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1章:青梅竹马篇,又被他踹下床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768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简介:

    池央央一不小心把杭靳那个大魔王给睡了。

    次日,男人霸道又狂妄地说道:“既然睡了,就嫁给我吧,我保证把宠上天。”

    受到威胁的她,别无选择,当天就跟他去领了证。

    婚后第一天晚上,她就被那个暴躁狂妄的男人一脚踢下床。

    她怒瞪着他,他却连眼睛都没睁,毫无歉意地说道:“抱歉!我以前没和女人睡过,还不习惯!”

    池央央气得咬了咬牙,说好的把她宠上天呢??

    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大魔王还有另一个惊人的身份!】

    ……

    正文:

    猩红的鲜血,碎得已经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尸体……遍布整间屋子。

    “不、不、不……”

    眼前看到的一切,让池央央几乎崩溃,她呐喊着摇头往后退。

    突然,屁股被人用力踹了一脚,她从什么地方摔下掉在地上,痛得她哀嚎了一声,瞬间醒了。

    她摸摸摔痛的屁股,爬起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睡在床上的男人。

    该死的!

    这个男人又把她踢下床了。

    他们登记结婚才三天,睡在一张床上才三个晚上,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踹她下床,而且好巧不巧,每一次都是她在做恶梦时。

    第一晚上,他踹她下床时,竟然毫无歉意地说:“抱歉!我以前没和女人睡过,还不习惯。”

    这是感到抱歉应该有的态度么??

    池央央狠狠瞪着床上睡姿非常霸道嚣张的男人,恨不得跳上床去狠狠踩烂他的脸,再说句:“抱歉!我也不是故意的。”

    “池央央,快点上来。”男人紧闭着眼睛,很没有耐心地吼了一声。

    池央央不想理他,一点都不想理他。

    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霸道,最嚣张,最无理,最不要脸,最卑鄙,最无耻的男人……没有之一。

    当时,她一定是脑袋进水生锈了,才会受他的蛊惑,答应嫁给他……现在她后悔了,还来得及么?

    “我让上来,没听到?”男人的声音又凶又恶,像是要吃人的野兽。

    不,不是像要吃人的野兽。

    这个男人本来就是野兽好嘛。

    他动不动就咬她,她脖子上被他咬的伤,至今仍没散掉,害她上班都不敢穿低领衣服。

    “在挑战的我耐心?”男人的语气更糟糕了,简直就是一头猛兽吃人前发出的最后警告。

    虽然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池央央还是乖乖往床边挪去。

    毕竟,这个男人的脾气不是一般大,并且还经常发疯。

    他发起疯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从小到大她没少受欺负,她还是少惹他为妙。

    池央央扭扭捏捏来到床边,刚刚碰到床,便被男人一把拽进怀里紧紧抱住,他像揉玩偶一样揉捏了她两下:“乖,听话的孩子有糖吃。”

    “吃妹啊!”池央央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两口,咬死他算了。

    “很不高兴?”他的语调,永远都是那么霸道嚣张,跟他这个人一样,从来不懂得收敛。

    “没有。您老人家在这里,我怎么会不高兴。”池央央胆小地缩了缩头。

    “那的牙磨得咕咕响是想吃肉?”终于,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直视着她。

    他的眼神,如一头刚刚睡醒的猎豹一样慵懒,也危险十足。

    池央央害怕他看清楚她内心的想法,不敢与他对视,赶紧别开头。

    哪知道刚有动作,男人忽然伸手捏住她的脸,将她强行掰回来,狂傲道:“池央央,既然嫁给我了,那就乖乖做我的女人,别东想西想,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哪敢乱想。”她胆小地摸了摸脖子。

    看吧看吧,睡在同一张床上还被威胁。

    她答应嫁给他,不是脑子进水了,又是什么?

    池央央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做尽了丧天害理的事情,把全世界的人都得罪光了,这辈子她就是来还债的,才会掉进了杭靳给她挖的这个火坑。

    杭靳是谁?

    说起他,简直是她人生的一部血泪史。

    池央央刚从娘胎生出来,就认识这个臭名召著、无恶不作、人见人怕,鬼见鬼躲的杭家四少。

    从小,她就没少受这个霸道男人的欺负。他让她往东,她绝对不敢往西。

    偏偏,这个魔鬼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线了,消失了三年再回来,在她最狼狈不堪的时候,向她发出结婚的邀请。

    那天,他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一样俯视着她:“池央央,想不想继续活下去?”

    “想啊。怎么可能不想。”她糊里糊涂把他睡了,他肯定恨不得杀了她。

    可是还没有找到杀害父母的凶手,还没有将杀人凶手绳之以法,她绝对不能死。

    “那就嫁给我,我保证以后把宠上天。”他是这样说的,但那语气那态度嚣张得跟天王老子似的,摆明就是她嫁也得嫁,不嫁还是得嫁。

    当时,池央央别无选择,脑袋发热一短路,就跑去民政局跟他把结婚证领了。

    “池央央,想饿死我么?”身后,餐厅里传来男人极其不友善的声音。

    “饿死太便宜了,真想毒死!”池央央心里不满,但是还是赶紧盛了两碗粥。

    刚想端出去,她又停下来,拿起勺子把准备给他的那碗粥里放了两大勺子盐,再搅拌均匀。

    “哼,毒不死,咸死!”她得意地想着,粉嫩的唇角不由自主地上扬。

    “在瞎高兴什么?”杭靳看着这个笑得像个傻瓜一样的女人,挑了挑剑眉。

    他就没有见过这么蠢的人,做了坏事还如此得意,生怕别人不知道还是怎么的?

    真不知道这么蠢的女人是靠什么当上法医的?

    难道做法医的只需要胸大,不需要动脑么?

    “因为看见四少您,我心情好。”嗯,池央央发现自己为了讨好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没底线了,这么恶心的话都能说得出口。

    “哼!”杭靳冷眼瞧着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她别以为他不知道,她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排斥着他。

    晚上,他不过就是抱着她睡,她都是一幅好像他要吃掉她的恐惧模样。

    操!真想把她丢进动物园里和猛兽关几天,让她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吃人不吐骨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