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番外篇,我又不傻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517

人气小说:末日天尊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超武升级文明的天梯墨子传大叔的疯狂职业生涯

    第1346章:番外篇,我又不傻

    没有了秦胤泽,其它人对于季柔来说都是陌生人。

    她坐在他们一家子人当中,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就连她平时喜欢吃的炒虾仁,吃在嘴里,也都什么味道都没有了。

    “小柔,医生说阿泽现在不能吹风,所以早餐我让人送他的房间里去了。快吃吧,吃饱了,去看看他。”简然看出了季柔的心事,提前跟季柔说一声。

    “是啊,嫂子,吃饱了就能去看望大哥了,所以别闷闷不乐。”就连战离末那小子也看出季柔因为见不到秦胤泽而闷闷不乐。

    季柔再一次深深觉得自己在秦家人面前真的毫无隐私可言,她的一举一动以及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都能让他们猜到她是什么意思。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们会不会猜到她还有些吃秦乐然的醋呢?要是真被他们看穿了,她这张脸真是没有地方搁啊。

    就在季柔胡思乱想时,懂事的战离末又适时提醒:“嫂子,快吃啊,吃饱了就能去看大哥了哟。”

    吃饱了就能去看秦胤泽,能正大光明地去看他了,季柔也不再多想其它事情,一扫之前的阴霾,认真吃饭,这次感觉不管吃什么都好吃了。

    她用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餐,由秦乐然带她去秦胤泽的房间。

    去的路上,秦乐然说:“小柔,我们家人是真的很喜欢,我也喜欢,能来,我们大家都很开心,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季柔感觉得到:“然然,我知道。”

    秦乐然又说:“那可以告诉我,还在在意什么么?”

    秦乐然会这么问,难道是看出什么了么?

    季柔心里有些忐忑:“然然,怎么会这么问呢?”

    秦乐然笑笑:“就是直觉而已。”

    季柔感叹,女人的直觉可真准。

    但是要她如何回答秦乐然?告诉秦乐然,她在意的是秦胤泽以前喜欢过别人?告诉秦乐然,她季柔在吃秦乐然的醋?

    当然,这些都不能说:“然然,我就是担心哥的身体。”

    季柔不想说,秦乐然也就没有再多问:“我哥一定会没有事的,不要太担心。”

    季柔点头。

    很快,她们一起到了秦胤泽的房间,秦乐然敲门,听到秦胤泽说请进,她方才推门进去:“哥,看谁来看了。”

    秦胤泽目光看过来,但是仅仅是瞟了她们一眼,又把目光收了回去,当作没有看到他们。

    季柔心里不是滋味,这个臭男人,昨晚偷偷摸摸跑去见她,这个时候装什么高冷,还有别人在场,多少给她面子好不好?

    秦乐然把季柔推到身前站着:“哥,小柔来看了,开不开心,意不意外?”

    其实他们昨晚都收到发秦小宝发的消息了,不过都很默契地装着没有看到,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这个哥哥也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主。

    秦胤泽还是没有说话,季柔死死地瞪着他,好想冲过去咬他两口,咬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大哥肯定会不理人。”战离末也跟了进了,并且抛出这么一句话,话才一出口,就接收到秦胤泽射来的凌厉目光。

    看吧看吧,他的大哥就是这样的人,明明做了还不让人说。

    “小柔,我哥还打着吊针,去陪陪他吧,我和小离末先走了。”秦乐然拉着战离末就走,还是把空间留给哥哥嫂嫂吧。

    他们离开时,还体贴地关上了门,但是关上门之后,战离末不愿意走,又想留在门外偷听,秦乐然用眼神警告他:“小家伙,不能偷听。”

    战离末表示真的好想听哥哥和嫂子两个人又会不会吵起来:“然然姐姐,让我听一小会儿,就一小会儿好不好?”

    秦乐然微微一笑:“小离末,真要听?”

    她笑得不怀好意,战离末知道算计不过她,赶紧撤离:“不听就不听嘛,我也不是非要听他们两个打架不可。”

    ……

    房间里,只剩下季柔和秦胤泽两个了。

    季柔不满秦胤泽刚刚对她的态度,站在原地没有动。其实秦胤泽对她那态度,要是换作是以往,她肯定转身走人。但是现在没有,毕竟他还是一个病号。

    秦胤泽的目光看向她:“还不过来?”

    季柔冷哼一声,理都不想理他。

    秦胤泽又说:“季柔,是不是要我过去请?”

    季柔瞅着他:“不理我就不理我,让我过去我就得像只哈巴狗一样过去么?秦胤泽,还真我是养的一只狗,挥之则来呼之则去啊。”

    秦胤泽:“狗可比乖多了。”

    季柔:“秦胤泽,什么意思?”

    这个贱男人,说她不如一只狗。

    想想真是来气,气得季柔恨不得转身就走,可是就在她才刚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便听到秦胤泽发出:“嘶……”

    季柔立即冲过去:“怎么了?哪里疼?”

    秦胤泽一把抓住她,把她的手按到他心脏的位置,笑得贼坏了:“这里疼。”

    季柔:“明明就是不理我在先。”

    秦胤泽:“所以就跟我生气,让我难过?”

    季柔:“明明是先让我难过的。”

    秦胤泽:“我现在是病号,心情不太受控制,就不能体谅我一点?”

    “病号就能不理我啊?”季柔想抽回手,却又被他紧紧握住,听得他说,“因为我知道我任性一点,才会引起的注意。”

    这个男人!

    真是!

    说情话也说得这么有水准,还要她如何能生他的气。

    再说了,他确实还是一病号,她跟一个病号生什么气?

    他半坐在床上,左手扎着针正在输液,脸色苍白,嘴唇也有一些干裂了,看得季柔很是心疼:“对不起嘛,我应该要体谅的。”

    秦胤泽:“没有关系。”

    季柔握住他的右手:“天天这样打吊针,很难受对不对?”

    秦胤泽看着她,看到她担心他担心得都快流泪了,他又不忍心再骗她:“其实我已经好很多了,没有什么大问题。”

    “秦胤泽,我又不傻,别安慰我了。”他的脸色那么苍白,手上还打着吊针,怎么可能没事嘛,她知道他是安慰她,可是她并不需要他安慰呀。

    秦胤泽内心:“还说不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