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2章:番外篇,季柔,我只要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524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1352章:番外篇,季柔,我只要

    好不容易帮秦胤泽换好新买的衣服,季柔看着眼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刚好,仿佛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这人啊,生得好看,身材又好穿什么都看好。秦胤泽,我不想夸的,但是我不得不说,简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季柔发自内心感叹。

    “也知道买的衣服不怎么样,全靠我撑起来的,算还有一点自知之名。”秦胤泽心里冒着甜,嘴上却不饶人。

    “秦胤泽,我刚刚跟说过了,要是不喜欢,我就拿去送给别人。要是穿了,就最好闭上的臭嘴。”真讨厌,明明就喜欢,硬是舍不得说一句好听的话给她听。

    秦胤泽瞪她一眼,警告道:“季柔,买的东西,就是买回来的破烂,那也我的,想送给别人,门儿都都没有。”

    “秦胤泽,看看秦叔叔,舅爷爷,再看看然然的烈哥哥,好好学学他们是怎么宠老婆的。”季柔摇摇头,“当然,我不奢求能做到他们那样,但是别总是欺负我,成么?”

    秦胤泽伸手捏住季柔的脸:“看看我母亲,看看小姑姑,再看看然然,也好好学学她们是怎么照顾老公的。当然,我也不奢望能做到她们那样,但是别总是那么傻,成么?”

    听到秦胤泽拿秦乐然跟她比较,季柔的眼睛蓦地红了:“我知道在的心里然然最好了,除了她,谁也看不上眼吧。”

    季柔不想再提这件事情的,但是一听到他提到然然,还拿她去比较,她不由自主就会想到自己不过是一个替身,这样伤人的话也是不经大脑就说出口了。

    秦胤泽瞬间黑了脸:“季柔,又在胡说什么!”

    季柔吸吸鼻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只是我一想到自己不过是一个替代品,就忍不住心里难过。”

    “不是替代品,是我要的女人!除了,我谁都不要!”秦胤泽捧着她的脸,轻柔地替她抚去眼角的泪水,声音沉沉地道,“季柔,给我好好记住了,这辈子我只要!”

    “可是……可是……”听到他的话,她明明很开心,可是眼泪却越流越凶,凶得她无法控制,“可是我真的很不聪明,我的智商还比不上小戬和小离末两个孩子。”

    “那两个小家伙的智商本来就比一般人高,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多少人比得上他们两个。”秦胤泽搂她入怀,拍拍她的背,“再说了,我找的又不是科研人员,要那么聪明干什么?我找的是妻子,和在一起,我很开心就好了。”

    “和我在一起真的开心么?可是我怎么觉得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生气呢?”季柔眨了眨眼睛,又是一滴 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滚落。

    “傻孩子,说这么傻,我要怎么跟说才说得清楚?”生气也是情绪的一种,那是因为他在乎她,她才能够轻易挑起他的情绪波动啊。

    “秦胤泽,又说我傻!”说着,她又要哭给他看。

    “不哭不哭了,是我不会说话,是我傻,好不好?”唉,他还是生平第一次如此温柔又有耐心地安慰一个女人。

    不过谁让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他不安慰她,难道安慰别人去?

    “可是我还是想哭……”多日来心里的折磨,多日来对他的牵挂,多日来藏在心里的委屈,她要通通哭给他看。

    “那就好好哭吧,一次哭给痛快……”秦胤泽耐心安慰,一点都不嫌弃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她刚刚买给他的新衣服都哭脏了。

    “阿泽,怎么可以欺负小柔!”突然闯进房间的不是别人,而是简然,她刚刚回家,便听到小离末说大哥在欺负嫂子,还不准他们进去劝,简然也没有多想,就急匆匆赶来了。

    这会儿扣到季柔哭得如此伤心,简然更加没有了理智,都没有证实就开始数落秦胤泽:“阿泽,是男人,也是小柔的丈夫,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欺负女人呢?”

    简然气愤道:“小柔的妈妈把自己像个公主一样宠爱着的女儿交到的手里,小柔妈妈得下多大决心啊。怎么可以让她伤心难过呢?”

    “妈,我……”秦胤泽想解释,可是简然不给他机会简然,“阿泽,别跟我解释了,今天这事必须好好给小柔道歉。”

    季柔想要从秦胤泽的怀里逃开,但是秦胤泽却抱着她没有放手:“妈,到底是谁告诉我在欺负小柔的?”

    “别管是谁告诉我的,欺负我儿媳妇是事实吧。我跟讲,就算生着病,今天晚上也不准吃饭。咱们秦家就是没有男人欺负女人的历史。”简然也是有女儿的人,心里清楚把女儿交出去要下多大的决心。

    自己养了十几二十年的女儿,下了好大决心才交到别人的手上,不管是谁见到女儿受了委屈估计这心里都跟针扎一样。就算秦胤泽是她的儿子,那也不能欺负别人的女儿她的儿媳妇。

    “阿姨,没有,秦胤泽没有欺负我。”季柔被秦胤泽抱得太紧,不能挣脱出他的怀抱,但是还是不忘记替他洗刷冤屈。

    简然连季柔的话也听不进耳里:“小柔,别替他说话,今天这事是他错了,他就必须跟道歉,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这么多年了,秦胤泽还不知道他的母亲不讲理起来也是这么野蛮,以前他觉得他的母亲温柔体贴,跟其它女人不一样。

    现在,他才明白,女人不讲理时都是一个样。

    “妈,小离末那小子经常搞这些事情,别人受他的蛊惑也就算了,难道也要被他耍么?”秦胤泽猜到肯定是战离末那小子刚刚在他这儿遭了白眼,想着报复,才跟他来了这么一出。<span style='display:none'>gfbjD6vtLSaDjNAMr7x+cAJfrxdLwH/ZzyO8z5GisJlPbdeDIGJfyq9N6ALntkPrNLIFSk6M4KHQWJrA==</span>

    儿媳妇是在哭,但是这情景看起来好像也不是被儿子给欺负哭的,简然方才意识到连她也被小离末那小子给耍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