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8章:继承者篇,因有这样的父母而羞愧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37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盛华

    不理会陆启明是怎样一幅要吃人的表情,陆希转身向秦胤戬走去,只听得身后的陆启明说:“陆希,从今以后,不再是我陆启明的女儿,我跟再无半点关系。”

    陆希回头,唇角扬起一抹笑容:“陆先生,好走,不送。”

    难道他以为她还想和他这样无情无义的人扯上关系不成?

    陆启明:“……”

    “我就是我,不管认不认我,我都还是陆希,这个名字是我的母亲给我取的,我会一直用着。”说完,陆希再次转身,步伐坚定,未有丝毫犹豫,这样的父亲,她不屑要。

    秦胤戬一直在旁边等她,看到她来,伸手握住她的手,用力握了握,陆希对他笑笑:“别担心我,我没事的。”

    秦胤戬:“走吧,回家。”

    陆希点头:“回家。”

    从今以后,有这个男人的地方就是她的家,那些不爱她的人,不在乎她的人,她不会再花半分心思去应付。

    ……

    陆希这里求情无用,陆启明带着陆秋林去了监狱,见到了被关押多日的崔贤真。

    看到崔贤真瘦了又苍老了,陆启明心疼得不得了:“孩子他妈,这些日子过得很苦吧。不过不要太担心,法院还没有开庭,只要审判结果没有出来,一切都还有可能。”

    还有可能?

    如果只是陆希提交的那些证据,根本判不了她多少年,但是现在她的敌人并不是陆希,而是陆希身后的秦胤戬。只要有秦胤戬在,没有人再能动得了陆希,也没有人能够改变审判结果。

    这些,崔贤真的心里都非常清楚的。

    崔贤真没有应话,陆启明急了:“孩子他妈,有什么就对我说,不要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这让我的心里很没底。”

    崔贤真仿佛听不到陆启明的话,她的目光定定地瞅在陆启明身后的陆启林身上,伸了伸手想抱抱他,但是他们隔着一扇透明的玻璃,她能看到她的儿子,却触碰不到。

    陆启明破产之后,她早已经是一无所有,她不再害怕还能够失去什么,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仅仅十三岁的儿子陆秋林:“秋林,我的儿啊,要是妈妈不在了,今后谁照顾啊。”

    陆秋林看着崔贤真,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是没有说出口,他背过身去抹掉了眼角的那滴泪水,再转身回来时,表情冷漠了许多:“崔贤真,我不是的儿子。”

    “秋林,知不知道在说什么?”听到这句话,崔贤真都懵了。

    这些年她把这个宝贝儿子捧在手心里疼着,就算家里很苦,但是吃的用的,她给他的从来都是最好的,没有想到她才关进来几天,他就不认她这个母亲了。

    “我说我不是的儿子……”陆秋林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是他用力咬了咬牙,把不该有的情绪强行压下,“崔贤真,知道么,如果可以选择,我就算去做乞丐的儿子,也不会投胎做的儿子。”

    “秋林,在胡说什么?“陆启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陆秋林吼道,”她是的亲生母亲,是她最疼爱最在乎的人,看看对她说的什么混账话。”

    “她是我的母亲?看看她哪里有一点做母亲的样子。”陆秋林笑了笑,笑得流出了眼泪,却又倔强地抹掉。

    “她那么爱,说这样的混账话,知道有多伤她的心么?”陆启明恨不得扇陆秋林两巴掌,但是这个又是他唯一的儿子,手都扬起来了,但是还是无法拍下去。

    陆秋林又说:“所以知道被最亲近的人伤害会伤心会难过对么?”

    陆启明:“妈她是人,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她当然会伤心会难过。”陆秋林又笑了笑:“陆启明,那伤害姐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是的女儿?当年在她怀孕的时候,都能够狠心让崔贤真把她赶出家门,后来还骂她的孩子是野种,伤害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

    她也会伤心会难过。”陆秋林的话,像是一把利刀,直接而凶猛地插进了陆启明的心脏,他无颜辩驳,是因为陆秋林的话说得太对了,但是他又不甘承认自己的错误:“混账,难道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们母子二人。

    ”“今天可以为了我们母子伤害的亲生女儿,难不齐改日又遇到喜欢的女人,也可以为了她而伤害我们母子。我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和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叫呢。””陆秋林年纪虽小,但是每个问题

    都说得特别透彻。

    这个儿子,是陆启明这些年唯一的希望,这些年他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他的身上,然而换来的却是如此不堪的结果,气得他一口老血有胸腔里涌动,差点就一口喷了出来。

    他指着陆秋林,想骂却半天没有骂出一个字。收拾了陆启明,陆秋林转头看向崔贤真:“崔贤真,当年做小三抢了人家的老公,那还只是道德有问题。然而,并不知足,还设计害人死亡。对我姐下药,害她独自带着陆陆痛苦了那么多年。现在,

    还绑架她,企图再制造一出当年的戏码。”“秋林,我的儿子,说的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做过的,别听风就是雨。”这些年,做任何事情崔贤真都没有让陆秋林知道,她一直以为他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然而好像是她疏忽

    大意了。“都到这种时候了,还不知道悔改,的心比蛇蝎还要恶毒,毫无人性。”陆秋林仰着头,再一次把掉到眼角的眼泪给逼了回去,“敢做不敢当,就是典型的小人。有们这样的父母,是我这一辈子的耻辱

    。” 听到陆秋林这番血淋淋的控诉,崔贤真的力气像是瞬间被抽干了,这是她辛辛苦苦养了十三年的儿子,在她作最坏的打算时,她首先想到的是他,然而他却说有她这样的母亲是这一辈子的耻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