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6章:继承者篇,实战演习出了情况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9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陆希,最好把的小心思收好,不然我不会放过。”身侧传来秦胤戬冷冷的警告声,陆希不满地瞅他一眼,“跟扯证结婚还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始凶我,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得下去啊。”

    秦胤戬:“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陆希:“以为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我想什么都能知道。”

    秦胤戬:“小可爱那个名字是我小时个他们给我取的,没事逗小时候的我开心开心,跟现在我的没有关系。”

    陆希得意地笑笑:“那这么说来咱们秦总小时候也是一个小可爱,不像现这么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冷冰冰?”秦胤戬眉头一挑,一抹邪笑勾上唇角,“昨晚还说我差点烫坏了,今天就怪我冷,女人果真是善变的。”

    陆希:“不要脸。”

    这个男人,这种事情也能拿来玩笑。

    秦胤戬:“我看昨晚喜欢我烫得紧。”

    陆希:“闭嘴!好好开的车,再胡说,我不理了。”

    有些事情,尤其是夫妻间的那点事情,两个人心里有数就好了呀,为什么非要说出来?他不要脸,她还要呢。

    秦胤戬:“好,不说了。”

    他加快车速往江北军区赶去。

    ……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们才到江北军区,到的时候,军区外已经严密防守,处处都有岗亭检查过往车辆,想要靠近军区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别说进去了。

    秦越和简然的车子堵在外面,秦乐然和烈的车子亦然,就连秦小宝的车子都进不去,秦胤戬和陆希赶到时,他们全都被拦在军区外几公里之外,秦小宝打电话给战念北亦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爸,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一家人都在,但是秦胤戬问的还是家里的主心骨秦越,只要有他的父亲在,不管遇到再大的事情,其它家人都不会太慌乱,大家都相信他能把事情处理好。

    “暂时未知。”秦越把目光投向秦小宝,“之前小舅舅在电话里怎么跟说的?”

    “他就说战离末出事了。说完就挂了电话,没有多说一个字。”秦小宝抹了抹眼泪,“要是战离末有个三长两短,战念北要怎么办啊?战家就战离末这么一个独子。”

    “这个时候别说这么丧气的话。”秦越拍了拍秦小宝的肩头,“们先到一边休息,我打一通电话给小舅舅。”

    秦小宝摇头:“我不。”

    秦越蹙了蹙眉,简然赶紧上前相劝:“小宝,干着急也没有什么用,不如先到一旁静一静,让哥先弄清楚是什么情况,之后我们才能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

    秦乐然和陆希也赶紧上前,双双扶着秦小宝:“小姑姑,听妈妈的吧,我们先摸清情况再说。”

    秦越这边也打通了战念北的电话,电话那边很吵,战念北就说了一句没有什么大事就把电话给挂了。

    秦越挂了电话,再度看向秦小宝等人:“战离末没事,大家先回去。”

    秦小宝:“没有见到他,我不放心。”

    秦越:“那告诉我,能如何?”

    秦小宝:“我……”

    是啊,她能干嘛。

    平时以为自己很厉害,连堂堂江北军区的首长都在她的掌控之中,然而当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她才晓得自己什么都不行,什么忙都帮不了他们父子二人。

    秦小宝望了望军区的方向,算了,回去吧。

    现在,回去安静地等消息,说不定就是帮了战念北父子二人的大忙了吧。

    秦越又说:“阿戬留下,其它人先行回去。”

    众人离开之后,秦越再次拨通了战念北的电话,没有多久便有人前来迎接他们进入军区。

    战念北正在军区临时医疗所,所里有几名军医正在忙碌着,秦越和秦胤戬上前询问了情况,知道是战离末受了伤,此时军医正在抢救,带血的纱布一堆一堆地被人拿出来。

    秦越担心道:“小舅舅……”

    战念北松了一口气,说:“没事了。”

    秦胤戬问:“舅爷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战念北说:“军区搞实战演习出了意外,飞鹰队几名队员受了伤,其中包括战离末。”

    秦胤戬没有再问下去,看情况这次事件挺严重,只是那小子平时脑子和身手都灵活得很,怎么就受了伤了?

    “哎哟,们能不能轻点,下手这么狠,没断的腿都要让们给弄断了。”房间里,传来战离末的痛叫声,声音挺有力度的,看来这小子伤得还不是很重。

    秦胤戬说:“舅爷爷,我去看看他。”

    战念北点头:“去吧。”

    秦胤戬去看战离末之后,秦越淡淡地问了一句:“真的只是实战演习出了事故?”

    战念北说:“先前我也以为有别的事情,立即让人封锁军区,也查了现场,确实是实战演习的意外事故,并没有其它事情发生。”

    秦越又问:“还要不要把战离末留在军区?”

    战念北说:“要不要留在军区是那小子自己的选择。慕之,孩子们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抱负,再也不是当初那的小孩子,什么事情都听长辈的。”

    在教育孩子这方面,战念北向来采取的手段就是放养,从来不替战离末做任何的人生决定。

    秦越说:“小宝刚刚几乎崩溃了。她没有吵着闹着要孩子,但是我看得出来她其实是很担心战离末的,要是战离末真有个什么差池,她怕是会疯掉的。”

    战念北叹息一声:“好早前她就后悔把战离末送来军区了,但是后面的路是战离末自己选择的,她和我都不能再替战离末做任何决定。”

    秦越说:“既然如此,那就放手让他去闯,让他自己闯出一番事业来,毕竟他是战家的血脉。江北军区由战家掌管了几十年了,不可能在他这一代转交到别的人手里。”

    权势这个东西,向来都是让人眼馋的。

    如若一直没有触碰到这个东西,可能也只是妄想一下而已,当真正触碰到这个东西之后,不管心胸有多大,恐怕都不愿意再把权势交出去,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的后人有能力接手。战离末目前就是战家唯一的希望,希望他能够肩负起属于他的重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