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7章:青梅竹马篇,委屈的小媳妇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74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北宋大丈夫最强无敌熊孩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当鬼帝

    “那个,我……”叶志扬逃了,现场就剩下池央央一人应付杭靳这王八蛋大爷,为了接下来几天少受欺负,她努力想要找个话题,然而一开口就紧张得把舌头咬了。

    “池央央,他妈就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猴子吧。”这个笨女人,怎么可以笨成这样,说话还能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

    杭靳长臂一伸,一手捏住了池央央的脸:“把嘴给我张开,舌头伸出来。”

    池央央本能要躲,又听得杭靳火大地吼道:“池央央,再躲试试看。看我不把丢到鱼池里去喂鱼。”

    池央央委屈极了,但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讲,无辜又可怜地眨巴着她那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盯着杭靳,希望杭大爷能高抬贵手饶她一次。

    以她多年受虐的经验来看,每当杭靳无故发神经的时候,能别惹他就尽量不惹他。

    她乖乖张嘴,杭靳突然凑近,吓得她一缩,脸色都白了……

    果然,她一抬头,看到的又是杭靳铁青的脸色。

    这人,本来就吓人,还不准她害怕,真是没有天理了。

    难得,杭靳难得没有继续为难她,他放开她:“吃饭。”

    “喔……”

    池央央赶紧扒饭,饭桌上不敢再吭一个音节,直到吃完了,方才抬头,看到杭靳正定定地瞅着她,那模样简直恨不得把她活活吞了。

    池央央紧张得咽了一口唾液,不由自主地要往旁边挪去,然而就在杭靳的注视下硬生生停下了动作:“大爷,我吃饱了。”

    “池央央,的心被狗吃了么?”杭靳定定地盯着她,眼神深邃复杂。

    如果池央央这个女人对他只要用那么一点点的心,她就不会对他的心意毫无察觉,更不会当着一个外人的面说出那番话来。

    他无数次问自己,需要继续坚持下去?

    心中那个声音都会告诉他,必须坚持,她除了他一无所有,如果连他都放弃她了,她还能有什么?

    可这个女人从来都不曾想过走进他的内心,看看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明明在笑,可是池央央却觉得这个笑很瘆人,她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是找不到说辞,只能缩头做一只缩头乌龟。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一直都是杭靳这个大魔头在欺负她,然而被他这样盯着她就心虚了。

    看来,还是过去二十年被他欺负导致的后遗症。

    “饱了?”杭靳没好气地问道。

    “饱了。”池央央乖乖应道。

    “那还不走?”杭靳起身,看起来很是不耐烦。

    他确实也不耐烦,再跟这个女人单独在一起,迟早会把他活活气死。

    “可以走了?”他又没说走,她哪敢说啊。在他杭大爷面前,她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四哥,央央,听说们过来了。”一名年轻漂亮的长发女子突然推门而入,笑眯眯地看着杭靳和池央央。

    “飞扬姐。”池央央立即起身,给年轻女子一个漂亮的拥抱,“好久不见,真的好想啊。”

    “哼,想我也不来看我,谁知道丫头说是不是假话。”蓝飞扬点点池央央的鼻尖,又揉揉池央央的头,“这小丫头啊,这两年来真是越来越跟我们见外了。”“怎么会?在我的心里,永远都是我的好姐姐,我还准备做的伴娘呢,怎么可能跟见外。”池央央笑嘻嘻地说道,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妹妹见到知心大姐姐的那种活泼

    可爱劲。

    杭靳已经想不起来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池央央这样娇憨可爱的模样了,也不是想不起,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从池央央的父母遇害后,池央央就没有这样笑过了。

    她把所有的伤痛都藏在内心深处,独自一人承受那锥心般的疼痛,从来不对别人提起,倘若再任由她这样下去,保不其哪天她就把自己逼疯了。

    “还记得答应做我伴娘一事,我还以为忘记了呢。”蓝飞扬笑了笑,又看向杭靳,“四哥,这是要走了?”

    杭靳:“嗯。”

    简单的一个音节,分明就是从鼻孔里哼出来的。

    蓝飞扬知道杭靳不想应付她,又简单跟池央央交待了几句,便送他们出门了。

    目送他们车子离开,她回头便对上叶志扬八卦的眼神:“人都走远了,还望什么呢?”

    叶志扬一脸八卦:“四哥和央央两个人之间有事。”

    蓝飞扬白他一眼:“他们两个之间什么时候没事了?”

    叶志扬又道:“不是我们以为的那些事情,是另外有事情发生。他们可能在一起了。”

    蓝飞扬:“他们两个就算现在拿出结婚证摆在我面前,我也不觉得奇怪。”

    叶志扬瞪大眼睛:“老婆,说他们两个登记结婚了?不可能啊!如果他们结婚了,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再说了,以央央那态度,她会答应嫁给四哥才怪呢。”

    蓝飞扬又说:“央央那小丫头只是反应迟钝,迟早有一日她会明白四哥对她的用心。”

    叶志扬说:“万一她还没有明白之前就喜欢上了别人呢?”

    蓝飞扬又丢了一记白眼给叶志扬:“叶志扬,不是我说,平时看事情多动动脑子,觉得四哥护了二十年的小媳妇能让别的猪给拱走了?”

    叶志扬点头:“这倒也是。”

    杭大魔头认定的女人,哪能让别人给拐跑了。

    ……

    杭靳开着车飞奔在城市的道路上。

    因为夜间车辆少,一路上畅通无阻,他的车速快得就像一只离弦的箭,吓得池央央一直拉着头顶上的手把,一下也不敢松开。

    好不容易等到杭靳减慢车速,已经到家楼下的停车场。

    杭靳下车就走,也没有等她,她只得小跑着才能跟上他:“杭大爷,四少爷,今天晚上是我说错话了,大人大量,就不要跟我计较了。”

    杭靳还是不理她,过分得先进了电梯还不准她进电梯,他先上楼,把她一人丢在负一楼等电梯。

    “臭王八蛋!”池央央心里那个憋屈,但又不能明面上跟他对着干,于是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把今天晚上拍下的视频发朋友圈。

    发送之前,她特地屏蔽了杭大魔头。哼,她要让朋友圈所有人看看杭大魔头出糗的狼狈,看他以后还欺负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