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继承者篇,喜欢就大胆承认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7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

    一听到庄莫莫三个字,战离末就炸毛了:“我说秦胤戬,从小到大就跟我做对,从来就不顺着我的心思来一次,是诚心的吧。”

    秦胤戬笑道:“好,以后我不在面前再提庄莫莫三个字,这下可好了?”

    战离末:“不提放心里不行啊,为什么一定要说给我听?”

    秦胤戬那个腹黑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他的心之所以会这么乱,完全是因为庄莫莫那个女人。

    秦胤戬又道:“好,等着,很快就有美女过来陪。”

    ……

    没有过多久,战离末的病房里果然出现了一位美女。

    这位是真的美女,至少一眼看去就能给人很惊艳的感觉。

    多看美女两眼之后,战离末就有了刚刚那群女人到底是哪里来的丑八怪的想法。

    以前在他眼里可圈可点的美女,如今都成了丑八怪,可以想象出来,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位美女是怎样一个级别的美女。

    看到她的时候,战离末的小心脏噗通噗通地跳了几下,跳得他气血上升,脸也跟着红了。

    在美女面前,第一次有了不知所措的窘迫感:“美女,请坐!”

    美女笑笑:“这是我买给的花,喜欢么?”

    战离末点头:“喜欢,把花放床头柜吧。”

    美女把花放下,再到床边的椅子上坐着:“战公子,好!”

    战离末伸出手,想跟人家握握手,但是觉得自己的手太脏,刚刚伸出去,又赶紧收回来在棉被上擦了两下:“美女,好!我们以前没有见过吧,请问我该怎么称呼呢。”

    美女笑笑,有一笑倾国之姿:“战公子可真是会开玩笑,以前我们见过不止一次啊,怎么会没有见过呢。”

    “我们以前见过?不可能!”战离末想也没有多想,立即就否定了,“美女美到这个级别的,我看一眼绝对不会再忘记,以前我肯定没有见过。”

    美女努努嘴,模样很是娇俏可爱:“看来我还是不够漂亮,不然不可能让战公子记不住我呀。”

    战离末又想了想,还是想不起自己以前见过这位美女:“不可能。我能肯定我以前没有见过,不然不可能一点点的印象都没有。”

    “好吧,我们确实没有见过,刚刚我是在考验战公子呢。”美女无意间撩了一下头发,这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动作,可是看在战离末的眼睛里那又是一番别样的美景。

    庄莫莫那个女人是短发,很短的那种寸头,甚至还没有战离末的头发长。如果庄莫莫也留这么一头柔顺秀丽的长发,再配上她娇小脸蛋儿,应该也是很漂亮的。

    无意之中,战离末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庄莫莫的模样,倔强但是还是很可爱的……

    不!

    战离末用力摇头,想要把庄莫莫赶出了脑海,但是很可惜,他再一次失败了:“完蛋了!我真的完蛋了!美到这个级别的女人摆在我的眼前,我竟然还会想到那个男人婆。”美女听了战离末的话,轻轻柔柔地开口:“其实爱情这个东西,真没有道理可言的,并不是看着美的女人就能让心动,也并不是看着并不是那么美的女人就不会让心动。对一个人心动啊,还有许多其它

    因素,比如性格等等。和一个美女在一起,可能会觉得浑身不自在,那么美女再美对于来说又有何意义?”

    战离末没有反驳,美女又说:“当和真正喜欢的那个人在一起时,会觉得很舒服很自在,即使她可能不是想象的那么美丽,但是跟她在一起舒服啊,那么她漂亮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

    战离末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老子不是喜欢她。”

    美女笑道:“好,我们都知道不是喜欢她,是她的模样总会不由自主地跑到的脑海里,让看到其它美女都觉得不顺眼了。”

    战离末不满道:“秦胤戬那个腹黑什么时候这么爱说话了,把什么都告诉。到底是什么人?”

    美女说:“秦总可是什么都没有告诉我,是我自己从的表现看到的。”

    战离末很想拿镜子照照:“我就表现得那么明显?”

    美女点头:“再明显不过了?”

    停顿了许久,战离末又说:“可是我不想喜欢她。”美女还是没有说别的:“嗯,我能理解。因为一直认为应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甚至没有做好结婚的打算,突然有那么一个女孩无意中走进的心里,是有些难以接受。或许这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

    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战离末问:“什么原因?”他还不信这个女人就跟他聊几句话就晓得他内心的真实想法。美女又说:“可能更重要的那个原因是的父母。从小到大看到的母亲被的母亲吃得死死的,无论的母亲怎么胡闹,的父亲都由着她闹。害怕将来娶了庄莫莫,她也会像的母亲对父亲那

    样把管得死死的。内心害怕,所以不敢承认这份感情。”

    战离末看着眼前的美女,这个女人竟然把他的心理分析得如此透彻,突然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美女,会读心术不成?”

    美女笑笑:“什么读心术啊,就是从小对心理学比较有兴趣,于是长大了就干的这一行。”

    在战离末的记忆里,以前确实没有见过这个美女,偏偏这位美女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想想都觉得背脊发凉:“美女,就给我一个痛快,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人?”

    美女说:“我是什么人,重要么?”

    战离末:“当然重要。”

    美女又说:“我姓萧。”

    “肖?”战离末想了想,没有想到他认识的姓萧人家当中有如此漂亮的女儿,“确定没有骗我?”“骗?我能有什么好处?”美女起身,笑容依旧,“战公子,喜欢一个人就大胆承认吧,别因为的父母影响到。看到的父亲被的母亲吃得死死的,可是否知道,这说不定就是父亲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他爱他的妻子,所以他愿意宠着她,哪怕是把她宠上天也无所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