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8章:青梅竹马篇,杭靳在案发现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1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池央央这边还没有进入办公室,赵自谦亲自跑来了:“江震,央央,今天是三日之期最后一天了,我要是再破不案,上头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们这边有没有什么新的发

    现?”

    一大早,赵自谦已经跑了几个部门了,一个个部门问线索拿资料。鉴证科那边倒是给了他一些线索,不过那些线索还不足以找到凶手的下落。江震说:“我们在两具无头女尸身上都没有发现第二个人的DNA,要找到凶手相对来说比较困难。但并非一无所获,两具尸体上的伤口均出于同一种利器所为,利器留在伤

    口处的材质已给交给鉴证科检验,报告出来就能发给。”

    “报告我已经拿到了。从现在已有的线索来看,两起案子应该是同一凶手所为。不过现在还没有找到凶器,死者的头颅也没有找到,凶手在哪里更加不得而知。”赵自谦急得挠了挠头,想他做刑警已经有十年时间,从一个小小的警员做到大队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也是破过好几起大案悬案的人,如今却在这两起无头女尸案

    上一筹莫展。

    看着赵自谦急得跳脚,池央央也有她的担心:“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凶手还会继续作案,会有更多的无辜女性受到伤害。”

    池央央些话一出,让赵自谦挠头的动作瞬间停下,他定定地看着池央央……妈的,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这个。

    叮铃铃——

    赵自谦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立即接听,池央央看到他的脸色以看得见的速度变黑,池央央猜到可能又有新案子。

    果不其然,赵自谦挂了电话立即说道:“江震,央央,又得麻烦们两人跟我走一趟了。仓山区又发生了一起命案。”

    三天,三起命案,都是发生在仓山区。

    不用赵自谦多说,池央央都知道这起案子从此时起已经变质了,这极有可能就是连环变态杀生案,一日没有抓到凶手,就有更多的女性有可能受到伤害。

    去案发现场的路上,赵自谦给上头打电话:“是是是……我知道破不了案是我的责任,但是能不能晚一点才追究我的责任?”

    他急得一拳头打在车窗上,又道:“现在必须调派警力加强仓山区的巡防工作,在抓到凶手之前,我们绝对不能再让凶手有机会作案。”

    赵自谦周旋了许久才挂了电话,电话一挂,他就破口大骂:“难道谁希望发生这种事情不成?现在抓不到凶手,难道我们不应该预防凶手再作案么?”

    江震倒是理性许多:“自谦,先别急,上面也有上面的办事章程,急也急不来的。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凶手再次作案之前将之抓捕归案。”

    “这种时候了,随时都有可能有人再丢性命,那群家伙一点都不知道变通。”赵自谦当然知道在凶手再次作案前抓铺归案才是最好的办法,但现在不是抓不到人嘛。

    江震没有再吭声,池央央坐在一旁也不知道该不该劝劝,想了想,还是算了,这种时候说什么都帮不了忙。

    赵自谦点燃一支烟抽起来,没有再说话。

    江震悄悄看了池央央几次,几次想要说话,但是他都没有说出口,快到达目的地时,他方才叫住池央央:“央央,现在开始不准离开我的视线。”

    “啊?”池央央愣了愣,硬是没有反应过来。

    江震又说:“这几起案件的受害者都是女性,的身份又特殊,为了安全起见,不管何时,都不能一个人单独行动。”

    池央央点头:“谢谢老师,我会小心。”

    ……

    不出意外,又是一具无头女性尸体,尸体表面伤口与前两具几乎一致。得到法医的简单报告后,赵自谦又给上级打电话:“老钱,仓山区又一起无头女尸案,法医那边初步鉴定死者身上的伤跟前两起命案几乎一致,很有可能是同一凶手所为。

    现在我能百分百确定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凶手很有可能再作案,所以现在必须加强仓山区这边的巡逻。”不知道电话那端说了什么,赵自谦急得踹了两脚墙,在原地转了几圈:“是,是我无能,谁有能力就让谁来查。但是我还是要告诉,必须加派人手加强仓山区的巡逻

    ,我们不能再多一个死者了。”

    挂了电话,赵自谦招招手唤下手下的警员:“围观的人这么多,消息瞒是瞒不下去了,用我的工作号发条消息安抚一下群众。”

    事情闹得这么大,上级还想着要把消息瞒下去。赵自谦觉得这个方法行不通,因为这样没有办法让女性提高警惕,很有可能就成为下一个死者。

    看赵自谦急成那样,池央央也为他担心:“赵队,尸检报告我们这边还是会用最快的速度给,其它方面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嗯。”赵自谦点点头,“麻烦们了。”

    为了这起案子,赵自谦已经三个晚上没有合眼了,疲惫得不行,但还是要强打起精神,只有破了案才阻止更多的人受害,可目前还是没有线索。

    “赵队,有发现。”一名警员突然来报。

    赵自谦转头看去:“什么发现?”

    警员说:“隔壁有人,但是敲门不开。“

    “江震,央央,们俩别出来。”赵自谦拿出枪,又对警员说,“跟我来。”

    他示意警员敲门,仍然没有人开门。

    赵自谦跟警员交换了一个眼神,警员立即退到一旁,他冲上前抬脚踹门,可还没有踹上门,防盗门自己开了。

    门一开,赵自谦便看到一名高大帅气的男人站在门口。

    男人身穿白色衬衫,可是白色衬衫已经被鲜血染红,并且血液已经凝固,由此证明他身上这些血已经有一些时间了……赵自谦的枪口对准了他:“把手举起来。”

    男人不屑地笑了笑:“这辈子,还没有哪个兔崽子敢拿枪指着本少爷。”“杭、杭靳?”池央央是听到声音赶来的,看到门口的“血人”真是杭靳时,有一瞬间她大脑是空白的,“、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