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9章:番外篇,我皮厚结实着呢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8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第1359章:番外篇,我皮厚结实着呢

    楚元正在全力找杀害佟医生的凶手,刚刚找到有力线索,正打算向主子报告情况,谁料主子的电话打来了,他还没有来得及报告情况,主子又挂了电话。

    楚元猜想,看来季柔又出事了。只有季柔出事了,他们的主子才会如此着急。

    楚元跟在秦胤泽身边那么多年,他很清楚秦胤泽的性格,这种时候就算有天大的事情都得再缓缓,先把有关季柔的事情办好才是最重要的。

    彭山也在,看到楚元脸色不怎么好,随意说了一句:“凶手找到了,项凌风也找到了,这是好消息,怎么黑着一张脸?”

    楚元有时候看彭山不顺眼,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惹主子,但是彭山不知道:“主子有交待我去办别的事情,项凌风的事情交给全权负责了,打电话给主子报告情况吧。”

    毫不知情的彭山兴高彩烈道:“我这就给先生打电话。”

    楚元笑了笑:“打吧。我先走一步。”

    ……

    两个月前,秦胤泽得知季柔受孕难,和受孕后也很有可能流产的消息后,一直都有采取避孕措施,唯有一次,就是那次季柔要走,他一怒之下要了她,那一次是唯一一次他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偏偏就让她怀上了。

    算算日子,至今不过两周时间,季柔受孕的时间还很短,短到还没有妊娠反应,所以她并未察觉到她怀孕了。偏偏就在她还不知道自己怀孕时,孩子已经离她而去了。

    每每想到,秦胤泽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难受……而这时,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看到来电之人是彭山,他眉头一蹙,想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彭山最好有好消息带给他,不然他非要让那个榆木脑袋去蹲几天冰窖:“什么事?”

    彭山兴奋道:“先生,我们已经找到项凌风了。并且还查出佟医生的死,就是项凌风所为。”

    “项凌风?”秦胤泽慢慢念着这三个字,难怪彭山等人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杀害佟医生的凶手,原来凶手是他们以为死去的项凌风。

    一个他们以为已经死去很久的人,自然不会有人想到他会活过来,并且还犯下了命案。

    彭山又说:“先生,肯定猜不到项凌风现在住在哪里?”

    秦胤泽眉头一挑:“让我猜?彭山,我看想去吃屎了。”

    “先生,我哪敢让您猜啊。我们之所以找不到项凌风,那是因为他就躲在季小姐家的楼上。季小姐家住十六楼,他租住的房间是十八楼,同一个单元的。”彭山委屈啊,他哪里有敢让主子猜,他不过就是觉得自己破了这么大的案子,想在主子这里讨两句好听的话。

    “项凌风就住在季柔家的楼上。”听到这个消息,秦胤泽倒抽了一口冷息,看来项凌风这次是有备而来,是找他来算账了。

    彭山点头:“是的,项凌风就住在季小姐家楼上,跟他住一起的还有谢美美。不过我们暂时还没有打草惊蛇,一切听您的吩咐。”

    “马上安排人去……不,亲自去接季柔的母亲,接到西山别墅去安顿好。”项凌风怀着满腔的仇恨而归,他能杀掉佟医生,那么他也有可能对别的人下狠手,季柔现在不在,季柔的母亲就很危险。

    彭山难得动脑子想事情:“先生,如果我们现在接走季太太,项凌风会不会察觉?”

    秦胤泽:“他察觉了又能怎样?”

    彭山觉得主子说得很有道理:“好,我这就去接人。”

    “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紧项凌风,记住只是盯紧他,不能伤他。”秦胤泽始终记得季柔请求,她让他别伤害项凌风。

    倘若他做了伤害项凌风的事情,这一次季柔绝对不会原谅他。

    ……

    秦胤泽什么都没有告诉季柔,但是季柔还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反应代表着什么,但是她还是装着不知道。

    既然秦胤泽不想让她知道,不想让她担心,那么她就什么都不知道,她也不要让他担心,这样他的心里应该会好受一些。

    她看得出来,这两天秦胤泽看着她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自责,他一定是在怪他自己没能保护好她。其实这怎么能怪他呢,明明就是她傻,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还去玩那么刺激的项目。

    正想着,秦胤泽推门进来了,季柔赶紧收拾好心情,望着他笑笑:“秦大少爷,的事情忙完啦。”

    “嗯。”秦胤泽走到她的身边,探探她的额头,又拉被子给她盖好,“有哪里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或者告诉医生。”

    季柔摸摸肚子:“我饿了,想吃好吃的。”

    秦胤泽说:“然然刚刚打电话过来,说她带着母亲煲的汤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儿就到。要不要先吃点别的什么填填肚子?”

    季柔看了看一旁的桌子,上面摆满了水果:“秦胤泽,我想吃龙眼,剥了喂我。”

    “好。”秦胤泽二话不说,拿了龙眼就给她剥。

    秦胤泽剥好喂到她的嘴里,她吃了一颗,又指了指那边的橙子:“秦胤泽,我不想吃龙眼了,我想要吃橙子。”

    “好。”他又拿了橙子给她切,等他切好后,季柔又不想吃橙子了,“秦胤泽,我不想吃橙子了,想喝开水,不能太烫也不能太冷。”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如此胡闹,他不仅没有凶她,还担心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看得季柔心里难受,“秦胤泽,这么一点小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死不了。”

    不就是流掉了一个孩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两个都还很年轻,以后想要有的是机会要,他不要搞得好像她要死了一样。

    听到她说这种话,秦胤泽脸色一沉:“季柔,不许胡说!”

    季柔不喜欢秦胤泽现在这样,她真的没有关系了,但是他还是紧张兮兮的:“秦胤泽,我跟讲,以前没有认识的时候,我跟人打架没少受伤,受伤后都不用看医生,睡一觉,第二天又是生龙活虎的。我季柔不是一个易碎的磁娃娃,我比想象的要坚强得多。”

    季柔伸出手臂在秦胤泽的眼前晃了晃:“看看,我的皮厚结实着呢,一般小伤小痛,我从来不放在心上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