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2章:青梅竹马篇,求丧偶!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5012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池央央将加了盐的那碗粥放到杭靳面前,又将点心一一摆上,再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四少,可以吃了。”

    “我吃那一碗,这碗吃。”杭靳还不想被她毒死。

    “四少,两碗一样的,哪碗不是吃……”池央央好想扑过去咬这个男人两口,再踹他两脚,不就是吃个早餐,就乖乖吃,那么多事干什么?

    可是她不敢!

    她的胆很小,小到不敢惹这位大爷。

    小时候的经历历历在目,她又不傻,干嘛惹他。

    “本少爷高兴。”他又是这么一句欠扁的答案。

    是啊,有钱也买不到他大爷的高兴!

    这个嚣张但又精明的王八蛋!

    总有一天,她要毒死他,再将他分尸给煮了吃。

    池央央吃着咸得难以下咽的粥,心里在流泪。

    她这不是典型的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呜呜呜……

    她真的后悔嫁给这个男人了,可以离婚么?

    不能离婚的话,丧偶也是可以的!

    求老天开眼,打一道雷劈死眼前这个嚣张霸道又不要脸的男人吧。

    阿门!

    ……

    “笨女人,再去给我盛一碗粥。”杭靳看着池央央这个笨女人吃得都快流眼泪了,还在一口接一口吃,恨不得一脚把她从窗户上踹出去。

    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从小笨到大笨女人了?

    小时候就笨得让人忍不住欺负,长大去国外留学回来还是一点长进没有。

    “哦……”池央央应了一声,像个哀怨的小媳妇一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她一走,杭靳立即拿起她的勺子喝她碗里的粥,即使真的咸的难以下咽,他还是吃了几大勺,为她减轻负担。

    这个笨女人,心肠真歹毒,想陷害他,活该咸死她!

    “四少,的粥来了。”池央央双手将粥递上,毕恭毕敬的态度活像伺候大老爷。

    “嗯。”杭靳接过粥就开吃,量这个蠢女人不敢再“下毒”。

    可是粥一入口,他才知道,他还真小看这个笨女人了。

    她今天是吃了熊心豹胆了,敢第二次在他的粥里加料。

    “四少,好吃么?”池央央扬着笑,明艳动人的小脸在杭靳的眼前晃了晃,样子看起来特别单蠢可爱。

    “蠢!”看到她高兴,杭靳性感的唇角微勾,无声笑了。

    他不过吃一碗她加了特殊调料的粥,也能让她如此高兴?

    这个女人的脑袋里长的都是草吧!

    ……

    “池央央,我让给我找的衣服呢?”在浴室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池央央拿来衣服,杭靳干脆一丝不挂大摇大摆走出来

    他刚走出浴室就撞上拿衣服来的池央央,她立即拿衣服挡住眼前:“臭流氓!”

    “装什么装?又不是没看过。”杭靳拿了浴巾在她面前毫无顾虑地擦身上的水,“当年不知道是谁握着它问,靳哥哥,为什么有把,而我没有呢?”

    “杭靳,好汉不提当年事,最好闭嘴!”池央央气红了脸,好想拿双臭袜子堵住这个男人的嘴。

    有把没把这件事情,是池央央这辈子犯过的最难堪的一件糗事。

    这件事情发生在她三岁他六岁那一年。

    三岁的孩子应该还没有什么记忆,她早忘记了,偏偏这一幕被一个多事的人拍下来,留了“案底”。

    于是,关于有把没把这个事情在他们这个朋友圈子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如今,他们都是成年人了,聚会时还经常有人提起。

    无论池央央怎么努力,都无法摆脱这段“黑历史”。

    “怎么?做过的事情还不准人说了?”杭靳瞅他一眼,甩了甩湿淋淋的头发。

    水滴溅到池央央脸上,她悄悄握了握拳头。

    上天啊,跪求来道雷,劈死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男人吧!

    叮铃铃……

    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起。

    池央央把衣服扔给杭靳,转身拿起手机接听:“老师,是我。”

    杭靳不知道电话那端的人说了什么,只见池央央的脸色变得越来越严肃,最后说了一句:“我马上过去。”

    等她挂掉电话时,杭靳立即问道:“什么事?”

    “有案子。”丢下这么一个敷衍的答案,池央央转身去了更衣室,再出来时她已经换上整齐干净的工作制服。

    她出来时,杭靳也换好了衣服。

    因为他个子高,长得是人模人样,有着八块腹肌体型也是恰到好处,一套简单的米白色休闲服饰,被他穿起来也极有味道。

    当然,前提是他好好站着,别开口说话。

    他说:“我送。”

    池央央拒绝:“不用,我自己开车就好。”

    杭靳眉头一挑:“我有让选择?”

    池央央:“……”

    她怎么能够忘记这个霸道嚣张的男人就是一个独裁者。

    他的决定就是帝王圣旨,在他面前她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

    车上。

    “地址。”杭靳向来问话简短。

    “仓山区满家巷28号。”池央央也不多废话。

    一问一答之后,杭靳启动车子飞了出去,吓得池央央赶紧伸手抓住头顶的拉手。

    看到她的脸色不好看,杭靳说:“既然害怕,那就把工作辞了,老子又不是养不起。”

    “谁说我害怕了?”池央央侧头瞅他一眼,再说了,她怎么可能让他养她。

    现在她自己赚钱养自己,一天到晚还被他压迫得毫无人生自由,她要是不工作了,估计会被他天天吊打。

    想想那种不见天日的悲惨日子,池央央硬是吓得一个激灵。

    “不怕?”显然,他不太相信。

    “四少,请不要质疑我的工作能力。”身为一名法医,跟死者打交道在所难免,经过大半年的工作实践,她看到各种各样的尸体都能冷静面对。

    只是每每听到有命案时,池央央仍然忍不住会想,生命如此可贵,那些凶手与被害者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杀人才能解气。

    就在池央央想得有些入神时,车子忽然急刹车,让她极速向前扑去又被安全带拉了回来。“杭靳,疯了么?”池央央拍拍惊魂未定的胸口,这个该死的男人又发什么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