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2章:继承者篇,拥抱的姿势都是护着她和孩子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62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火辣辣的吻被硬生生掐断,季柔觉得心里一空,反应过来之时,秦胤泽已经离她有好几步远的距离了,她拉起被子盖住已经衣衫凌乱的自己:“秦胤泽,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停下来了?”

    “先睡,我回房去洗个澡。”秦胤泽转身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她,“季柔,我警告,以后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非得要好看。”

    季柔扁扁嘴,可怜兮兮道:“所以突然停下来,是在惩罚我?”

    当然不是惩罚她,她可能不知道要强行停下,对他来说有多残忍,但是因为害怕伤害到她和她腹中的孩子,他必须停下。

    为了不让这个女人以后再随意点火,秦胤泽冷着一张脸问她:“觉得做得对不对?”

    “我……我只是看忍得辛苦,想要帮帮嘛。”在看到他慢慢沉下的脸色时,季柔越说越小声,“秦胤泽,不要生我的气了嘛。不喜欢,以后我不送这样的礼物就是了。”

    其实,秦胤泽没有接收她送的礼物,她的内心还是很高兴的,哪怕只是一个假人,但是因为有了她,她都不愿意再碰,这样的好男人别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也碰不到啊。

    要她如何不高兴呢。

    秦胤泽又道:“知道错了?”

    季柔连连点头:“嗯,我知道了。以后一定不乱送礼物给。”

    秦胤泽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知道错了就快些睡觉。”

    “那呢?还要走?不陪我和宝宝睡么?”季柔好可怜地看着他,她怀孕以后还没有一个人单独睡过呢,没有他在身边估计睡不着,“我都道歉了,还要生我的气么?”

    “我让睡觉。”秦胤泽转身走了出去,再待下去他怕控制不住自己,这个女人都不知道她扮可怜的模样有多吸引人,正是因为她不知道,所以才更可怕。

    看着关上的门,季柔心里隐约有些难过,看来她送的礼物是真惹秦胤泽生气了,今晚他不会理会她了吧。

    她抚着圆滚滚的肚子,轻声说道:“宝宝,妈妈惹爸爸生气了,爸爸不理妈妈了,说妈妈要怎么办呢?”

    “嗯,说妈妈要听爸爸的话早点睡觉。明天起床跟爸爸道歉,休息了一晚上,爸爸再大的气也消了,所以妈妈不要担心是么?”

    “好的,妈妈听宝宝的,宝宝说什么就是什么。”

    季柔在不太安稳的情绪下睡着的,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火热的身体躺在了她的旁边,紧接着她被男人搂进怀里抱着,他一只手轻轻贴在她圆滚滚的肚子上,用保护的姿势护着他们母子二人。

    季柔醒了,但是她却没让他知道,只是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让人知道她此刻有多么幸福。

    ……

    荒岛生活前两天一切顺利,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出现。谁知道第二天夜里狂风大作,眼看就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而战离末和庄莫莫等四人在树上搭的一个窝,头顶除了树枝再无其他遮蔽物。

    “队长,咱们怎么办啊?”贾壮生从被窝里爬出来,大声嚷嚷,“我们男孩子淋淋雨倒是无所谓,但是莫莫和乔乔两个女孩子怎么办?快想办法呀。”

    庄莫莫也从被窝里爬了出来:“这个时候分什么男女,这雨谁也不知道会下到什么时候,要是淋久了,谁也撑不住,咱们连感冒药都没有,感冒不起。”

    就在庄莫莫说话的时候,战离末已经下了树,他利落地穿上军靴,严肃道:“们三个赶紧抱上被子跟我走。”

    吩咐大家的同时,战离末已经点亮一个大的火把为大火照明:“今天下午我们捕鱼时我发现岩石那边有个山洞,大家跟我去那边避雨。”

    贾壮生说:“哪里有山洞?我怎么没有注意到?”

    战离末说:“罗嗦什么,都给我快点,再晚谁都走不了。”

    风大,战离末的吼声一比显得很小,大伙听得不是很清楚,他手上的火把也被吹得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就在战离末担心火把被吹灭时,庄莫莫已经下树,拿起今天下午准备的树皮桶罩在火把上:“乔乔,小贾,快点。”

    胡乔乔和贾壮生也都下了树,四人手里各自抱着一床被子,看起来狼狈至极,但是他们谁都没有顾不得此时是什么形象,找到一个不能淋雨的暂时住所最重要的。

    天黑风大,每走一步都是困难,但是战离末毫无犹豫便站在了最前方:“我走前,庄莫莫拉着我,胡乔乔拉着庄莫莫,贾壮生拉着胡乔乔,谁也不准放开谁的手,四个人一起走。”

    四人没有犹豫,都听战离末的吩咐,大家紧紧拽着,免得被风吹散了。

    战离末凭着下午的记忆带着大家往他所说的那个山洞走去,但是没有走多久,走在四人最后的贾壮生尖叫一声,突然就松开了拉着胡乔乔的手,战离末立即停下脚步问道:“小贾,怎么了?”

    小贾战战兢兢道:“刚刚好像有个软绵绵的东西咬了我一口,也不知道是什么。”

    荒岛上最害怕的是毒蛇,如果被毒蛇咬到,有可能小命难保,战离末一刻也没有耽误,赶紧把火把交给庄莫莫,他蹲在贾壮生的身前:“哪里咬了,我看看。”

    贾壮生说:“就是脚踝那里。战公子,不会是毒蛇吧,我不会死掉吧。”

    战离末撩起贾壮生的裤脚,看了又看,根本没有在贾壮生的脚踝处发现伤口,他明白了,不是贾壮生被蛇咬了,贾壮生是吓着了,战离末明白了,但是并没有拆穿,他说:“没事,有我在,死不了。”

    贾壮生说:“战公子,没骗我吧。”

    “要是的命有事,我把我的命赔。”对贾壮生说完,战离末又对前方的庄莫莫说,“男人婆,火把拿着,在前面带路,我断后。”虽然不满战离末的称呼,但是庄莫莫也没有多说,接过火把便带着大伙往前走,她只想着快点带着大家到家安全地带,根本就没有想过带路可能会遇到的危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