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3章:番外篇,一家子醋坛子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61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第1363章:番外篇,一家子醋坛子

    “嫌弃我了,就说我不是认识的季柔了。”季柔抬头恶狠狠瞪他秦胤泽,却不知道怎么的,瞪着瞪着反而把自己瞪哭了,“秦胤泽,为什么不骂两句呢?我做错事了,应该骂骂我,把我骂醒,以后我才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哪里做错事了?”季柔这个女人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越来越让人猜不透了?秦胤泽想来去也想不通自己到底是哪句话说错了,让她的情绪反应如此之大。

    “秦胤泽,我明明有做错事情,为什么就不能怪怪我呢?”季柔不想在他面前难过的,可是一看到他对她这么好,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是她做错了事情,她应该要受到惩罚的,而不是所有人都当做事情都没有发生,大家还一齐安慰她照顾她。

    “季柔,到底怎么了?别激动,好好说给我听。”秦胤泽抓住她的手,心急地问道。

    “我非要去坐那个什么破过山车,还受了伤,在医院照顾我那么久,一个晚上都没有休息好。现在都出院了,还半夜跑来照顾我,我想到心里就难受得想哭。”好在,季柔找到了一个还说得过去的说辞,并未引起秦胤泽的怀疑。

    “傻了!”秦胤泽抚着她的头,温柔安抚,“过山车是一个意外,是受害者,谁都有错,但是有错的人绝对不会是。”

    “秦胤泽……”他怎么能这么好呢?

    “好了,过山车的事情都过去了,也别想了,快点睡觉。睡好了,明天才有精神去度假。”秦胤泽耐心安慰她。

    “刚刚没有正面回答我,那到底要不要回闵洛城?”季柔也不想再想孩子的事情,害怕自己一时说漏嘴,让他知道她已经知情了,只好又往别的话题上扯。

    “当然要回。”如果闵洛城只有他的生意,回不回没有什么所谓,反正有人帮他打理,只因为她在闵洛城,他肯定要回。

    “我想回闵洛城了,我想妈妈,想王子、猴子和戴丽他们了。”长这么大,季柔还是第一次单独离家这么久的时间。

    江北有对她很好的秦家人,江北有好景好天气好吃的,但是这里对于她来总归是一座陌生的城市,住几天没有问题,时间一长,她就各种不习惯。

    江北气候好,现在大白天穿一件单衣出门也不会冷,不像闵洛城最近动不动就下大雪,出门必须把自己裹着粽子,不然肯定得冻成冰块。但是,她还是喜欢闵洛城,喜欢那个生她养她的地方。

    秦胤泽说:“季柔,今年春节陪我在江北过,过完春节我陪回闵洛城,我们再一起陪岳母过节。”

    “今年春节是我父亲走之后第一个春节。往年我们一家三口过得好不热闹,今年没有了父亲,要是我也不能陪在母亲的身边,我害怕她会伤心。”季柔望着秦胤泽,眨眨眼,可怜兮兮地望着他,“要不继续在江北养病,我回闵洛城陪妈妈过节,等过完节了,我再飞过来陪。”

    “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秦胤泽原本打算等她们度假回来,摆两桌酒席,请家里的亲朋友好友来坐坐,正式把季柔介绍给大家认识,哪知道这丫头想着要回闵洛城了。

    看来他必须得再想其它办法解决她提出的问题,他要让她陪在妈妈的身边过节,也要带着她对亲朋好友正式宣布她的身份。

    “秦胤泽,我又给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啊!”她不想给他增添麻烦的,但是又不能丢下母亲一个人在家不管。

    她是母亲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依靠。要是这种节日她把母亲一人丢在家里,母亲会怎么想?肯定会伤心透了。

    ……

    翌日。

    大家都起了个早,不过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昨晚缠着烈哥哥要孩子的秦乐然。

    烈哥哥好些天没有抱着小妻子睡觉了,昨晚一激动就有些过了,把秦乐然折腾到半夜,让她早上起来时双腿还发软。

    “然然,要不再睡一会儿。”姚烈自责自己没有顾及她的身体做得太过,但是他并不后悔,谁让这个小丫头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毒罂粟,一旦沾上便戒不掉。

    “烈哥哥,都怪让我腰疼腿软四肢都没力……”其实秦乐然明白这事也不能怪烈哥哥,要怪她昨晚太热情,烈哥哥才没有把控好度。

    姚烈提议道:“要不我去跟她们说,让她们先去,下午我再送过去。”

    秦乐然脑中灵光一闪:“烈哥哥,是不是故意的?”

    姚烈结巴道:“什、什么故意的?”

    秦乐然打量着他:“不想让我单独出去度假,所以就用这样的办法留住我。烈哥哥,以前我不知道,没有想到对我还有耍心机呢。”

    “然然,我……”这丫头这脑子太过聪明,他难得在她面前耍一次心计,竟然这么快就让她看穿了,这让他一个大男人的脸往哪儿搁啊。

    “烈哥哥,看在这次是舍不得我的原因,我就原谅了,不过说好下不为例。”秦乐然从来都舍不得生她烈哥哥的气,但发是警告还是要的,不然他以后会得寸进尺。

    “好。”

    “烈哥哥,我现在这个样子都没法出去见人了。去跟妈妈说一声,就说我有点感冒了,喝了药想再睡一会儿,下午再送我过去。”

    “好。”姚烈应好,却站着没动。

    “傻烈哥哥,那就快去呀,再晚妈妈要过来找人了。”从她烈哥哥傻傻的样子就能看得出来,烈哥哥以前没有做过坏事,不然在被她拆穿之后,不会傻得这么可爱。

    ……

    秦越很不满意简然要丢下他单独出去玩,从昨晚到现在一句话都不肯跟简然说,但是生气归生气,早上起床后他还是亲自给简然她们安排了车子。

    简然挤到他的身边,拽拽他的衣角:“秦越,还在生我的气啊?”

    昨晚这个男人睡在大床的最左侧,都不愿意靠近她,她爬过去靠近他,又被他一脚给踢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