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2章:继承者篇,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90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第1442章:继承者篇,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陆希又是一脚把手机踢开,但是仍然没能踹坏手机,扬声器里再次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只要孩子是我的骨肉,不管他长得像谁都不重要。”

    陆希吼道:“给我闭嘴!”

    那人又说:“这些年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一定吃了很多苦,心里有许多委屈我能理解。既然现在我已经知道我有一个孩子流落在外,那么我是绝对不会再让他在外面受苦的。陆希,今天时间不早了,明天我们约个时间见一面吧,我们好好谈谈孩子的事情。我会对孩子负责,只要愿意我也会对负责。”

    孩子?

    陆陆?

    不不不,陆陆是她一个人的孩子,是她一个人辛苦把陆陆养大,跟别人没有关系,谁也别想从她的手里抢走陆陆。

    想到陆陆,陆希努力把内心的慌乱一点点压下,这种时候她必须保持清醒,才能更好地保护陆陆,才能做自己一直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

    当年,她执意要把陆陆生下来,就是想要经过DNA配对找到玷污她的那个男人,但是陆陆生下来之后,因为太可爱了,她不自觉地就想好好爱他,想要好好保护他,她只好悄悄寻找那个男人。

    这些年,陆希没少寻找那个伤害过她的男人,但是一直没有消息,现在那个男人主动找上门,她是应该好好去见见他了。

    陆希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平复好情绪,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跟他讲话:“好啊,明天几点在哪里见?”

    那人说:“我刚来江北,对这座城市不熟悉,还是陆希小姐定吧。”

    陆希想了想:“明天下午两点滨江路滨江大厦一座悔悔咖啡厅见。”

    那人好:“好。”

    听到那边应答之后,陆希马上挂了电话,随后又打通了这些年负责她案件律师的电话:“杨律师,那个男人联系我了。”

    “他联系了?”他们找了几年都没有找到的人,突然联系陆希,杨律师也觉得非常吃惊,“陆希,能确定就是那个男人?”

    陆希摇摇头又点点头:“我不能确定,但是除了那个男人,不会再有谁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今天他打电话来提到了洲际酒店,提到了四年前的八月八号,我想应该是他没错。”

    杨律师又说:“不管他是不是,想办法先见到他,争取扯他一两根头发,我们拿去和陆陆的DNA数据配对就能知道结果。”

    陆希咬了咬唇:“杨律师,我突然有些害怕了。”

    杨律师说:“陆希,该不是后悔了?”

    陆希摇摇头:“要把那个男人绳之以法的想法,我从未动摇过,只是陆陆是无辜的,我不想他涉及到这件事情当中,不要以后人家指着他说他是某某犯的儿子,所以这件事情还请杨律师一定要替我好好保密,不要让陆陆受到伤害。”

    杨律师说:“陆陆是我看着出生看着长大的孩子,我怎么舍得让他受到伤害呢。这些事情不说,我也会把保密工作做到最好,绝对不会让他以后的人生受到丝毫影响。”

    陆希:“杨律师,谢谢。”

    杨律师说:“跟我客气什么,记得拿到那个的头发,只要他跟陆陆的DNA配对成功,不管他是谁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让他受到法律的严惩。”

    陆希苦笑了一下:“好。我明天一定努力拿到。”

    虽然很不愿意去想当年发生的事情,但是那件事情已经发生,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陆希别无它路可选择,只有正面面对。

    最初,她就选择了一条最难走的路,她的家人个个都让她打掉腹中的孩子,可是她并没有,她选择离家出走,也坚持把陆陆生了下来。

    陆希从来没有后悔当初做出的决定,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但是陆陆是她的孩子。

    ……

    半睡半醒之间,陆希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个夜晚。

    “热……”陆希躺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无力地呻吟着,房间里明明开着很大的冷气,但是她还是觉得热,并且热出了一身的汗。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回房休息前她身体一直好好的,并没有意外情况出现,是她喝了继母崔贤真递给她的那杯茶水,身体慢慢有了变化。

    “热……好热……谁能给我一杯水?”陆希想要爬起来去给冰箱里找一支冰水解解热,但是身体却无力得根本下不了床。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陆希的神智越来越不清醒,她只觉得心里像是有一把火在烧,快要把她烧融化了,隐约间她听到了刷卡的声音,听到房门被打开,隐约看到了有一个人走进了她的房间……

    那个人是谁,她看不清楚,她只知道那个人好像很高,那个人抱着她的时候她觉得身体好受多了,他就像夏日里的冰块一样,凉爽无比。

    然而,仅仅是抱着他还不够,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竟然主动解开了他的衣服,与他肌肤相亲,这样才能更加解她身体里的燥热。

    次日,陆希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床铺上的狼狈以及身体的疼痛提醒她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悲的是,她竟然不知道那个跟发发生关系的男人是谁。

    “陆希,看看,一天都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未婚先孕,竟然连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要是我早就离家出走了,哪里还有脸留在在这个家里。”

    “陆希,打掉肚子里的野种。”

    继母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像魔咒一样响在陆希的耳边。

    “不要,不要……”陆希忽然从噩梦中惊醒,吓出一身冷汗的她睁开眼睛,外面天色已经微微亮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可是她还活在过去的噩梦中无法重新开始,那些丑陋的嘴脸时不时出现在她的梦里,提醒着他们做过的事情有多肮脏。

    很多时候,陆希都会想,如果自己当年没有喝崔贤真的那杯茶,如果自己自制力再强大一些,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可是人生就是如此残忍,没有重来,没有如果,只有不停地向前再向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