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1章:青梅竹马篇,她就是不吃醋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1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简然!”

    杭靳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身体往椅子上一靠,探究的目光定定地看向正迈步而来的简然。

    简然的穿着打扮普通简单,身穿一条深蓝色休闲长裙,腰间系了一条腰带,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肢。

    大街上很多女性都这样穿,偏偏她就穿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杭靳不得不承认,即使这名名叫简然女子什么都还没有做,但是她身上这种淡然又自信的气质就足以秒杀许多跟她长相差不多的女性,让人不得不多看她几眼。

    但是还不足以让盛天集团的总裁对她如此上心。

    明明这样盯着人家女孩子看是极其不礼貌的,但是杭靳却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何不妥,还痞痞地向简然招招手:“美女,这边。”

    听到他的声音,简然抬目看过来,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就是我今天的相亲对象,池帅池先生么?”

    池帅这个名字是杭靳临时取的,之所以姓池,当然是受家里那个笨女人的影响。至于帅,是他对自己容貌的认识。

    杭靳突然觉得,以后他和池央央的儿子可以取这个名字。

    “正是。”杭靳示意简然坐下,略带侵略的目光还是盯在她的脸上,因此没有错过她微微蹙了下眉头的小表情,他猜想她可能是不满她的态度。

    “池先生,好啊!”在他对面坐下之后,她还是保持着礼貌客气的笑容,声音轻轻的,不太看得出她此时真实的想法。

    “美女,要喝点什么?”杭靳问。

    “一杯白开水。谢谢!”简然是对服务员说的。

    杭靳没有阻止她点白开水,待服务员把白开水送上,他便直言道:“简小姐,我把我家里情况给说说吧。”

    简然微笑着点头。杭靳接着说:“我家在江北房价最高的两个区有四五套房子,家里一人一辆百万级别以上的车。存款呢省着点花,够一家人花一辈子了。如果对我的条件还满意,我们可

    以交往看看。”

    杭靳自以为是地认为,一个长得像他这么帅气的男人出来相亲是非常难得的,这些条件应该足够引起女方的关注了。

    不能再往多了说,再说多了,可能对方就要不相信了。

    如果这个简然会因为他的财产而心动,那么他就可以让那位远在美国的秦大总裁不要对这样的女子再抱有想法了……“池先生,很抱歉!我觉得我们两人不太合适,今天就到这里吧,祝以后找到适合的伴侣。”简然脸上仍然带着礼貌客气的笑容,连眼神里都是浅浅笑意,让杭靳更加

    看不懂了这个女人在想些什么了。

    杭靳修长的手指下意识敲了敲桌面,目光打探着她的表情:“简小姐,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觉得我们两个人不般配么?”

    简然说:“因为太穷啊。”

    杭靳:“简小姐,我有钱就好了,有没有钱无所谓,以后我可以养。”

    简然勾唇轻笑:“池先生,可能误会了,我说的穷,是太穷。”

    杭靳:“看来简小姐胃口还挺大。”

    简然:“谢谢!”

    杭靳不傻,真爱钱还是假爱钱,他一眼就能看得出,张嘴想说句抱歉,但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再度看到咖啡厅门口走来两人,一人是蓝飞扬一人是池央央。

    几乎是出于本能,杭靳屁股一抬便挤到了简然身边坐着,长臂一扬便搭在了简然的肩上:“简小姐,有颜有身材,我呢有颜还有钱,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很适合的。”

    他都做得这么过分了,池央央那个笨女人看到肯定会吃醋的吧,然而杭靳等到的并不是池央央的吃醋,而是一杯白开水从他的头上淋下。

    再接着,他看到简然甩手走了,临走之前还丢下一句话:“恶心!”

    再后来,他似乎听到了笑声,是几乎要憋出内伤来的笑声。看那女人憋得脸儿绯红,就能知道她有多高兴看到他的笑话。

    他以为会吃醋的池央央现在正在看他的笑话。

    操!

    “池央央!”他吼道。“四哥,对不起!我真不是想看被人淋开水,就当我没有来过,我现在就走。”高兴归高兴,但是池央央心里清楚,看到杭靳出糗,其实并不是好事,杀人灭口的事情

    他都是做得出来的。

    “想说的就是这些?”杭靳脸色铁青,额头青筋凸起,看样子比刚刚被人淋开水还要生气。

    池央央顿了顿:“不然呢?”

    然后,杭靳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气得踢了一脚桌子,抬步走了。

    杭靳一走,池央央终于能开怀大笑,笑得都快忘记这里是安静的咖啡厅了:“飞扬姐,一定让我出来见,该不会就是让我出来看笑话的吧。”有女人胆敢淋杭靳,这事说出来估计都没有人相信,蓝飞扬今天是真见着了,但是却高兴不起来,原因就在池央央的身上:“央央,看到四哥跟别的女人相亲,心里没

    有一点不舒服么?”

    “不舒服?为什么?”杭靳有喜欢的女孩了,以后他肯定就没有心思再缠着她,这是她求了许多年才求来的好事啊。

    “央央,真一点不在乎?”蓝飞扬担心得赶紧拿手探了探池央央的额头,没发烧脑袋烧不坏啊,但是怎么看到自己的男人跟人家相亲还能开心成这样呢。“飞扬姐,别替我担心了。靳哥哥对我是什么样的,我心里清楚得很,我不会胡思乱想。”反正在池央央心里,她就是杭靳那个大魔头的玩具。一个从小被欺负到大的玩

    具,时刻都想着从他的身边逃离,又怎么会对他有别的想法。

    “央央,真的清楚?”打死蓝飞扬,她也不相信池央央心里清楚杭靳对她的感情,要是知道了,就算是铁石心肠也会软化的吧。“飞扬姐,今天找我出来,真的是让我来看靳哥哥的笑话啊?”池央央抬手看了下手表,“飞扬姐,今天上午我刚接了个重要的案子,现在忙得很。我就先回去了,等我忙

    完了再找好好聊聊。”池央央在忙工作时接到蓝飞扬的电话,她推辞不掉又看见面地点离局里不远,便跟江震请了半个小时的假,时间快到了,她得赶快回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