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番外篇,如果没有你会怎样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80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第1343章:番外篇,如果没有会怎样

    “好嘛好嘛,我晚上的时间是的。”手机都被秦越扔开了,简然决定今晚就好好休息,孩子们的事情明天再处理。

    再说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父母只能帮他们领领路,他们的路,还得他们自己去走。

    秦越一把搂过简然,强行抱在怀里:“睡觉。”

    简然的耳朵刚好贴在他胸膛的位置,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她总是觉得很心安:“秦越,有时候我总在想,要是我没有遇到,我的人生又该是怎样?”

    秦越:“没有那个可能。”

    简然:“我说的是如果嘛,如果没有遇到,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会变成怎样,或许我早已经死了也说不准。”

    秦越沉声道:“简然,不许胡说八道。”

    简然笑笑:“我不是在胡说八道,我是在庆幸,庆幸上天把安排到我的身边,庆幸我遇到了,庆幸我有三个孝顺又懂事的孩子。因为有,我才有机会看到世界上许许多多的美好。”

    秦越揉着她的头,柔声道:“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还能够一起看许许多多的美景。”

    “嗯。”简然微微抬头看着秦越,看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如初见时一样好看并且更有男性魅力的脸庞,她忍不住抬手摸了摸,“秦越,老实告诉我,这些年那么多的女人向献殷勤有没有哪一个让难以忘记或者 让刹那间动过心?”

    “有。”秦越给了简然一个肯定的答案。

    有?

    她只是随便问问,他竟然敢说有。她是相信他没有,她才随意问的这个问题。明明是相信他的,可是听到他说有,简然的心里还是会不舒服。

    她眨眨眼,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是比我好看还是比我温柔?还是比我又好看又温柔?”

    “那个女人姓简名然,并且早已经成为我太太。”看到简然的脸都白了,秦越立即把话说清楚,他可不想让她难过。

    “讨厌,吓我。”简然伸手掐了他一把 。

    秦越抓住她的手,举到嘴边亲了亲:“明天还要早起,快睡觉。”

    “秦越,我警告以后不准这么吓我了。”简然瞪他一眼,还心有余悸呢。

    “不会了。”秦越记住了。

    “孩子他爸,晚安了!”得到满意的回答,简然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秦越的怀里,微笑着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

    秦胤泽去季柔那边是没有带手机的,这会儿回到他自己的住处,他方才看到手机上有秦小宝发的两条微信消息。

    看过之后,秦胤泽的脸都黑了。

    他以为他去看季柔这件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现在看来真的只有鬼不知和神不觉了,人类怕是不该知道的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以他能够收到这两条微信来分析,他这个小姑姑一定是群发的消息,凡是她通讯录里她认识的人估计都发了。

    看吧,秦小宝群发的消息里,还包括他这个当事者,也不知道她发的时候是不是太兴奋,所以把这个给忘记了。

    他这个当事者收到了,那么季柔呢?

    秦小宝不会也给季柔发了消息吧?

    秦胤泽还真猜对了,秦小宝群发微信消息的时候是选的整个通讯录,但凡她加了好友的,她没有遗漏一个。

    与此同时,季柔也在看手机,看到了秦小宝发来的微信消息,季柔有了背起背包马上逃离江北回闵洛城的冲动。

    正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秦胤泽的电话打进来了,她接听:“秦胤泽,看吧,让好好见我不见,非得半夜来爬窗,这下所有人都知道了。”

    秦胤泽安慰道:“这个时候时间不早了,很多人都已经睡了,肯定还有一些人没有看到小姑姑发的微信,别着急。”

    季柔反问:“发都发了,并且已经过了撤回的时间,别人没有看那又怎样?”

    秦胤泽说:“我已经让技术人员删除这条微信消息,看过的人我是没法从也们脑海里删除记忆,不过还没有打开看的人,是不会再看到。”

    季柔摸了摸脑袋:“微信什么时候还有这么神奇的功能了,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

    秦胤泽:“不知道的事情还多得很。”

    当然,秦胤泽要删掉消息并不是指普通用户删掉消息,他有他的专业技术人员,要追踪到秦小宝晚上发的两条微信消息,并悄悄删除,这个对于他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

    俗话说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决定一个人能够看多远,一个人站在什么样的高度就看什么样的风景。极少数人能够爬到最巅峰,能看到许多人都看不到的美景,所以才会有高处不胜寒的名句。

    季柔:“拽什么拽嘛,也有我懂的事情未必能懂的。”

    秦胤泽:“这个世界上还有懂而我不懂的事情?说来听听?”

    季柔说:“知道什么是金针菇么?”

    秦胤泽说:“不是吃的?”

    金针菇是吃的,秦胤泽是懂的,但是能让季柔特别说出来说他不知道,肯定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到底是什么呢?

    季柔笑笑:“无可奉告。”

    秦胤泽:“那是用的?”

    季柔:“无可奉告。”

    秦胤泽:“到底是什么?”

    季柔:“承认不知道我就告诉。”

    秦胤泽:“我承认。”

    季柔得意一笑:“就是金针菇。”

    秦胤泽:“敢戏弄我。”

    幸好秦胤泽脑子比较单纯,不知道她所说的金针菇的真正意思,要是让他知道,他肯定会炸毛。

    因此,不能再让他纠结金针菇一事,季柔立即转移话题:“我困了想睡觉。的身体不好,也快些睡吧。把精神养好,配合医生好好治疗,别东想西想。”

    秦胤泽:“嗯,晚安!”

    季柔:“晚安!”

    两个人道了晚安,却又谁都没有挂电话,似在等对方先挂,又似都舍不得挂掉,都想再听听对方的声音。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沉默了许久后,还是秦胤泽打破了沉默,“季柔,记住我刚才跟说过的话。”

    季柔:“什么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