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6章:继承者篇,臭小子,等着瞧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60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师道成圣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请叫我鬼差大人

    “小战,平时打牌么?”庄妈妈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但是眼神却一刻没有离开战离末,就看这小子会不会实话实说。

    在未来老丈人和丈母娘面前,战离末不敢放肆,只能老老实实回答:“会打,但是很少打。也就奉年过节陪家里的长辈们打几把,赢点压岁钱过年。”

    庄妈妈笑嘻嘻道:“这么说来从来没有输过?”

    战离末说:“其实都是长辈们让着我,他们就是想输点零花钱给我花花。”

    “原来如此。”如此甚好,从来没有输过的家伙,一旦输了,更容易看出他的真面目,庄妈妈给牌桌上的庄爸爸和庄引娣递了一个眼神,再度看向战离末,“小战,那我们开始吧。”

    “好。”被问了一番话之后,战离末大概猜到庄家二老齐齐上阵准备的考验是什么,他估计他们这轮考他的牌品。

    醉酒之后他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但是自己的牌品他可是清楚得很,不管怎么输都能谈笑风生。

    但,庄家二老想考验的真的是这个么?

    战离末不清楚,只能硬着头皮跟他们打,见机行事。

    战离末平时很少打牌,并不擅长,刚开始笨手笨脚的,不过好在他聪明,几把牌下来已经掌握了不少精髓。

    庄家父母对他客客气气,一边打牌一边问他一些关于工作生活的小问题,牌桌上气氛还算融洽。

    唯有庄引娣对战离末非常不满,因为她知道战离末装醉,但是因为没有证据,拿战离末没法,只能用恶狠狠的眼神警告战离末。

    尤其当她看到庄莫莫一脸的娇羞,还有那一看就是被人吻肿的嘴唇,庄引娣就更生气了,那眼神恨不得把战离末活活吞了。

    要是早晓得这小子还会借着装醉占了庄莫莫的便宜,她一定不让他进庄莫莫的房间。

    他们庄家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年的小白菜,好不容易养大就被这个姓战的给拱了。

    真的好生气哦,但是又没有办法,不,不是没有办法,她已经想到办法收拾这小子了:“战公子,我看不像不太会打牌的人啊。”

    “嗯,还是二姐引导的好,刚刚学到不少。”确实他不是不会,只是不感兴趣,只要他用心,短时间就能打得很好。

    “小子该不会装不会,趁我们放松警惕好赢我们吧。”这小子这张嘴太会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只会说,不会做,将来要是把庄莫莫那个傻丫头交到他的手里,他会不会突然就翻脸不认人了。

    她得给爸妈一点暗示,好好整整这小子,别让他太容易得到他们家的宝贝。

    “九万。”战离末把牌放到桌上,“二姐,到摸牌了。”

    “九万,我胡了。”庄爸爸接到庄引娣的暗示,瞬间知道该怎么做了,他笑嘻嘻地捡过战离末打出来的九万,再把身边的牌倒下,“我胡夹九万,小战承让了。”

    战离末一眼看过去,看到庄爸爸手中的牌缺将,根本还没有听牌,哪里能胡牌。

    按理说,点炮被诈胡,一定要拆穿,但是战离末却犹豫了。

    万一,庄爸爸是看错牌诈胡,他拆穿就是不给长辈面子,也可能会让长辈扫兴。

    万一,庄爸爸明知道自己没有听牌,故意诈胡,目的就是试探他遇到不公平的事情敢不敢站出来。

    如果是这种情况,他看出来了却不拆穿,很有可能会让长辈觉得他遇事不敢说话,不能把女儿交给他。

    在这个节骨眼上,一旦选错,就很有可能影响自己在庄爸爸心中的印象,那么他今后跟庄莫莫交往的过程中就会受到很大影响。

    战离末悄悄打量桌上其它三人,没有在牌桌上的三人脸上读到任何信息,便不知道如何选择。

    他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一旁帮着他们斟茶倒水的庄莫莫,谁知道庄莫莫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再一次,战离末有了将庄莫莫这个女人丢出去喂狗的冲动,在他和他家人面前,家人永远排在他之前,和他们比起来,他真是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了,战离末只好自行作出决定,他指指庄爸爸的牌:“叔叔,还没有听牌,这牌胡不了。”

    “没听牌?”庄爸爸惊呼一声,看起来仿佛事先并不知道自己诈胡,“唉呀,我年纪大眼睛花了,看错了看错了,该我赔三家。”

    战离末注视着庄爸爸,他看起来不像是诈胡,被拆穿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目光中透露出一些对年轻人的欣赏。

    从庄爸爸的言行举此来看,他好像挺赞成他做法,看来庄爸爸喜欢的是诚实的人。

    有了方向,战离末打起牌来便得心应手很多。

    谁料一圈下来,新的问题又来了,同样是诈胡,但是这次操作的人是庄妈妈,有过上次的经验之后,战离末没用多余的时间考虑,非常直接揭露:“阿姨,这牌还没有听牌。”

    “没听牌?怎么会没听牌?”庄妈妈看着自己的牌,往牌桌中间一推,“哎呀,手气这么差,这牌还怎么打得下去。”

    这是输了牌发脾气了?

    都说牌口即人品,这话战离末是相信的,但是庄妈妈是庄莫莫的母亲,也是他未来的丈母娘,她还能把她怎样?

    也不是不能怎样,他很快有了新办法:“阿姨,这手气是一会儿一会儿的,再打几把说不准运气就好了。千万别着急。”

    “谁知道接下来我会不会赢?”庄妈妈还是不开心,但是也没再发脾气。

    庄引娣“切”了一声,继续摆冷脸给战离末看,臭小子,咱们走着瞧。

    接下来的牌局悄悄发生了变化,连着两局都是战离末都是一炮点三家,并且三家都是大胡。

    赢了钱,庄妈妈就开心了:“哎呀,小战啊,怎么不好好打,这牌一打就点我们三家,再这样打下去,可得输惨了。”

    战离末淡然道:“阿姨,打片这种事情是有输有赢,输了也没有什么。”先不说,战离末根本就不稀罕输的这点钱,其次他认为既然选择打牌,那就要输得起。更何况今天他陪的未来的家人,更要有大将之风,才能将老婆娶回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