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1章:番外篇,你帮我脱衣服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8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你是什么神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修真万年归来

    第1351章:番外篇,帮我脱衣服

    “头疼?”季柔扶着他坐起来,给他递上一杯温水,一脸担心道,“秦胤泽,先喝杯水,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

    “不用叫医生了,这么点疼我还能忍得住。”她刚刚回来,他才舍不得让她走,现在他想做的,就是把她抱在怀里,好好闻闻她的气息。

    “忍?就只知道忍?是忍者神龟么?”季柔真想狠狠敲这个男人一棒槌,把他敲醒,让他知道有病要看医生,而不是忍。

    “其实我没有头疼,就是出去太久没有回来,我想想得心疼。”突入其来的情话,听得季柔都傻掉了,她怀疑是不是自己产生了幻听。

    “傻愣着干什么?”秦胤泽拉着她,“快坐下来让我抱抱。”

    “哦……”季柔傻愣愣地坐下,被他抱入怀里,又听得他说,“下次出去逛街再逛么这么久,小心我收拾。”

    “是让我出去逛街的啊。”她早上不想出门的,出门逛街心里还要想着他一个人在家怎么样,她逛得也不舒心啊。

    “平时没见这么听话,叫出去逛街倒是挺听话的。”抱她在怀里的感觉真好,她就像一个小暖炉一样,温暖了他的心。

    “因为我在给买东西啊,我担心不喜欢,挑了又挑,选了又选,我才买下来。”季柔觉得特别委屈,她满心想的都是他,却被他一次次误会。

    “给我买什么了?”还能想到给他买东西,这个女人总算没有那么傻了。

    季柔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转身把刚刚扔在床边的购物贷捡起来:“我给买的衣服、领带还有一双鞋子。先说好,不准不喜欢。”

    “拿来看看。”秦胤泽一把抢过袋子,像是第一次收到礼物一样心急,两三下翻出口袋里的衣服领带和鞋子。说实在的,这个女人平时笨,但是买衣服的品味还不错,是他平时习惯穿的风格。

    看他的表情淡淡的,季柔很担心他不喜欢,但又不轻易认输:“秦胤泽,我警告哟,要是敢不喜欢,以后我再也不给买。”

    秦胤泽眉毛轻挑:“给我试试。”

    季柔喜上眉梢:“要试穿啊?”

    秦胤泽瞪她一眼:“不试穿怎么知道我能不能穿?”

    季柔笑眯眯道:“那穿吧。我先出去,换好了叫我。”

    秦胤泽拉住她:“帮我。”

    季柔无语极了:“又不是三岁小孩子,穿衣服还要我帮啊。”

    秦胤泽理所当然道:“我是病人。”

    “好吧,是病人,是老大。”季柔觉得自己真的遇到一位大爷了,这位爷仗着自己生病,比以前在闵洛城还爱欺负她。

    秦胤泽心急,想要试穿她亲手买给他的衣服:“那还不动手。”

    季柔说:“不脱了我怎么帮穿。”

    秦胤泽张开双手:“帮我脱。”

    他还真把他当爷了,季柔的火气也上来了:“秦胤泽,要试就试,不试拉倒。”

    这人,他生病了又不是残废了。

    季柔摔包欲走人,秦胤泽沉下脸:“一点良心都没有。”

    “良心?什么是良心?”季柔把刚刚从秦乐然那里听来的,活学活用,“难道还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

    秦胤泽气得倒头躺下:“那走吧,把的东西拿走,我不穿了。”

    季柔:“确定不穿?”

    秦胤泽:“不穿。”

    季柔:“那好,我拿去送给别的男人穿。”

    秦胤泽又气得弹坐而起:“季柔,来江北是想气死我吧。”

    季柔气得眼睛发红:“秦胤泽,别仗着我喜欢就欺负我,我告诉,我也是有尊严的。要是再欺负我,我以后都不来看了。”

    秦胤泽:“……”

    这个女人总是在他气得快要失去理智的时候对他表白,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秦胤泽叹息一声:“把衣服拿过来。”

    季柔吸吸鼻子:“愿意穿了?”

    秦胤泽:“买的,当然要穿。”

    季柔又笑了:“早这样不就对了嘛,非得让人跟吵一架。”

    秦胤泽:“要是帮我脱,我用得着跟生气?”

    季柔:“又怪我?”

    秦胤泽:“怪我,都是我的错。”

    季柔笑笑:“看在认错态度好的份上,我帮啊。”

    秦胤泽:“帮我脱?”

    季柔伸手解他睡衣的扣子,解开两口纽扣之后看到他结实的胸膛,季柔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蛋儿刷地一下就红了:“那个还是自己脱吧。”

    “怎么了?”看到她红着脸,秦胤泽已经猜到她脑子里想到了不纯洁的东西,“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该摸的不该摸的,都摸了,这个时候知道害羞也不嫌迟?”

    “自己动手,我去一下洗手间。”妈的,这个男人知道就好了,还说出来,他脸皮厚,但是她脸皮没有他那么厚呀。

    这个时候,秦胤泽哪里愿意放她走,拽着她一用力,把她拽到他的身上趴着:“既然都想了,我身为的丈夫,不满足,好像有些说不过去。”

    季柔的脸硬生生的撞在他的胸膛上,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就是生着病力气也比她大得多,尤其这胸膛硬绑绑的,撞得人生疼:“秦胤泽,别乱来,随时都有人可能进来的。”

    秦胤泽笑得坏里坏气的:“他们很知趣,不会进来打扰我们。”

    季柔还是摇头:“不行,还生着病,不行的。”

    秦胤泽:“没有人告诉过,不能说男人不行?”

    季柔慌乱解释:“不是,我不是说不行……我是说我们不可以……”

    要是让他的家人知道了,他病得这么重,她还跟他……他的家人会怎么看她啊?她一点都不想给他的家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其实秦胤泽也没有想把她怎么样,她在意他的家人对她的看法,他比她更在意他的家人对她的看法:“那就乖乖听话,帮我脱衣服。”<span style='display:none'>gfbjD6vtLSaDjNAMr7x+cAJfrxdLwH/ZzyO8z5GisJlPbdeDIGJfyq9N6ALntkPrNLIFSk6M4KHQWJrA==</span>

    “嗯嗯嗯……”生怕秦胤泽反悔,季柔连连点头,温驯得像一只小绵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