,季妈妈逃先鲈鱼的时候,季柔看到旁边活水缸里活蹦乱跳的大虾,想到这些虾白灼也是很好吃的:“妈妈,我们再买一些虾吧。”

    “孩子,现在还不能吃虾,等的伤口愈合之后,我再买虾给吃。”季柔想吃,季妈妈就要做给她吃,但是考虑到她的伤口,还是只能作罢。

    “喔……那我就不吃了。”季柔抱着季妈妈的手臂,脑袋靠上去蹭了蹭,“妈妈,有陪在我的身边,我真的好幸福。”

    “有陪在我的身边,我也好幸福。”忽然想到了季柔自残的事情,季妈妈又心疼得眼泪花花的,“小柔,以后不准再做傻事吓妈妈了。”

    “妈妈,我这条小命是和爸爸给的,一直以来我都把我这条小命看得很重。这个世界这么美好,我才舍不得去死呢。”季柔没有想过真的要伤害自己,所以手腕的伤口才不深。如果她真的想寻死,没有等到秦胤泽来,她的血都能流光了。

    “小柔,一定不要骗妈妈。”季柔是季妈妈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依靠了,她想都不敢去想如果季柔没了会怎么样。

    “妈妈,我真的没事了,别担心我。看看,我不是精神许多了嘛。”季柔一直说要好好照顾母亲,可谁想到,到头来她不仅没有好好照顾母亲,还让母亲为她提心吊胆的,自己真不孝顺。

    “嗯,只要想明白了就好。”季妈妈笑笑,“这么长时间没有好好吃东西,一定饿坏了,我们快些买好回家去吧。”

    “妈妈,别再顾着我,咱们再选一些喜欢吃的吧。”

    “好。”

    季妈妈嘴上说好,但是最后买的还都是季柔喜欢吃的。

    回到家后,季妈妈叮嘱:“小柔,快去屋里躺一会儿。”

    “妈妈,我不累,不想躺。”季柔都躺了三天了,躺得全身无力,要是再继续身下去,估计会躺成一个废人,所以不能再躺着了。

    季妈妈又说:“那坐着看会儿电视,妈妈去做饭。”

    季妈妈去厨房做饭,季柔坐在客厅看电视。

    电视机播放的是新闻节目,说是大雪过后闵洛城的游客倍增,带动了闵洛城的经济发展。

    新闻,几乎年年都这么说,季柔看得也没有意思。她换了一个台,这次电视里播放的是一部古装权谋大戏。

    正好赶上剧中男主角跟女主角相认的场面,女主角拉着男主角流着眼泪,问:“那颗痣呢?那颗痣呢?我明明记得这里有颗痣的。”

    这部戏,演员演技都在线,看得特别过瘾,季柔已经看过不下三遍了,这会儿再看还是能被剧中人物带动情绪。

    男主角受了重伤,十年后再回来,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女主角跟他见面都认不出他。

    胤泽也有伤,现在这天气时好时坏,他的旧疾会不会再复发?

    如果他又高烧了谁照顾他?

    难道要杨世成坐在他的身边照顾他么?

    想到这些季柔都有一些坐立不安了。

    怎么又想到他了?

    她以为离开那个地方,看不到他,听不到他,就不会再去想他,可是这会儿满脑子装的都是他。

    凭什么?

    对于他来说她只是一个廉价的替代品,凭什么她还要担心他。

    不能想!不能想!

    季柔不停地这样告诉自己,可是就是挥不走秦胤泽的影子。

    “小柔,怎么哭了?哪里不舒服?”季妈妈洗了点水果端出来,准备让季柔先填填肚子,这出来一看,小丫头哭得像个泪人儿一样。

    哭了?

    她哭了么?

    怎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季柔立即抓了几张纸巾擦掉眼泪,勉强笑笑:“妈妈,我没事,我就是看电视看的。”

    “小柔……”季妈妈拿起遥控板,换了一个台,再满是担心地看着季柔,“今天是周末吧,要不又打电话让王子他们过来吃饭?”

    季柔说:“妈妈,我真的只是看电视看哭了。要不我陪去做饭吧。”

    “的手腕有伤,要好好休息才行。”季妈妈把水果推到季柔面前,“先吃点水果,我继续去做饭。”

    “嗯。”季柔点点头,目送母亲往厨房走去。

    看着母亲消瘦的背影,一阵阵酸涩涌上她的心头。

    在季柔的印象中,母亲是一个特别注意形象的人,就算下楼去买一包盐,母亲也会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

    今天母亲去西山别墅那么远的地儿接她,羽绒服里套的是一身家居服,头发随意扎起……以前母亲从来没有这样出过门。

    从母亲这身穿着,季柔能够猜测到,母亲一定是因为担心她,根本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

    ——妈妈,您放心!小柔绝对不会再做让担心的事情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