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4章:番外篇,男人的心思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80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第1324章:番外篇,男人的心思

    每一个从秦胤泽嘴里说出来的字,都带着像砂砾磨过般的沙哑,听在季柔的耳里特别难受。

    不仅他的声音沙哑,秦胤泽的双眼也布满了鲜红的血丝,像是一头即将发狂的野兽……

    季柔吓得想要闭上双眼不看他,但是她又担心他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只能强迫自己睁大眼睛看着他:“秦胤泽,冷静一点。”

    “怎么?知道害怕了?”他冷笑着问。

    季柔:“……”

    她是害怕,但是更多的还是心疼,她根本就不想看到他这幅样子啊。哪怕是分手了,哪怕是没有关系了,她还是希望他是那个张扬的秦胤泽。

    “滚!”他几乎是咆哮出声。

    “我……”这种时候了,他都让她滚了,她竟然还在担心他。

    “听不懂我的话?”他再一次咆哮道,眼睛也是腥红得吓人。

    季柔看了他一眼,最后一眼,既而决裂地转身离开。

    季柔离开之后,秦胤泽紧绷的神经一松,他身体一晃,紧接着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整个人仿佛瞬间失去了依托。

    她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他,她的心里还装着她的那个青梅竹马。

    “阿泽……”简然及时赶来,及时扶住了秦胤泽,但是因为他们的体形相差太大,简然硬是没有扶住他,眼睁睁看着他倒在了地上。

    “秦越,快让医生过来!”简然大喊一声,秦越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赶到了。

    ……

    季柔来找秦胤泽确认这件事情,只是想要听他亲口说那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谁料秦胤泽却承认了,承认这件事情跟他有关系。

    真的是他么?

    真的是他为了得到她而伤害风哥哥么?

    季柔一次次在心里这样问自己,她不愿意相信是这件事情是秦胤泽所为,但是如果不是他做的,那么他为什么能够说出跟绑匪所说的一模一样的台词?

    季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秦胤泽的别墅的,她只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是那么的不真实,是那么的让人难以置信。

    “季小姐……”巧姨急匆匆追了上来,“季小姐,就这样走了么?不管先生了么?”

    “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外面风大,季柔拉了拉衣服,把自己裹紧一些,“巧姨,以后他的事情不管大小,都请不要再打电话告诉我了。”

    巧姨说:“季小姐,先生又昏迷了。”

    “他又怎么了?”刚刚才跟巧姨说过她跟秦胤泽没有关系了,让巧姨不要把秦胤泽的事情告诉她,而一听到秦胤泽出事,她又迫不及待想知道,这打脸的速度快得像光速。

    巧姨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现在秦家先生请的医生正在为先生诊断。”

    “他的父亲是闵洛城的风云人物秦先生,那么有权有势的人一定能够请到最好的医生给他治疗吧,所以应该没有我什么事了。”季柔说给巧姨听,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她想有秦家父母的照顾,秦胤泽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的。

    巧姨惊讶道:“季小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季柔不明白:“什么想法?”

    巧姨又说:“闵洛城的风云人物,那个传说中的秦先生,分明就是咱们先生啊,怎么会是他的父亲呢?”

    “什么?秦胤泽就是闵洛城的风云人物秦先生?”怎么会呢?她一直认为闵洛城中传说的那个风云人物是秦胤泽的父亲,怎么可能是秦胤泽呢?

    “这个肯定假不了。”巧姨说。

    “真的是他么?”她一直以为秦胤泽一天到晚不务正业,所有开销都是靠父母养,谁知道他原来就是闵洛城中的传奇人物秦先生。

    之前,她跟他提起过这件事情,他却没有纠正她,也不知道到底他是不想告诉她,还是他觉得她知道与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关系。

    原来,她真的不是曾走进过他的内心。

    这就是事实。

    想到这些,她的心,好像更凉了,像是浸入了冰窖,冷得麻目失去了知觉。

    “季小姐,跟我回去看看先生吧。没有在他的身边,他可能又会抗拒治疗。”巧姨尽自己所能,想要把季柔劝回去。

    “巧姨,好好照顾他吧,我不回去了。”季柔笑笑,既转身,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西山别墅区。

    这里真的跟她再也没有关系了。

    叮铃铃——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季柔一看电话号码,又是一个陌生的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电话号码,她等了好几秒方才接听:“喂?”

    电话里传来的又是谢美美的声音:“季柔,风学长要离开这里,我劝不住他,赶快来劝劝他。现在要是让伤害他的人知道他还活着,肯定还会对他下狠手的。肯定也不希望风学长再出事吧。”

    季柔说:“我现在就赶回去。”

    项凌风已经因为她而受过一次重伤了,她绝对不会再让他受第二次伤。第一次,她不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要保护好他。

    ……

    挂了电话,谢美美又一次看向项凌风:“我把该说的都告诉她了,她说她马上就到。”

    项凌风点点头:“嗯。”

    谢美美看着他收拾好的行李,又道:“怎么知道季柔一定会去找秦胤泽,并且知道秦胤泽一定会承认他就是凶手?”

    谢美美跟在项凌风的身边也有一些日子了,她却觉得自己对项凌风的了解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少得特别可怜。

    她永远都猜不透项凌风在想什么,更不清楚为什么一切计划都在项凌风的掌握之中。

    “因为我了解季柔,还因为我也了解那个男人……”项凌风从小看着季柔长大的,季柔是什么性子,他比谁都清楚,只要给她指指路,她肯定会去问的。

    至于那个秦胤泽,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研究他,多少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更重要的是,他和他同样都身为男人。

    都说女人的心思,男人猜不到。这男人的心思,同样只有男人清楚,女人也猜不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