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3章:番外篇,就是我做的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0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第1323章:番外篇,就是我做的

    秦胤泽看着季柔,她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着,像是在做激烈的心理斗争。

    突然,他就不想知道她想问他什么了……

    秦胤泽看着季柔的时候,季柔也在看着他。

    听巧姨说,他高烧后刚刚醒来不久,身体还很虚弱,从他的脸色以及说话的声音来分析,他的情况应该是要比以往严重一些。

    看到这样的他,季柔胸腔里的这颗心脏好疼,她甚至想要留下来好好照顾他,但是不行,她要清楚,她回来不是照顾他,而是向他求证一件事情。

    再三思量考虑之后,季柔一咬牙:“秦胤泽,我问,认识项凌风么?”

    他还没有回答,但是季柔光是从他听到“项凌风”这三个字的反应就知道秦胤泽应该是认识项凌风的,但是认识项凌风,不等于秦胤泽就是伤害项凌风的凶手。

    季柔这样告诉自己,但是却害怕得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了,万一……万一,她只是说万一,万一秦胤泽真是凶手,她应该要怎么办?

    秦胤泽扬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回来就是问我这个问题?”

    季柔害怕再问下去,害怕听到不想听到的答案,但是现在又不得不问下去,她想知道真相,她也要给项凌风一个真相:“几个月前,项凌风被人绑架,被人杀害,是不是找人做的?”

    这里,季柔用的杀害一词,因为在没有找到真正伤害项凌风的凶手之前,项凌风目前的处境还很危险,他还活着的消息暂时是不能向外透露。

    呵——

    他就说她这么倔的脾气怎么会突然回来,原来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回来的,在她季柔的眼里,他秦胤泽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她竟然问他是不是找人杀了项凌风!

    秦胤泽定定地瞅着她,想从这个女人的眼里看到一丝丝的愧疚,哪怕对他有那么一丝丝的感情都好,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她甚至都不想多看他一眼。

    秦胤泽不说话,季柔又问:“秦胤泽,回答我?”

    秦胤泽阴沉沉地看着她:“要我回答什么?”

    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这样拖着猜忌,不如把话问明白,得到真相后大家都轻松了,季柔又一咬牙:“是不是伤害项凌风的凶手?”

    刚刚他还在想,在她的心里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现在她已经告诉他了,原来在她的心目中,他秦胤泽就是一个杀人凶手。

    在她的心里他就是一个凶手!

    这个认知,像一只利箭一般狠狠刺痛了秦胤泽的心,刺得他鲜血淋漓。如果可以,他真想把装在胸腔里的这颗心挖出来给她看看,让她看看他的心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季柔紧紧握着拳头:“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秦胤泽轻笑:“想听到怎样的答案?或者说需要我怎么回答?”

    季柔想要从秦胤泽的身上读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是他的表情阴沉,眸色深邃,复杂得她什么都看不懂:“只需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是或者不是?

    秦胤泽瞅着她,看到她渴望答案的眼神,他的选择是:“是。”

    既然她问了,那么她肯定有内心想要的答案,他就给她一个她想要的满意的答案。

    是!

    他竟然回答是!

    他怎么可以回答是!

    季柔所有的伪装,都在这一刻土崩瓦解支离破碎:“秦胤泽,把话说清楚,真的是让人杀害了风哥哥?”

    他怎么可以说是呢?

    她来这里听问他,想要得到他的答案,那是因为她要让他为自己解释,他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别人拿刀比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能承认啊。

    风哥哥!

    风哥哥!

    在她的心里永远都只有她的风哥哥,永远看不到他秦胤泽的存在。

    可是遗憾了,不管她有多放不下那个男人,那个男人都已经死了,再也回不到她的身边。

    更遗憾的是,不管她有多不想见到他秦胤泽,但是他还活着,只要他愿意,他随时都能出现在她的眼前。

    季柔急得大吼:“秦胤泽,说话啊!”

    “不就是想听到这样的答案,听到了,还不满意?”他内心波涛汹涌,表现平平淡淡地说着,说完朝她摆摆手,“这次来的目的达到了,可以走了。”

    季柔咬了咬唇:“秦胤泽,……”

    秦胤泽打断她,举手指向房门的位置:“出口在那边。”

    他承认事情就是他做的,并且拒绝跟她沟通,还要赶她走……让季柔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怎么?舍不得走了?还是想要留下来继续做别人的替身?”他勾唇轻笑,但是那笑容并未达眼底,“季柔那么傲气的一个人,难道现在想自愿留下来代替别人侍候我了?”

    如果换作是以往,季柔定会转身就走,可是现在她知道他有可能是在说气话故意气她,人命关天的事情丝毫马虎不得。

    “秦胤泽,既然承认是凶手,那么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都说作案有作案的动机,季柔想从侧面了解事实的真相。

    “因为我想得到。”秦胤泽还在笑,只是那笑容越看越让人心里难过,“只有让项凌风从的身边彻底消失,才有可能乖乖呆在我的身边。事实告诉我,我的做法是正确的。”

    “秦胤泽,……”他的答案,竟然跟风哥哥听到绑匪所说的答案一致,难道他真的是因为想要得到她而伤害 风哥哥么?

    季柔不愿意相信,可是秦胤泽都亲口承认了,她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如果她学不愿意相信,就真应了谢美美的那句话,是她想护着秦胤泽,是她不顾项凌风所承受过的一切。

    “我什么?”他勾了勾唇,“可是知道了这一切,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秦胤泽,好可怕,简直就是一个魔鬼。”季柔被他的模样吓得步步后退,她想要跟他拉开距离,他却突然下床向她逼近。

    他把她逼至墙角的角落,居高临下看着她:“季柔,为了得到,我可以使出连我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手段。不信,尽管试试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