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8章:继承者篇,温柔攻势难招架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54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你是什么神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修真万年归来

    战离末非常坚定自己的立场,说不让庄莫莫做饭就不让,但是他的立场在庄莫莫也坚定自己的立场后瞬间土崩瓦解。

    现在的情况是庄莫莫在研究菜谱,战离末心不甘情不愿地在厨房洗菜,边洗边唠叨:“庄莫莫,不会做饭就不要做了,咱们去外面吃或者叫外卖多省事啊,为什么非得这么折磨自己?”

    “我高兴!”庄莫莫回给战离末这么一句话,又埋头钻研手中的菜谱。

    她平时看母亲和二姐做菜似乎挺简单的,到自己做菜时比上战场杀敌还要困难千万倍。

    “高兴!”她高兴,凭什么让他陪着她遭罪,难道就因为他是她男朋友?

    以前他就担心找到一个像秦小宝那样蛮不讲理的女朋友,没有想到庄莫莫这个女人比秦小宝更过分。

    动不动就使用暴力不说,现在还用这种可怕的方法折磨他。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奔溃的。

    战离末用力洗着手中的菜,把手中的菜想成是庄莫莫,现实中被她欺负,他就在幻想中狠狠捏死她。

    “战离末,糖醋排骨好像不怎么好做,不如咱们换一道简单一点的菜试试。”研究菜谱的庄莫莫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听得战离末冒冷汗,“想换做什么菜?满汉全席?”

    一道糖醋排骨都做不好,还想做别的,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如此自不量力了。

    “我还真想试试,不过满汉全席太麻烦了,光是需要的食材估计都没有办法准备齐全,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新手,现在就不想了,以后有机会再考虑吧。”庄莫莫淡淡地应道。

    “庄莫莫,还知道自己不行?”他还以为她完全忘记自己在做饭做菜这方面究竟有几斤几两重了。

    “我当然知道啊。”庄莫莫又问,“的菜洗好了么?”

    “好了。”每样菜都过了一遍水,至于干净不干净,战离末就完全不知道了。

    “那把土豆切成丝。”庄莫莫又说。

    “把土豆切成丝?庄莫莫,是疯了?”他从小到大,菜都没有洗过,现在让他把土豆切成丝,还不如让他拿把刀切自己。

    “不把土豆切成丝,那要怎么炒土豆丝?”庄莫莫又是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

    “庄莫莫,是要做菜,不是我要做菜,为什么这些难做的事情要让我做?”战离末不满地嚷嚷。

    庄莫莫从菜谱中抬头向战离末看来,看到他气急败坏的模样,她就知道他是真生气了,但是现在她有制服他的法宝,于是她只需要扬起一个甜美的笑容朝他轻轻一笑:“因为是我的男朋友啊!”

    果然,庄莫莫这句话一出口,战离末的脸色是用看得见的速度在好转,她又笑了笑:“战离末,我知道是天底下最好的男朋友,要是帮帮我,以后我就给发一个最佳男朋友的奖项。”

    “谁稀罕颁奖了。”话是这样说,战离末还是搬出菜板,拿出菜刀,比划着怎么把土豆切成丝,“庄莫莫,好歹也算一个女人,教教我这个土豆应该怎么切成丝。”

    “战离末,这么简单的事情能难得到?”说实话,庄莫莫也不知道要怎么把土豆切成丝,但是不能跟战离末直说,用这种激将法最好。

    战离末这个男人骄傲自大得很,只要他用心去做,一定能做好。

    “本少爷……”算了,还是不要说自己根本不会,就算在庄莫莫的眼里他确定不会,但是他亲口承认总是不好的。

    就在战离末认真研究怎样把土豆切成丝的时候,庄莫莫突然凑了过来,她挤到他的身边,抱着他的胳膊:“战离末,平时我还没有觉得有多帅气,今天看认真洗菜切菜的样子真的是帅呆了。”

    “本少爷就没有不帅的时候。”这种夸奖的话,别人对战离末说,他是能免疫的,但是庄莫莫对战离末说,战离末完全没有免疫力,他更加卖力切菜,恨不得把自己做菜的潜力都逼出来。

    “当然,最帅了!”庄莫莫把脸紧贴在他的手臂上,用力蹭了又蹭,“那继续把土豆切成丝,我再研究研究糖醋排骨要怎么做才能好吃。”

    “庄莫莫,这张小嘴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庄莫莫的变化太大,战离末也不是没有察觉,他没有说,并不是不想拆穿她,而是这种温柔的攻势对所有男人都是有效的。

    “我一直这样啊。”当然,庄莫莫是没有这个自觉的,都是二姐庄引娣手把手教的。

    刚开始她还挺排斥这样的自己,但是发现这种方法对付战离末比武力更有效之后,庄莫莫就用上瘾了。

    用二姐的话说,男人这种生物生来是征服世界的,他们有好的体力,有好的智力,有许许多多方面都比女性优秀,在很多方面女性是比不过男性的,所以女性想要征服男性,那就必须用一点非常手段了。

    以前,庄莫莫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武力解决不了的,她要征服战离末,那么就加强训练,在比赛场上赢了他,让他对她心服口服。

    但是自从好好听二姐的话之后,她才发现原来温柔攻势对于男人来说才是最致命的。“是不是二姐又教什么坏点子了?”其实不用问,战离末就知道庄莫莫的转变一定是受庄引娣的指使,但是他还是想从庄莫莫的嘴里知道答案。他需要知道到底是庄莫莫想这样温柔待他,还是只是庄引

    娣让她这样待他。

    虽然结果是一样,但是两者之间是有最本质的区别的。

    庄莫莫:“只要告诉我,喜欢不喜欢就行了。”

    战离末:“我在问话。”

    庄莫莫:“先回答我。”

    战离末:“喜欢,但是……”庄莫莫打断他:“喜欢就好了,哪有什么但是。我告诉啊,方法是二姐教我的,但是也是因为喜欢我这样待,我才会这样待啊。我愿意在面前变温柔一些,愿意让看到我温柔的一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