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5章:继承者篇,被虐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299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对,我就是崔贤真,是恨不得杀了的人,也是当年害母亲自杀的罪魁祸首。可是陆希,即使知道真相,又能把我怎么样?”崔贤真扳着陆希的头,指尖轻轻地在她的脸上滑动,滑着滑着,又是几巴

    掌狠狠地扇在陆希的脸上,“现在我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又能奈我如何?”“崔贤真,当年到底对我妈妈做了什么?”陆希是在被迷晕之后被人绑架到这不知名的荒郊野外,刚刚醒来脑子本来就不够清醒,现在又被崔贤真按着连扇了好几个大耳光,疼得她不仅脸肿了,头也晕了

    ,但是她还是执着地想要一个答案,想要一个结果。

    当年母亲的死,是陆希心里的一个结,她知道母亲自杀肯定跟崔贤真有关系,但是那个时候她不过十岁多一点,就算心里清楚,也没有能力为母亲做一些什么。

    后来她有能力去查找当年母亲自杀的原因了,但是该有的线索都让崔贤真抹掉了,只要崔贤真不承认,谁也拿崔贤真没有办法。如今机会就摆在眼前,陆希再也不会错过。

    “想知道那该死的老妈是怎么死的,那我就告诉,让死个明白。”崔贤真揪着陆希的头发往外拽,把陆希角落里拽到废地的中间,“咱娘俩找一个宽敞的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

    娘俩?

    也只有崔贤真这种女人才能舔着脸说出娘俩这词。

    陆希的脸火辣辣地疼,头皮疼得像是要被扯掉了一般,但是这些疼比起心里的恨都算不得什么,她再忍一忍,很快崔贤真就能把真相说出来,她就能拿到崔贤真杀人的证据了。“那天天下着大雪,很冷很冷,我怀着孩子去找她,让她离开陆启明成全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她非但不同情我,还骂我是小三,骂我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种。”忆起往事,崔贤真眼神里的恨意满得像是

    要溢出来了。她觉得当年她是弱者是受害者,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她出现,也不会搞得别人家破人亡。

    “难道不是?”明明知道这样说会激怒崔贤真,陆希还是说了,崔贤真那个女人明明就是小三,难道还不准人说?陆希觉得她的妈妈做得一点都没错,唯一做错的就是后来被崔贤真逼得自杀。“是啊,我就是小三,我就是一个为了钱还谋财害命的小三,但是那又怎样?”崔贤真伸手狠狠拽住陆希的头发,再用力狠狠一扯,硬生生从陆希的头上拽下一小缕头发,看到陆希头皮出血,崔贤真有种变

    态的快感,“即便我是小三,又有什么关系呢?母亲早在十几年前就自杀了,现在还好好活着的人是我,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说三道四,死人只有闭嘴。”

    “就是因为她骂了是小三,所以就对她下毒手?”头很疼很疼,疼得陆希快要失去知觉了,但是她狠狠咬着牙,让自己再忍一忍,不拿到崔贤真杀人的证据,绝对不罢休。“她骂我是小三,骂我的儿子是野种,我当然要让她付出代价,但是这样还不足以让她去死。她真正该死的原因,是她挡住了我嫁入豪门的道路。只有她活着一日,陆启明就不可能娶我进门,所以只有让她

    去死,她死了,我就是真正的陆太太了。”说着说着,崔贤真忽然笑了,笑得非常夸张。

    崔贤真的笑声,就像一声声的夺命魔咒一般,声声敲入陆希的耳里。就是因为她的母亲挂着陆太太这个身份阻碍了崔贤真嫁入豪门的道路,所以崔贤真一定要将母亲除去。

    但是崔贤真这个恶毒坏的了女人究竟用的什么方法让母亲自杀?

    目前,崔贤真还没有说出,陆希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熬到能够听到答案的时候。

    崔贤真又说:“陆希啊陆希,说起来可比的母亲坚强多了。这些年也没少受苦,但是就硬撑了下来,竟然还让熬出了头,遇到秦家的二公子为撑腰。”

    疼痛让陆希的意志力越来越弱,她担心自己下一秒就有可能闭上眼睛失去意识:“崔贤真,告诉我,当年到底是用什么方法逼得我母亲去自杀给让路。”

    “急什么?”崔贤真就是不说,陆希再着急也没有办法,“陆希啊,当年我都给下药了,也安排人去睡了,但是怎么就运气那么好,竟然能逃过一劫。”

    “承认当年给我下药了?”确实,陆希是庆幸自己运气好。如果现在她还不知道那晚的男人就是秦胤戬,那么估计她这一辈子都会活在无尽的痛苦与折磨当中。“我不得不夸,比起的母亲,要坚强很多。”难得在崔贤真的眼神里还看到一丝对陆希的欣赏,“当年在不知情那个玷污清白的那个男人是秦胤戬的情况下,醒过来没有像的母亲一样吵着闹着

    要寻死。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那次之后竟然怀孕了,在不知道孩子是谁的的情况下还能强大到坚持把孩子生下来。”

    “陆希啊陆希,说句实话,当年看到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咬牙坚持挺过来,一度让我非常佩服了,也让我起了仁慈之心,不要再与为敌。比起那个软弱无能的母亲,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呢。”

    从崔贤真的眼神里看到欣赏二字,陆希只觉得从背脊都升起了一股凉意,因为她预感到接下来,崔贤真要说的话应该是她难以接受或者是不能接受的。

    崔贤真蹲在陆希的身边,拍拍陆希的脸颊,一字一字慢慢道来:“我让人把母亲给睡了,再拍了一些视频做纪念,母亲就受不了,没过半个月吧,她就自杀了。”“崔贤真,真不是人!”陆希一直想不明白崔贤真究竟对母亲用了什么招,才让母亲自杀,今天听到了,陆希的心里如同一把把的刀在割一样难爱,恨不得立即把崔贤真碎尸万段,但是她被绑着,什么都做不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