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4章:青梅竹马篇,离婚,下辈子都别想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593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看着杭靳那一脸嚣张得欠扁的模样,池央央气得咬牙:“杭靳,不让我好过,也别想好过。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吗,我明天就云告诉他,已经结婚了。王八蛋吃

    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我看怎么追她。”

    杭靳吹了声口哨:“呵……有本事就去。”

    去啊!

    他求之不得呢,就怕这丫头根本就没胆儿。

    “、给我等着!”要比气焰,在杭靳面前池央央永远都是输的那一边,嘴上这样说,但她还真没胆去做。

    硬的不行,只能又来软的。她努力吸了两口气平缓平缓情绪,又换上一幅讨好的嘴脸:“杭大爷,是不是我凑齐一千万,就可以当那件事情没发生?”

    池央央默默算了下父母留下的遗产,两套父母好几年前购置的房产,如今江北房价排全国第一,两套房子应该值不少钱。

    还有她那辆代步的车子,新买不久多少能值一点钱。以及她平时上班根本就用不着的一些首饰和名牌包包什么的加在一起,也能凑一笔。

    这样算下来,离杭靳开的一千万应该差不了多少。

    虽然这么做对不起父母,但是为了摆脱杭靳好好去查父母的死因,她只能这么办了。

    想到这写,池央央又在心里把杭靳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

    他杭靳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二世祖,要脸没脸,要能力没能力,光是有一身好看的皮囊,凭什么睡他一夜就要一千万啊?

    凭什么?

    凭什么?

    凭……就凭他一道眼神看过来,她连在内心骂他的勇气都没有了,在他的注视下只有结巴的份:“、看着我干什么?刚刚我问的话还没有回答呢。”

    杭靳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伸过来揉了揉池央央的头:“池央央,少在心里骂老子。”

    池央央紧张得推了推鼻梁上厚重的黑框眼镜:“我问是不是我凑齐一千万,咱们就能当那天晚上的事情没有发生?”

    这个女人,为了离开他,还真想凑齐一千万?

    他杭靳到底是哪里配不上她了?

    要说样貌,他肯定比她这个眼镜妹好看。

    要说智商,她就是十个池央央也比不上他一个杭靳。

    要说身世,他杭靳可是含着金钥匙与官钥匙出生的,能比不上她?

    不管比哪样,他都比池央央这个笨女人不知道优秀多少倍,池央央这个女人哪来的自信嫌弃他呀?

    杭靳冷冷地收回目光:“呵,先把钱凑齐了试试看。”

    小四眼儿,想和他离婚,下辈子都别想。

    ……

    杭靳并没有直接载池央央回家,到达目的时,池央央才发现:“又要干什么?”

    “池大小姐可以一天不食人间烟火,但本少爷这肚子会饿。”杭靳拍拍扁扁的肚子,“它都饿一天了。”昨晚接到工作一忙就忙到中午,忙完工作都没有时间洗个澡就忙着上演相亲大戏,相亲后本来有时间吃点东西,因但被她气得没了食欲,中午回家吃了一桶泡面睡了一下

    午。

    起来后急匆匆赶到她上班的地方去接她,不就是想等这个女人一起吃个晚餐,偏偏这个女人只知道惹他生气。

    “傻啊。饿了也不知道先吃。”

    “本少爷不是为了等……算了,说了这头笨猪也不会懂。”

    杭靳把车往停车场一拐,一个车停在两个车位中间,保安过来想说什么,但一对上这王八老子一样的眼神,硬是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当没看见。

    池央央小声道:“现在车位这么紧张,一辆车占两个车位,有没有一点社会公德心?”

    杭靳甩上车门,车钥匙往池央央包里一塞:“小四眼儿,维护世界社会公德心就靠了,本少爷没兴趣。”

    自己的女人都搞不定,正愁着呢,抓谁都想揍一顿,管它什么社会公德不公德。

    池央央:“……”

    看那人迈着两条笔直又骚气的大长腿往里走去。

    池央央摇头感叹,这人,真不知道他如果没有家世的庇护,到底能不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算了,这不是她能操心的。

    ……

    杭靳应该是提前订了位和餐,落座之后菜很快上了桌。

    池央央也不客气,拿着筷子就吃。

    杭靳夹了一夹牛肉塞到她的碗里:“多吃点,再瘦下去得成一竹竿了。本少爷可不想抱着的时候把手磕伤了。”

    池央央:“可以不抱。”

    杭靳:“池央央,老子真想……”

    叮铃铃——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杭靳,他看她立即放下碗筷找手机,又不满了:“半夜三更的,哪个野男人找?”

    池央央瞪他一眼,方才接了电话:“外公,我是央央。”

    杭靳:“……”

    谁他都敢惹,就是不敢惹这个老男人,谁让老头是池央央唯一的亲人了。

    池央央:“外公,您住院了?您别着急,我马上就过去陪。”

    池央央还没挂电话,杭靳已经拎起外套起身,因为他知道池央央不会再有胃口接着吃。

    倒是他,刚刚只顾着“照顾”池央央了,一口热汤都没喝着,又要开车送她去医院。

    ……

    夜晚的风,微凉。

    池央央便开了车窗,窗外的风吹进车里,让她慌乱的脑子清醒不少。

    看着路边的街景,朦胧中她好像又看到了过世的父母。她的父亲在政府部门做事,不大不小也算是一个官。母亲是一名法医,从毕业到过世,在法医部门干了整整十八年,替不少死者洗清了冤屈……但母亲被人残忍杀害这么长

    时间了,凶手仍逍遥法外。

    如今,池央央最怕就是去见外公。

    他老人家就母亲一个女儿,他身体硬朗的时候,唯一的女儿突然走了,这个打击对于他老人家来说是致命的。

    母亲过世之前,外公每天早上跟一群大爷大妈练太极从未缺席,看着根本不像将近七十岁的老人。

    母亲遇害之后外公一瞬间老了许多,身体大不如从前,动不动就生病住院。眼看老人家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池央央就想着一定要把杀害父母的凶手揪出来,一定要让外公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她将凶手绳之以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