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5章:青梅竹马篇,头顶绿得冒光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65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先下车,我去找个停车位,一会儿就来。”杭靳把车停在医院大门口,声音里有非常难见的温柔,但池央央根本没在意,下了车就往住院部逛奔而去。

    以前,她每周至少会去看外公两次,最近这段时间因为被杭靳缠上了,她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没去按探望老人家了,以至于老人家生病她都不得而知。

    池央央懊恼得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她就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了,难道过往的教训还不够么,还不知道好好珍惜。

    可怀揣着一肚子自责的池央央到达老人家的病房时,却在门口听到了老人家的笑声:“好好好,就听们年轻人的。”听起来状态不错,不像是生病。

    池央央推门进屋:“外公……”

    话还没有说完,她看到了陪在外公床边的江震:“老、老师,怎么在这里?”

    江震回头,看了一眼池央央,又不着痕迹的避开和池央央对视:“今晚给老爷子打电话,听说他生病了,我就过来看看。”

    “央央,来了。”池外公笑着招招手,“快过来,快过来让外公好好看看。”

    池央央满脸疑惑:“外公,们怎么认识?”

    池外公说:“当年江震出国留学前在母亲身边学习过两年,如今母亲不在了,但这份感情还在,他便过来看看我。”

    “哦。”池央央实在不知道江震跟自己的母亲还有这层关系,那么江震这些日子对她的照顾是不是因为母亲的关系?“央央,快坐下,外公有话要跟好好谈谈。”池外公拉着池央央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平时没有注意,现在仔细一看,我家小丫头真的是一个大丫头了。

    ”

    池央央拉起被子盖在池外公身上:“外公,您有话就说,央央听着呢。”

    池外公看看池央央,又把目光移到江震身上,来回打量了一会儿,方才说道:“还记得外公前些日子跟提起过的那个年轻才俊么?”

    “外公……”那事,池央央以为外公只是随便提提,过后就忘记了,没有想到他这会儿当着一个外人的面提起,让她有些尴尬。

    江震话不多,但心思灵活:“老爷子,们先聊着,我去打壶开水过来。”

    “好。”池外公目送江震离开,过了一会儿,他方才收回目光:“觉得江老师怎么样?要说实话,不许欺骗外公。”“江老师很好呀,年轻好看,有才又有修养,对人也礼貌客气,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资历比别人老就欺负人。”说起江震,池央央是真觉得他很优秀,尤其是跟杭靳那个嚣

    张得跟个王八蛋一样的二世祖比较的时候。

    池外公脸上一喜:“那这么说是同意了?”

    池央央一脸的懵逼:“外公,什么事情我同意了?”

    池外公说:“当然是同意和江震那小子交往啊。”池央央也是没有喝水,要是喝水肯定得呛死:“外公,您说什么呢?他是我在局里工作的前辈,我怎么可能对他有别的想法。您快别说这些话了,不然以后我怎么工作啊。

    ”

    池外公一把抓住池央央的手:“丫头,刚刚亲口说他优秀的,想否认。”“外公,难道优秀的男人我都得跟人家交往么?那样的话,天底下优秀男人那么多,我不得一天换几个男朋友啊。”池央央抱着老人家的手臂晃了晃,“外公,先不说我愿意

    不愿意,就是人家江老师,他也不会愿意啊。”

    “谁说他不愿意了,他刚刚就答应我了。”池外公一脸骄傲,仿佛在说小丫头想蒙我,门儿都没有。

    池央央惊讶得张大了嘴:“老师答应了?”

    完蛋了,她怎么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头晕,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自己怎么一时半会儿都没有办法把事情弄清楚呢。

    池外公语重心长道:“央央啊,外公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说不定哪天突然就走了……可是外公放心不下啊,要是外公走了,一个小丫头片子该怎么办呢?”

    池央央脱口而出:“外公,我有……”

    妈的,杭靳那混球怎么还没有来,如果他这个时候在的话,她还可以借他挡挡这事啊。

    幸好,江震打开水还没回来,不然这场面会尴尬得让人钻地洞吧。“央央,我知道全幅心思都在找杀害父母的凶手,外公也想找到凶手,但是外公要告诉,凶手咱们得找,这日子咱们也要好好过。”想到女儿女婿,老人家不自觉湿

    了眼眶,却又倔强得不在孩子面前展露自己的哀伤。

    老人家越是这样,池央央就越是心疼,她站起来,张开双臂抱着老人家,想说什么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她知道,外公心里肯定比他难受多了。

    过了好一会儿,老人家又才缓缓道:“如果爸妈在天有灵的话,他们一定希望嫁个疼的男人好好过日子,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扛在自己的肩上。”

    “外公……”池央央狠狠咬了咬唇,硬是把眼眶里的眼泪逼了回去。“江震这个人我早几年就认识了有才能不说,人品我们都看在眼里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男人。要是今后有他陪着,外公死……”后面的话,老人家又没说出口,害怕自己

    家孩子听了难过。

    死亡,这个词,是父母被害后池央央现在最害怕触及到的字眼,她几经努力,方才压下心头的疼痛:“外公……”

    “妈的,那些不长眼睛的狗东西,连本少爷都敢泼。”杭靳嚣张的声音传来之时,人也闯门而入,无意间打破了病房内堆积起来的伤感气氛。

    池央央一转头便看到淋得像只落汤鸡的杭靳。

    她发誓她真的不想笑的,但是看到他狼狈的模样就是控住不住自己啊:“哈哈哈……”

    看到杭靳的样子,池外公嫌弃地蹙了蹙眉头:“杭家少爷怎么来了?”杭靳脱掉衬衫,胡乱在身上擦了两下:“老爷子,您要给小四眼儿相亲呐,我不来怎么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