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番外篇,哪里让人瞧得上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4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

    第1392章:番外篇,哪里让人瞧得上

    现在,项凌风终于明白,他和季柔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他再也听不到她用她那甜甜的嗓音软糯糯地喊他一声——风哥哥。

    “风哥哥,说话啊,告诉我,好不好?”季柔焦急的声音再度传到项凌风的耳里,将他的思绪从遥远的记忆中拉回到现实。

    “小柔,对不起!”虽然说对不起三个字毫无意义,也弥补不了季柔什么,但是这也是项凌风此时此刻唯一能做的事情 。

    他从来没有真心想过要欺骗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秦胤泽、为了能让她回到他的身边,然而他却连同她也伤害到了。

    “对不起”三个字硬生生掐断了季柔最后的希望,她双腿一软直直往地上倒去,好在秦胤泽手快及时扶住了她:“季柔……”

    季柔站定,拿秦胤泽他扶着她的手,再望向项凌风时眼泪也夺眶而出:“风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呢?”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孩子会流掉是人为的,就算知道是人为的,但是她也绝对不会往项凌风的头上去想,这可是她最信任的人啊。

    “小柔,对不起!对不起!”除了对不起,项凌风再也说不出其它任何字眼,他甚至没有勇气奢求她能够原谅他。

    “唉……”厉鹰南叹息一声,“我还以为会为自己狡辩呢。枉我还准备了那么多证据和那么多的说辞,现在一样都用不上,挺浪费挺可惜的。”

    “厉鹰南!”秦胤泽又是一道凌厉的眼神看过去,再把季柔强行揽入怀里,带着她离开这个让她见了会伤心的男人。

    他们走了,但是厉鹰南并没有走,他走到感到愧疚的项凌风身边:“姓项的,想不想知道伤害的凶手到底是谁?”

    “难道不是秦胤泽?”项凌风坚信伤害他的人就是秦胤泽所指使的,此时听厉鹰南的说法好像不是,但是不是秦胤泽又能是谁?

    那天绑架他的人口口声声说他们的目的是要将他和季柔分开,只有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季柔才能够接受秦胤泽。

    再说了,他刚刚从这个姓厉的口中得知,这个姓厉的和姓秦的好像是同学关系,他们关系这么铁,不排除姓厉的想替姓秦的辩解。

    厉鹰南摇摇头:“好歹也是一个男人,但是没有搞清楚到底是谁害的,就胡乱伤人,这个坏习惯要改掉,不然受伤的是自己。”

    “以为说凶手不是秦胤泽,我就会相信不是秦胤泽?”项凌风冷笑,“那么和姓秦的也太瞧不起我项某人了。”

    “有哪点能让我们瞧得上的地方?”厉鹰南这话直接得伤人,但是他根本不在意伤不伤人,“想看的资料我已经让人发到的邮箱了。看了之后信不信那是的选择,跟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项凌风想说什么,但是厉鹰南转身就走,把他一个人留在病房里。

    “风学长……”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谢美美来到了他的身边,这段日子也幸好有谢美美在身边,不然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走吧。”项凌风摆摆手。

    “风学长,要赶我走?为什么?为什么呢?”谢美美扑到项凌风的床边,“风学长,可知道,离开了,我就无处可去了。”

    “让走,就走。”项凌风何尝不明白谢美美对他的心意,但是他的心里已经装着一个人了,根本不可能接受谢美美。

    谢美美哭喊道:“风学长……我不走,我不走,我哪儿也不要去,我要留在的身边照顾,为做牛做马。”

    项凌风平静道:“谢美美,也应该有的人生,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走吧,以后好好做人,不要再做害人害己的事情了。”

    谢美美:“风学长……”

    项凌风打定主意让谢美美离开,不管她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他的主意,他缓缓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

    ……

    “怎么会是他呢?怎么会是他呢?怎么会是他呢?”回家的途中,季柔嘴里一个念着这么一句话,听得秦胤泽心都疼了。

    他将她搂在怀里:“季柔,冷静一点,听我跟说。”

    季柔突然抬头:“秦胤泽,这是不是报应?”

    秦胤泽蹙眉道:“胡说什么?”

    季柔又说:“因为我背叛了和他的感情,所以上天就要牺牲我的孩子为代价。”

    秦胤泽捏住季柔的下巴,让她看着他:“季柔,还要我说多少遍才能明白?感情这种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这个世界上分手的情侣很多,为什么就是不能迈过这道砍向前看?”

    “因为……因为……”别的情侣都是因为感情不好和种种原因分开的,而她是因为项凌风受伤没能陪在她身边,她移情别了。

    “没有什么因为,只要记住是我秦胤泽的妻子,以后只能好好爱我一个人,不准再想其它男人。”这个女人真是一根筋,不跟她发火,她可能永远也想不明白。

    “秦胤泽,对不起啊!”季柔不再纠结这件事情,忽又想到了流掉的孩子,“都是因为我的关系才害的孩子流掉的。”

    秦胤泽怒了:“季柔,他妈再胡说一句话,信不信我把丢在雪地里去?”

    她别以为他不敢,惹急了他,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季柔:“我……”

    看到她委屈又可怜的样子,秦胤泽又心软了:“季柔,什么都别想了。回去好好睡一觉,睡一觉起来,一切都过去了。”

    季柔点头:“嗯。”

    虽然点头答应秦胤泽什么都不要想了,但是季柔的脑海里还是想着许许多多的事情,想和项凌风的过去,想王子和猴子,想秦胤泽,想秦家人,想母亲,想父亲,还想她和秦胤泽失去的孩子。

    如果她没有流产,再过几个月,她和秦胤泽的孩子就能出生,就有一个丁点大的小屁孩奶声奶气地喊她一声妈妈,喊秦胤泽一声爸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