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4章:番外篇,哪里有个男人样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0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1384章:番外篇,哪里有个男人样

    就算是把整座闵洛城翻过来,也要找到下药之人。

    楚元相信,他家少爷说得出就绝对能够做得到,更何况这次事件关系到的是季柔。

    季柔这个人,从一开始出现就吸引住了他家少爷所有的目光,只因为季柔跟他们家小姐有那么一丝丝神似。

    就是因为这一丝丝的神似开了一个头,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少爷悄悄帮助了她两年多的时间,两年多的时间说起来并不长,但是对于像他家少爷这样从来不在无用之事上花心思的人来说绝对可以算时间长了。

    在楚元看来,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一旦陷入爱情的深坑,就算再理智的人,也会失去理智,甚至还会失去正常的判断能力。

    秦胤泽没有听到楚元应话:“没有听到?”

    楚元方才回神,慌忙说:“是。”

    秦胤泽又说:“再派一些人在医院盯着项凌风,别让他再有机会玩一些幼稚的把戏。”

    楚元:“是。”

    秦胤泽再道:“彭山那个人做事脑子不知道转弯,平时多提醒一下他。”

    虽然彭山那个人不够机灵,但好在他对秦胤泽忠心耿耿,对于这样的下属,秦胤泽再有诸多不满,他还是愿意留在身边。

    机灵聪明的下属随手一抓就有,但是忠心耿耿的下属却是千年难得一遇,要是彭山不惹他生气的话,他走到哪里都愿意带着彭山的。

    秦胤泽并不知道彭山今天因为没有得到他的指示,在机场的停车场足足吹了几个小时的冷风。

    要是其它人,在机场吹这么久的冷风,估计早就对主子有怨恨之心了,但是彭山除了唠叨了几句之外,心中丝毫没有对主子有什么不满。

    挂了电话,秦胤泽目光沉沉地看向远方,傍晚时,雪还下得很小,这会儿已经下得很大了,并且看这天气应该又有一场暴风雪。

    ……

    护士给项凌风注射镇定剂后,项凌风的情绪终于稳定了。

    谢美美给他端了一杯热水:“风学长,喝杯水润润喉咙吧。”

    项凌风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仿佛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以及身边的谢美美。

    谢美美递水的动作已经僵硬了,但是项凌风仍然对他不理不睬,她有些恼了:“项凌风,季柔已经走了,这样不吃不喝,她也看不到了。要是真有本事,就打败秦胤泽,正大光明把季柔抢回来。”

    “项凌风,有自残的勇气,难道还没有跟秦胤泽正面较量的勇气?”隐忍太久,谢美美的心中也有一把火。这把火一旦爆发,便一发不可收拾,谢美美气得把杯子往地上一扔,“项凌风,看看浑身上下,哪里还有一个男人的样子。”

    “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留不住,我早就没有一个男人该有的样子了。”项凌风终于收回了目光,无神地看向谢美美,“马上给季柔打电话。”

    谢美美看到他这幅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心里疼,替他心疼啊:“风学长,季柔都走了,认为我打电话她还会回来么?”

    项凌风:“打!”

    “好。我就打给看。”谢美美赌气抓起项凌风的手机,拨通了季柔的电话号码,没响两下,电话那端就接了电话。

    谢美美按了扬声,电话那端的人没有说话,她看了一眼项凌风,得到项凌风的指示后方才说道:“季柔,风学长想见。”

    “季柔已经睡了。”谢美美万万没有想到电话那端会是秦胤泽,吓得心尖儿都颤抖了一下,又听得秦胤泽说,“项凌风,我不希望再看到骚扰她。”

    光是听秦胤泽阴沉沉的声音,谢美美就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了,就在她吓得不知所措时,项凌风开口说话了:“秦胤泽,既然小柔已经睡了,那我就再叮嘱几件事情。”

    “小柔是我的妻子,她的事情件件我都清楚,就不劳费心了。”说完,电话那端的秦胤泽便果断干净地挂断了电话。

    听着嘟嘟的电话忙音,项凌风的脸色沉了又沉,沉得很是吓人,谢美美看了不自觉往后退,想要拉开她他的距离,却被项凌风一道眼神看来,又硬生生止住了后退的脚步。

    谢美美战战兢兢道:“风学长,我……”

    项凌风:“重新给我倒一杯水,把药给我拿来。”

    谢美美惊讶道:“……愿意吃药了?”

    项凌风说:“不吃难道在这里等死?”

    谢美美兴奋道:“嗯,我马上就去拿来。”

    ……

    挂了项凌风打来的电话,秦胤泽回到房间,目光温柔地看着睡得并不是很好的季柔,忍不住,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季柔,谁还没有个初,忘记过去,忘记过去的人,和现在陪在身边的人好好开始新的生活,难道不好?”

    等不到季柔的回答,秦胤泽苦涩一笑:“曾经我以为我这辈子不会再对任何女人动心,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本来就不该去喜欢的人,所以我明知道我的枪伤没有好,我也不再治疗,因此留下了旧疾。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是够傻的。”

    秦胤泽摇了摇头,为自己以前做的傻事而不值:“直到后来来到了我的身边,我才恍然醒悟,原来真正心动是怎样的感觉,不是以为的喜欢,而是发自内心想要去爱一个人,不论是身体还是思想都是那么迫切地想要拥有。”

    想到面对季柔时那种悸动,秦胤泽也是回味无穷:“季柔,肯定不知道,我那颗自己以为死掉了的心会因为的靠近而剧烈跳动,会因为的远离变得患得患失,也会让我怀疑自己……我想,这样的感觉才是爱吧。”

    秦胤泽抚着季柔的额头,继续道:“我从小陪着然然一起长大,习惯了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习惯了对她好,便不想别人取代我的位置对她好。以前我觉得我喜欢然然就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直到遇到我才明白那只是哥哥对妹妹的喜欢,并不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