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6章:青梅竹马篇,只知道欺负她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02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北宋大丈夫最强无敌熊孩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当鬼帝

    杭靳脸色一黑,把刚吃到嘴里的猪头肉一口吐出:“池央央,故意不让人好好吃饭是不是?”

    他吃饭的时候,她说什么无头女尸,故意倒他胃口。

    演戏就要演全套,不然让杭靳知道她在整他,她就完蛋了。池央央拿出手机,随意按了几个数字,假装给刑警队长赵自谦打电话:“赵队,叫手下的人找找今天案发现场有没有杀猪刀,看看附近有没有屠夫居住或屠宰场。如果

    我没有估错的话,今天我们一直找不到的致命凶器很有可能是杀猪刀。”

    “嗯嗯嗯……”池央央点点头,又说,“找到了送到法医科那边,我们明天上班再核实。”

    看到池央央挂了电话,叶志扬立即对她竖起大拇指:“央央,看不出小丫头工作起来挺专业的啊。”

    池央央抿唇微笑……

    杭靳一看又不高兴了:“姓叶的,把肉类都给我撤下去,今晚吃素。”

    他们这群人谁都知道杭靳这位爷脾气火爆惹不得,叶志扬乖乖应道:“是,我们的四少爷!”

    池央央立即护住肉盘子:“可我就想吃肉。”

    杭靳瞪着她:“池央央,不和老子唱反调会死吗?”

    池央央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手,喃喃道:“就说听了会害怕,还死承认!现在又怪我!”

    面上委屈,可池央央心里却乐开了花。

    想到他杭大魔头也有害怕的一天,她就忍不住想笑,然而笑容还没笑开,又被杭靳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她急忙憋住笑:“是大爷,都听的。”

    杭靳又是一脚踹过去:“池央央,信不信老子一脚把踹回妈肚子里去?”

    提到母亲,池央央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原本红润的脸色以看得见的速度变白,最后白得像一张没有生命的白纸。

    时间仿佛回到了两年前八月八号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鲜血以及拼凑不齐的尸块布满了整间屋子。

    就在父母常去度假的郊外农庄,凶手用最残忍的方式让父母永远离开了这个温暖的世界,永远离开了她和姐姐一家人……

    至今,离那一天都快两年时间了,她还是没有找到一丝丝关于杀害父母凶手的线索。

    两年了,父母惨死两年了,她这个做女儿的什么都没为他们做。杭靳意识自己提到不该提的人,但是向来霸道的他又不知道如何温柔劝她,于是还是用他惯用的粗鲁方式,再次抬脚踹了池央央一脚:“池央央,老子只是随便说说,又没

    有真的把怎么样。别摆出一幅死了老公的可怜样,不然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老子欺负。”

    难道不是他在欺负她?

    内心再多的悲伤,也会因为杭靳这个男人的霸道而暂时搁到一边,池央央气得咬了咬牙:“我就是死了老公了。”

    杭靳剑眉一挑:“操!”

    池央央不服输道:“那天晚上到底是谁操的谁?”

    那天晚上她喝醉了,醉得不省人事,也不知道是怎么把杭靳睡了的。

    事后听杭靳这个王八蛋的口供,是她强行扑到他,扒光了他的衣服,用最残暴的方式把他给强行睡了。

    池央央至今仍然不明白,杭靳这个大魔头个头比她高很多,力气也比她大很多,难道她强迫他的时候,他不知道反抗?

    事实的真相如何,现在没有证据,池央央还不得而知。

    她猜想那些口供很有可能是杭靳这个大魔头编造的,目的就是把她娶回家合理合法地欺负。

    池央央觉得自己工作之余应该去了解一下关于家暴的法律,要是杭靳这个大魔头再敢凶她,她就拿出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把他送进监牢去关个几年,看他怎么嚣张。

    见池央央生着闷气,杭靳脾气越是暴躁:“池央央,他……”

    “四哥,央央,们两个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被他们二人忽略许久的叶志扬一脸八卦,恨不得马上把这件事情告诉朋友圈所有人。

    杭靳从来都没想隐藏自己对池央央的想法:“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能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池央央打死也不愿意承认她跟杭靳发生了点别的关系:“我和靳哥哥永远都不可能有什么。”

    可满脸八卦的叶志扬不相信啊:“四哥,央央,我求们了,们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第三个人知道们的事。”

    池央央迫切地想要掩藏她和杭靳之间那点事情,心里着急,说话来不及过大脑:“就算天下的男人都死了,我也不可能和靳哥哥有什么。”

    话,刚刚说完,池央央感觉到杭靳明显上升的怒气。

    糟糕,这个男人向来自以为是,以为天底下所有人都围着他转,她这么说不是明摆着不给他面子。一直以来被杭靳欺负的池央央自有一套在杭靳面前的生存法则:“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就算天底下女人都死光了,靳哥哥也不可能跟我发生点什么。不是我说,我们所

    有人都知道的啊,他从小到大看我就不顺眼,嫌我笨……不是他嫌弃我笨,我本来就笨,笨得无可救药了。”

    杭靳没吭声,就是脸色越来越难看。

    糟糕!

    这样说也不对!

    池央央急得挠挠头,可还是想不到讨好他的说辞,只知道自己惹事了,接下来几天肯定没好日子过了。

    呜呜呜……

    她真的好可怜啊!

    又不是嫌活的太久了,干嘛没事不好好管管自己的脾气,算计谁不好偏要惹杭靳这位大爷!

    “四哥,我这就给换素菜。”叶志扬想帮池央央啊,也不是他想帮,如果这个时候他不帮池央央解围,过后杭靳也会找他算账。

    可,杭靳今天似乎不吃这一套,长腿一抬放到了桌面上,似笑非笑道:“叶志扬,还想不想准时办婚礼?”

    “想!当然想!”叶志扬赶紧认怂,“四哥,央央,们慢慢聊,我不打扰们了。”

    杭靳冷冷一笑:“妈的,有些人就是欠收拾!”

    言外之意,不跟他们动真格的,个个都想跑到他头上拉屎拉尿了。他杭靳是让这些人随意欺负的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