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4章:继承者篇,永远都是站在她的对立方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12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在陆希以前的认知里,有钱有势的人家里的人多少都会有那么一点傲气,一般人是比较难接近的。

    比如她家之前还有钱的时候就是这样,继母看人永远都是一幅趾高气扬的模样,还有她的父亲也经常给人一些脸色看。

    倒是像秦家这样的真正的大富大贵之家,家里走出来的每一个人为人处事都是客客气气,不会仗着家里有钱不对人乱发脾气,行为举止等等不论哪一方面都让人觉得舒服,会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他们。

    陆希看着秦乐然,在秦乐然的眼神里看到的是温柔和爱,让她不由自主地就对秦乐然敞开了心怀,不由自主地想要对秦乐然微笑:“秦小姐,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拜见阿姨。”

    秦乐然笑道:“别用拜见这么客气的词了,我跟讲啊,我的母亲是一位非常善良温柔漂亮的母亲,她对我们这些晚辈都特别好,见到她也一定会喜欢她的。”

    秦乐然很好相处,跟她在一起很自在,陆希不由自主地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在女儿的眼里就没有不好的母亲。但是自古婆媳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一不小心可能就处不好了。”

    秦乐然说:“好吧,我跟我母亲之间的关系不能拿来举例子,那我家大嫂和母亲的关系总能拿来举例子了吧。我母亲和我大嫂的关系好得有时候让我这个亲女儿都吃醋。”

    说起婆媳之间的关系,秦乐然自己没有婆婆没有处理过婆媳关系,但是没有处理过并没不是没有见过啊,以前她的奶奶对母亲就很好,两个人相处时就像亲生母女一样。不仅奶奶对母亲好,母亲也对嫂子好。现在简然和季柔每周都会有两次视频聊天,并且一聊时间绝对不会少于一个小时。简然得到了什么好的东西,第一时间准是想着季柔。她们的婆媳关系好得,让秦乐

    然都心生嫉妒了呢。

    听着秦乐然赌气的声音,陆希也忍不住笑了:“秦小姐,放心了,不管别人多招母亲喜欢,始终才是母亲怀胎十月辛苦所生,血浓于水啊,她对的爱不会比任何人少。”

    “小希,原来也是知道父母跟孩子血浓于水的,父母对孩子的爱不会比任何人少,但是为什么就是不愿意见爸爸呢?可知道爸爸这些天在医院外守得好辛苦啊。”早不来,迟不来,这个时候陆希的父亲陆启明带着她的继母崔贤真和弟弟陆秋林出现在手术室门外,还顺顺当当地接过了陆希的话,恶心得陆希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陆启明,还真会往自己的脸上贴

    金。血浓于水指的也不是这种冷血动物。”

    陆启明:“小希……”

    陆希吼道:“别叫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从的嘴里叫出来,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陆希记不得是多久没有见到陆启明了,但是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上次见陆启明时发生的事情。

    那天,她得知自己意外怀疑了,拿着医院的检验单彷徨得不知所措,想找一个人依靠时,她信任的父亲竟然对她说:“小希,听妈妈的话,把肚子里那个来路不明的野种打掉。”“打掉?让我打掉?爸,知不知道在说什么?我说过那天晚上是崔贤真这个老女人在我的酒水里动了手脚,我要找到证据,将她绳之以法。而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是唯一的证据,我怎么能够打掉。”

    陆希看着陆启明,这个被自己叫了十九年父亲的人,可是这一刻他没有站在她的身边,为她撑起那片快要蹋下来的天,他选择站在伤害她的人那边。

    那一刻,陆希是真觉得头顶上的天都快塌了。

    “小希,药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讲,母亲她怎么会对做这样的事情。”陆希已经不是第一次跟陆启明说这件事情,但是不管她怎么说,陆启明都是坚定地站在崔贤真这边。

    “爸……”陆希急得握了握拳头,“分明就是这个恶毒的女人陷害我,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小希,没凭没据的事情不要信口雌黄。”陆启明微微怒了。“有些人啊,自己不知道自爱在外面跟男人乱来,还把脏水往别人头上泼。其实也是成年人了,跟男人发生关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既然发生了关系,就该有点避孕常识。现在肚子里有了种,却不知道这种是谁播的,说好笑不好笑?”陆启明站在自己这边,崔贤真就有足够的资本对着陆希说风凉话,哪怕那天晚上的事情确实是她动了手脚,但是请拿出证据证明是她,“没有证据的事情就不要再乱

    说了,要不是看是晚辈,我定会告诽谤。”

    陆希毕竟是自己的女儿,看到崔贤真如此咄咄逼人,陆启明咳嗽一声:“崔贤真,少说两句行不行?大家是一家人,要以和为贵,不要见面就吵好不好?”

    崔贤真不满道:“陆启明,到底是谁惹事的?是的宝贝女儿能在外面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难道还不让人说了?”

    陆启明没有再说话,崔贤真倒是一直噼里啪啦说个不停,那些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陆希一直知道在继母面前父亲一般都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这件事情关系到她的清白,也是违法犯罪的事情,可是父亲还是选择视而不见,选择护着崔贤真。

    便是从那天开始,陆希在心里告诉自己,她的父亲也死了,这个世界上就只剩她一人了。

    往事都过去那么久了,如今想来,心还是会疼,但是陆希不准自己再去在乎这个她喊了十九年父亲的男人:“陆启明,崔贤真,们是怎么来的,就怎么给我出去,不要让我叫人把们轰出去。”崔贤真悄悄掐了陆启明一把,陆启明连忙眨眨眼睛,硬是挤出了两滴可怜的眼泪:“小希啊,我和妈妈听说陆陆这孩子今天手术,我们特别担心他的病情,所以一起过来看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