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6章:继承者篇,害怕的事情太多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8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接下来连续几日,秦胤戬没有再出现在医院。

    秦胤戬没有出现,但是医院这边对陆陆的照顾可没有怠慢,尤其是小乐乐也是每天准时被人送来医院陪陆陆。

    乐乐这个小家伙不哭不闹,还耐心陪陆陆聊天,陆希感动在心里,但是又不能总让人家一个小孩子往医院跑,趁着午饭时间,陆希跟乐乐谈话:“乐乐,明天不用来医院陪陆陆了。”

    乐乐正大口喝着喜欢吃的玉米粥,突然听到陆希让他明天不用来医院了,小家伙眉头一蹙,软乎乎地说道:“姐姐,是乐乐做了什么事情惹不高兴了么?”

    陆希拿纸巾给他擦掉嘴角的粥:“乐乐这么可爱,这么懂事,怎么会惹姐姐不高兴呢。这里是医院,乐乐天天往医院跑,万一感染到病毒细菌什么的,会生病会痛痛,的爸爸妈妈肯定会担心的。”

    乐乐说:“可是我喜欢跟姐和陆陆弟弟在一起玩。”

    其实乐乐愿意每天往医院跑,并不全是因为喜欢陆希和陆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肩负着奶奶和妈妈吩咐的重任的,她们让他代表她们好好照顾未来的舅妈。

    虽然乐乐并不太懂奶奶和妈妈说的未来舅妈是什么意思,他还是高高兴兴答应了,谁让他是家里排行第七的男子汉呢。身为家里的男子汉,自然要照顾家里的女士。

    陆希笑道:“我们也喜欢乐乐,所以我们不想乐乐生病,乐乐明天就去玩自己该玩的,好么?”

    乐乐伸出小手摸摸小脑袋,摆出一幅很认真的思考状态,思考过后,再度摇了摇头:“不行!我一定要陪着陆陆弟弟治病,等他快快好起来,这样我们就能一起玩了。”

    陆希:“……”

    这孩子这么小的年龄怎么这么固执呢?

    难道他们秦家的男人都这样?

    既然劝不动乐乐,陆希也没有再劝,只是她猜不透秦胤戬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这几天,他没有再出现,分明就是不想看到她。如果不想再见到她,可以跟她断绝一切来往,但他偏偏又让人把乐乐往这里送。

    真是男人的心思也别猜,猜来猜去也是猜不懂的。

    ……

    午饭过后,陆希接到杨律师打来的电话:“陆希,我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一个?”

    陆希说:“听好消息吧。”

    坏消息太影响心情,陆希不太想听。如果一定要听,那就晚点再听,让好心情持续得更久一些。

    杨律师说:“好消息是冒充陆陆父亲的那个猥琐男人被定罪了,判得还不轻。”

    这些天忙着照顾陆陆,陆希都把那件事情给忘记了,现在杨律师提起,陆希方才联系到一些事情:“杨律师,既然那个人不是陆陆的父亲,那他为什么会知道我当年的事情呢?”杨律师说:“这个就是我今天要告诉的坏消息。那个男人之所以知道过去的事情,是因为他是受继母所指使来找的。当然,法院那边并没有相信他的说辞,认为他是在为自己狡辩,还是给他定了罪

    。但因为我知道继母的事情,我是相信他所说的话,这件事情应该跟的继母脱不了关系。”

    陆希咬了咬牙:“又是崔贤真!那个老女人不把我逼死,看来她是不会罢休了。”

    杨律师说:“陆希,我们都知道她是那样的人,也不要因为她而动怒了。不管怎样,只要咱们找到当年那个男人,只要让那个男人亲口承认当年那件事情是她指使,那么我们就能让法律惩罚她。”

    陆希咬了咬唇:“杨律师……”

    杨律师:“有话尽管说。”

    陆希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又道:“最近我未婚先育的事情在网上被人讨论……我害怕……”

    她害怕当年的事情被人提及,害怕血淋淋的真相被人拿到网上这样肆意践踏,害怕陆陆因为她的固执而再次受到伤害……她害怕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但是又不能跟人说,只有一个人藏在心里。

    杨律师说:“陆希,这个也不要太担心。现在知道当年那件事情的人除了我,还有就是的继母。她还妄想从的身上捞到一些好处,还不至把于那件事情弄得人尽皆知。”

    陆希点头。

    杨律师并不知道她早已经跟崔贤真撕破了脸,一旦从她这里得不到好处,崔贤真那个恶毒的女人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不过,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陆希,还能仍由那个恶毒的女人伤害。

    ……

    盛天总部。

    安廷杰正向秦胤戬报告情况:“秦总,那天抢劫陆希那个男人已经判刑。”

    秦胤戬点头:“嗯。”

    安廷杰又说:“那个人供人之所以找陆希的麻烦是因为受陆希继母指使。他本不是抢劫陆希,而是来冒名顶替是陆陆的父亲。”

    秦胤戬眉头一挑:“冒名顶替陆陆的父亲?”

    陆希亲口说陆陆的父亲死了。

    如果真是死了,为什么还会有人来冒名顶替陆陆的父亲?

    还有更重要一点,陆希又不是不知道陆陆的父亲是谁,怎么还会有人傻到冒名顶替。

    不!

    难道陆希真不知道陆陆的父亲是谁,因此才会谎称那个男人死了?

    因为想到了这一点,秦胤戬联想到了几年前的那次……难道……

    不……不可能。

    如果真是那次,陆陆应该是三岁七个月大。

    然而,那天陆希对乐乐说陆陆是三岁五个月大,时差足足有两个月之久。

    秦胤戬因为想到某个可能而沸腾的内心又因为事实而逐渐冷却:“派人给我盯紧陆希的继母。”

    安廷杰:“我立即通知美国那边的同事安排。”

    秦胤戬摆摆手,示意安廷杰可以走了。

    安廷杰一走,秦胤戬转头看向落地窗外,眼里看到的是繁华的江北城,脑子里想到的却是关于陆希的点点滴滴。她的笑,她的怒,她的一切一切……

    如果她的孩子陆陆是三岁零七个月该有多好。为什么他偏偏要小两个月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