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1章:番外篇,把他当成了小偷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87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师道成圣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请叫我鬼差大人

    第1341章:番外篇,把他当成了小偷

    在床上躺了许久,季柔仍然睡意全无,她又爬起来,来到阳台上,望向战离末所说的秦胤泽居住的那个方向。

    秦胤泽就住在那里,离她大概几百米到一千米的距离。

    这个距离很近很近,近到只要她迈出这个门口往前走几分钟就能见到她,但是她和他之间却又离得很远,即使她已经很努力了还是见不到他。

    听战离末说他们的大哥是被抬回来的,也就是说秦胤泽是在昏迷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被家人接回江北的,而且时间就是在她去见了秦胤泽的那天。

    那天,她离开时巧姨追上来告诉她秦胤泽又昏迷了,她只当他还是跟以往一样,退烧就好了,所以也就没有回去看他。

    现在想来,那天若不是秦家父母都在,那么后果真的会不堪设想。

    幸好,那天他们都在,幸好秦胤泽的病情已经控制住了,幸好她来江北了……

    母亲和戴丽都和她说过,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一眨眼这几十年就过去了,所以一定要趁还活着的时候好好珍惜眼前人,千万不要等到失去以后才发现没有爱够,才后悔莫及。

    所以,这次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放手,她要不顾一切去爱一次,去爱一个自己想要爱的男人,不想自己的人生留有遗憾。

    ——秦胤泽,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能喜欢我一点点么?喜欢季柔,只是季柔,而不是秦乐然的替身。

    她在内心默默地问着,好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回答,但是她又清楚,他不可能回答她。

    算了,不想了,想再多秦胤泽也不会知道,不如好好睡一觉,把精神养好,明天见到秦胤泽的时候大胆告诉他,他必须要爱上她。

    其实,她就是这么一个霸道又盲目自信的女孩啊。

    ……

    季柔回到房间,躺回床上,准备睡觉时,听到了房门轻轻扭动的声音——有人在开她的房门!

    门把扭动的声音很小很小,像是刻意为之,在季柔的印象中只有小偷偷盗时才会这么小心翼翼,生怕吵醒主人。

    诺园还有小偷?

    季柔没有时间多想,立即翻身下床,抓起床头柜上的台灯急急忙忙躲到房门后面去,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闯到秦家来偷东西。

    门把轻轻扭动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房门被人从外面慢慢推开,眼看房门越推越开,季柔的心跳越跳越快,她握了握手中的台灯。

    只要小偷敢进门,她一定要在小偷进门的第一时间砸晕他,一次不能砸晕,再想袭击小偷,肯定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门,终于被推开到大概能进一个人的宽度,一个人蹑手蹑脚挤了进来,因为房间没有开灯,也因为季柔太过紧张,她根本分不清楚来人是谁,举起台灯狠狠往那人头上一砸:“妈的,老娘不砸死!”

    “季柔,他妈疯了!”秦胤泽捂着脑袋被砸的地方,气得咆哮起来。

    他好心来看看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想见他就算了,竟然拿台灯砸他,她是想砸死他吧。

    刚刚是谁告诉他,这个女人担心他来着,他一定会去找人算账。

    “秦、秦胤泽?”季柔伸手开灯,房间里有了灯光,季柔看清楚了被她认为是小偷的人。

    眼前站着的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她想着念着的秦胤泽嘛,哪是什么小偷。

    小偷变成了秦胤泽,季柔也从恐惧变成了惊喜,但是看到他额头流下的鲜血,她又心疼死了:“秦胤泽,对不起啊!刚刚我以为是小偷,所以下手狠了一点。”

    “季柔,能把我认成是小偷,是故意的吧。”他这么大的一个人,她还能认错,秦胤泽觉得她除了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我为什么要故意砸?”季柔不服输地吼回去,“谁让偷偷摸摸的,让我真以为是小偷嘛。”

    秦胤泽黑着脸:“这么说还是我挨打的人错了?”

    她以为他想偷偷摸摸么?

    还不是都是因为她,他害怕看到她的冷眼,所以就想着趁她睡着的时候来看她两眼,哪哓得刚刚进门就被打了。

    “我可没有这么说。”季柔是真心感到惭愧又自责,当然更多的还是心疼,“咱们先别争谁对谁错了,先去找医生给处理伤口。”

    秦胤泽:“不去!”

    “秦胤泽,不要任性好不好?这个伤这么深,不处理万一感染了怎么办?这年头破伤风也是能死人的。”季柔最讨厌的就是他有病不治,有伤也不找医生,他还真以为他有金刚不坏之身,随便怎么折腾都折腾不坏啊。

    秦胤泽冷冷地不满地恶狠狠地瞅她一眼:“一楼楼梯口第一间房有药箱,去拿上来。”

    “好。”季柔转身就跑,那速度快得像一只赛跑的兔子,不到三分钟,季柔提着药箱回到了房间,“快坐下,我马上给处理。”

    他额头的伤口很深,鲜血还在流,再流下去,估计是要人命的,季柔急得眼睛都红了,关键秦胤泽还是不慌不忙:“急什么?”

    季柔怒气腾腾地吼道:“秦胤泽,我他妈让坐下!”

    被季柔这么一吼,秦胤泽瞬间老实了,乖乖被她按到沙发上坐着:“凶什么凶啊,一个女人家家的,也不怕吓跑男人。”

    “我就是凶了,怎么着?有本事就把我休了啊。坐好,别乱动!”季柔凶他吼他骂他,但是帮他处理伤口的动作却是温柔得很,生怕再弄疼了他。

    她凶巴巴的,秦胤泽就老实了。

    所以啊,这男人有时候也是贱,好好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不听,一凶他,他瞬间变得比一个孩子还要乖。

    伤口就在秦胤泽额头右侧,眉毛上方大概两厘米的位置,此时血还没有止住,季柔看着可心疼了:“秦胤泽,说傻不傻啊,来之前敲一下门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秦胤泽:“还不是因为。”

    季柔:“跟我有什么关系?”

    秦胤泽:“怎么跟没有关系?”

    季柔:“是不见我的,不是我不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