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1章:继承者篇,心里有他所以担心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62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战离末掏心掏肺地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了口,想着多多少少能松一口气了,然而庄莫莫却是头也不回地走掉了,离开前留下了一番话。“战公子,因为以前的女朋友对都是百依百顺,事事顺着,温柔体贴、小鸟依人、想要什么样类型的就有什么样的,可能就是少了我这种看起来不男不女的,做事总是跟对着干的女人,看到我

    骨子里比其它女孩多出的几分野性,于是身体里流淌着的男性征服欲望在作怪,让以为对我有意思,其实根本没有。等过些日子冷静下来,就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冲动了。”

    庄莫莫说话的声音不再是往日那种微带男人嗓音的粗声粗气,而有着女性特有的温柔,温温柔柔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滴水都在敲打着战离末热情澎湃的小心脏。

    说完,她冲他笑了笑,再补充道:“战公子,冲动是魔鬼啊。这话不是对某个人说的,而是对我们每一个人说的。希望牢牢记住,不要再犯糊涂了。部队再见!”

    战离末听到庄莫莫的话都快傻了,确实,他承认,他对庄莫莫感兴趣很有可能是因为庄莫莫的与众不同。

    但是庄莫莫不知道的是,就是她这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深深吸引着他,让他无法自拔。

    许久之后,战离末才意识到,自己人生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正儿八经的表白,竟然被拒绝了。

    是的!

    他被庄莫莫那个男人婆给拒绝了。

    战离末觉得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该死的!凭什么呀!庄莫莫那个男人婆凭什么拒绝如此优秀的本少爷?”

    战离末吼着问,但是却没有人给他答案,连他自己都给不了。

    只是,外面的雨还在继续下,庄莫莫身上就穿着一件浴袍而已,她能走到哪里去?

    战离末赶紧拿出手机给庄莫莫打电话,然而对方已经关了机,气得他把手机砸了出去:“该死的男人婆,这风大雨大的到处乱跑,是不是嫌弃活得太久了,想找死!”

    因为担心庄莫莫,战离末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翻身爬了起来,拖着行动不便的腿准备出门去找找庄莫莫,然而病房门一打开,他便看到庄莫莫就坐在他门口的椅子上。

    看到他出来,庄莫莫也很惊讶,抬头看着他的时候,眼神里有晶莹的亮光闪过,但是因为担心过头的战离末并没有发现。

    他心中的担心很快被愤怒取代,他认为她被这个男人婆给戏弄了:“庄莫莫,他妈这是在跟我玩哪一出?”

    庄莫莫眼神里的光亮一点点退去,她依然轻轻地笑了笑:“玩?战公子觉得自己跟我在玩?”

    战离末:“我……”

    庄莫莫这话,战离末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可是他一时半会又没有发现究竟是哪里不对劲,想说什么却结结巴巴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能说出口。

    “战公子,身上还有伤,回去歇着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雨停了,我就回去了。”庄莫莫又说,语气轻飘飘的,听得战离末心里极其不舒服,凭什么他这么在意,这个男人婆却能如此云淡风轻呢?

    是的,凭什么如此优的他让一个不男不女的男为婆给欺负了呢?

    骨子里的骄傲让战离末咽不下这口气,或许也不是骨子里的骄傲,他只不过遵从内心的想法,单纯地想要留住庄莫莫,想要把她禁锢在他的身边,让他想她的时候能够看到她。

    他更想抱抱她……

    于是,在庄莫莫毫无防备之时,战离末突然弯腰,一把将她拦腰抱起,他的速度之快,快得庄莫莫没能阻止,也快得让他自己都不相信,庄莫莫便已经被他牢牢抱在怀里。

    庄莫莫反应过来之时,便是极力挣扎:“战离末,干什么?放开我!”然而她刚动两下,便听到战离末夹杂着痛意的声音说道:“庄莫莫,听着,我全身上下都是伤,动一下就让我的伤口撕裂一处。如若想的战友再也无法回到部队,再也无法上战场,那么尽管挣扎

    ,让他全身的伤都撕裂再也好不起来。”

    战离末伤得有多重,恐怕没有人比亲眼见到他受伤的庄莫莫更清楚了。如今每每想到那天的情形,想到那天战离末也差点死在暴徒的枪林雨弹下,庄莫莫还是心悸不已。

    她害怕!

    身为一名军人,本应该把恐怕压在所有的情绪之下,可是那一刻,她真的害怕了,她甚至不敢去想战离末要是也牺牲了会怎样。

    “我不挣扎,那放我下来。”庄莫莫妥协了,试着好好跟他说话,希望他可以放开她。

    然而,战离末不但没有放开她,反而抱着她拖着受伤的腿往房间里走。

    “战离末……”因为知道他身上的伤有多严重,如今又抱着她这么一个“重物”,庄莫莫不但不敢挣扎,甚至紧张得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战离末,放我下来,我自己回房间行不行?”“不行!”战离末果断给了她两个字的拒绝,他伤得再重,但是抱一个女人的力气还是有的,只不过让他意料不到的是,庄莫莫这个女人看着结实,但是抱在怀里的重量并不重,尤其是她刚刚洗过澡,身上

    还有淡淡的淋浴乳的香味,若有若无地飘进他的鼻息之间,让他心猿意马。

    该死的!该死的!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他这样。

    “我答应,我不会再走了,放我下来,我自己走……”他的伤那么重,要是因为抱她而撕裂伤口,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可是战离末像没有听到一样,抱着她迈着不太稳的步伐坚定地走回了房间。

    病房里,就是那张病床最适合放一个人,战离末几乎没有思考,便把庄莫莫放到了他的病床上。

    庄莫莫抓住机会,一个翻滚就想逃开,然而战离末的速度比她更快,他长臂一伸便将她抓了回来。

    紧接着,他翻身上床,将庄莫莫牢牢抱在怀里。庄莫莫急得想打他,却又听到他低低沉沉地说道:“打吧,反正我受了伤打不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