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5章:青梅竹马篇,一起长大的小伙伴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0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杭靳煮煎蛋面没把煎蛋面煮成反而把厨房烧掉了,家里一时半会儿没法再做饭,池央央又不愿意吃外卖,杭靳便开车带她来到一家名为【吃得开】的农家乐菜馆。

    【吃得开】位于江北东郊,是当地非常有名的农家菜馆。之所以有名,是因为饭店里用的所有食材都是绿色健康食品。

    蔬菜是老板自家种的,不打农药,绝对绿色健康。猪牛羊肉也是从老板家牧场拖出来现宰的,没吃饲料都是吃草长大的牲口,肉质鲜美口感特别好。

    【吃得开】刚开始的时候一直亏本做的,后来吃过的人都说好,好口碑慢慢传开了,知道的人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好。

    杭靳的车子刚停稳,一名年轻帅气的男人便急急忙忙迎了上来:“哟,四哥,是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

    “车里那个妖风。”杭靳下车大步往里走,“把们家最好吃的菜给整几道。”

    走了几步,杭靳才发现车子里的池央央没有跟上,又退回到车子旁:“池央央,是不是要本少爷抱下车?”

    池央央无奈道:“四少爷,您老人家把车门锁了,我开不了门,怎么下车?”

    杭靳剑眉一挑:“车门锁了下不了车,也不说?”

    池央央内心在呐喊:“大爷,我不是正在说呐!”

    杭靳:“本少爷一定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为了吃一餐饭半夜开车载跑几十公里。”

    嘴上对池央央不满极了,杭靳的动作却没有迟疑,帮池央央打开车门时,还很“绅士”地伸手帮她挡在头顶,生怕这么傻的她撞到车门上。

    杭靳这个细微的动作池央央是没有注意到或许也是习惯成自然了,但是一旁农家乐的老板可看得清楚,不过这种事他见多了也没什么好提的。

    “亲爱的小央央,好久不见,我都想死了。”男子上前,想跟池央央来个拥抱,杭靳手一伸就把池央央拉到了自己身后护着,“这是那只咸猪手能抱的?”

    “志扬哥,好久不见!”池央央被杭靳拽着,尴尬地笑了笑,“志扬哥,眼看和飞扬姐的婚期越来越近了,我想到都觉得好开心,真的恭喜们啊。”

    “谢谢谢谢!”叶志扬笑着道了谢,领着杭靳和池央央进了雅间,又道,“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双扬的婚期都订下来了,们靳央组合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听到叶志扬的话,池央央瞬间呆住了。

    从小到大杭靳变着法子欺负她,把她欺负得要多惨有多惨,池央央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朋友圈所有人还觉得他们会在一起呢?

    她又没有受虐倾向,怎么可能嫁给杭靳这个霸道又可恶的家伙。

    想到杭靳欺负自己的悠久历史,池央央赶紧摇头否认:“志扬哥,瞎说什么呢,我和靳哥哥怎么可能在一起。”

    因为不小心把杭靳睡了,他要让她对他负责,她没办法只好跟他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但是跟杭靳登记结婚只是她保命的应对之策,等过些日子杭靳把这个游戏玩腻了自然会提出离婚,到时候她就解脱了。

    池央央天真地以为杭靳跟她领证,不就是换个方法欺负她,等他把结婚这个游戏玩腻了,她就解放啦。

    嗯,一定是这样!

    池央央这个女人当着他的面否认他们之间的关系,杭靳脸色一沉把手机往桌上重重一扔:“叶志扬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滚去厨房去给我弄两道菜!”

    大家都是在一个家属大院长大的,凭什么池央央看到叶志扬就一口一声志扬哥叫的亲热无比,看到他杭靳不是直呼其名就是一声声让人膈应的四少或大爷。

    想到这些,杭靳恨不得把池央央一口吃了。

    看到杭靳要吃人的样子,池央央不自觉地往旁边挪去,试图拉开与他的距离,然而她刚刚行动,便被杭靳一道冷厉的眼神看过来:“池央央,再敢往旁边挪一下试试。”

    池央央不敢,所以赶紧抱着杯子喝水压压惊。

    这个男人动不动就发火,动不动就凶她,真的,好想拿解剖尸体的手术刀割掉他的舌头,让他永远都开不了口说话。

    杭靳:“池央央,有什么不满说出来,别在心里嘀咕。”

    池央央心虚地缩缩脖子:“我哪敢对大爷不满啊。”

    杭靳不满地瞅着池央央:“不敢?我看胆子肥得都敢上天了。”

    池央央:“……”

    杭靳又说:“把今天的案子说来听听。”

    池央央:“保密!”

    杭靳伸手捏她的脸,用力捏了捏:“叫说就说,哪来那么多废话?”

    池央央:“我担心我说了,一会儿吃不下饭。”

    杭靳脚一抬,在桌子下踹了池央央一脚:“老子什么事情没见过?”

    池央央瞪他:“踢什么踢?”

    杭靳:“快说。”这个男人太霸道,要是不说,他又得胡闹,想了想,池央央正要开口,叶志扬端着一盘猪头肉推门而入:“四哥,央央,这可是今晚刚从我家农场拖来宰的猪,这猪头肉是

    新鲜的卤味,们尝尝。”

    杭靳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池央央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唇角悄悄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志扬哥,能把们宰猪的刀拿过来给我看看么?”

    杭靳不是想听案情嘛,那她就编一个案子给他听听。

    叶志扬不明白状况:“小丫头,我让们吃猪头肉,要看宰猪用的刀,我真是服了了。”

    池央央认真道:“快去拿给我看看。”他们这群狐朋狗友都比池央央年龄稍大,还因为有杭靳这层关系,大家从小都习惯宠着她,她想干什么,大家都争前恐后替她办,叶志扬二话没说出去就把宰猪刀拿来了

    。池央央接过杀猪刀看了又看,还拿出手机拍照,一系列工作做完,她看向杭靳,认真道:“我们今天的案子主角是一具无头女尸,经过法医解剖得知,女死者的头是在生前被人活生生砍下来的。女尸脖子上的伤口,跟这种杀猪刀的刀痕类似,估计凶手就是用的这种作案工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