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2章:青梅竹马篇,老子喜欢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48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听她这话,杭靳朦胧的眼神突然亮了:“知道了?”“嗯。”池央央被他的体重压得快要站不直了,但还是点了点头,“那天早上我有看到我书桌上的照片,她就是那天泼开水的那个,确实很漂亮,要是我是男人,估计我也

    会喜欢她的。所以喜欢她就大胆去追求吧,我绝对不会仗着是和名义上‘妻子’这个身份而拖的后腿。”

    “他妈诚心要气死我!”杭靳的目光一点一点暗淡下去,他看着她一脸懵逼的样子,无力得像是魂魄被人抽走了:“池央央,老子喜欢的女人是。”

    “我?呵呵……”池央央知道这种时候不该笑,但这确实比笑话还让人觉得可笑。

    杭靳这王八蛋平时的酒量不差啊,今天到底喝了多少,已经醉得能说出喜欢她这样的胡话来。

    “笑什么?”杭靳握了握拳头,恨不得狠狠揍她,“池央央,他妈不知道。本少爷喜欢,一直都喜欢。”

    “好好好,喜欢的人是我,以前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知道了呀。乖啊,不闹不闹了,我们先回家吧。”他说喜欢就喜欢吧,她跟一醉鬼计较什么呢。

    “小四眼儿,老子真的喜欢!”如果不是借着酒意,杭靳定是说不出这样的话,并且还是在他第一次表白被嘲笑之后。

    “嗯,喜欢我,最喜欢的就是我了。我也喜欢,最喜欢的人就是了。靳哥哥!”池央央觉得自己都快吐了。

    “喜欢我?”杭靳拉住池央央的手,“拉钩!拉钩就不能反悔了,小丫头只能喜欢我,不准喜欢别人。”

    “好,拉钩!”池央央心里骂他幼稚,但还是跟他拉钩,反正拉钩这事不能当真。就像小时候他答应不欺负她,转眼又把她欺负得哭鼻子。

    “是我的小媳妇儿了!”杭靳咧嘴一笑,笑得像个大傻子。

    “是是是,我是的小媳妇儿了。”池央央觉得身上的重量越来越重,抬头一看,杭靳这王八蛋睡着了。

    “王八蛋,有事没事喝什么酒,尽知道给本姑娘找麻烦。”池央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杭靳扶上车,替他喜系好安全带,“孙子,乖一点,别乱动,奶奶带回家。”

    她原本打算让杭靳坐车后座,可是即便醉成这样,他还是不愿意,硬是坐到了副驾驶座。

    池央央真怀疑这孙子是不是故意装醉来整她,不过看样子不像,他演技没这么炉火纯青。

    池央央开车,时不时侧头看眼杭靳,见他还算老实,她便加快了车速,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总算是把杭靳弄回了家。

    杭靳是醉趴下了,池央央把他扶到床上躺着时,她觉得自己都快累得虚脱了,而杭大爷还没有消停,嘴里嚷嚷道:“小四眼儿,老子口渴,快给老子倒杯水来。”

    池央央很想给杭靳倒一杯耗子药,毒死他算了,但是杀人要偿命的,她可不想拿自己如此宝贵的命去换他那条贱命。

    她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他,可是他却没伸手拿,好像醉过去了,池央央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扶他起来,耐心地喂他喝水。

    杭靳靠在她怀里,真像个小孙子,惹得池央央心头一软,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从她这个角度看下去,正好看到杭靳的睫毛,杭靳的睫毛很长,很好看,尤其长在他这张脸上,简直不要太配。

    如果他平时不那么嚣张,其实还是蛮招人喜欢的,可惜再好看的外表,也抵挡不了那让人讨厌的性子。

    所以在池央央眼里,杭靳这个男人连好看的外貌也没有了。

    她用力揉捏他的脸,揉捏成各种丑八怪的样子:“丑八怪,叫平时作恶多端。”

    “小四眼儿……” 杭靳突然喊她,吓得池央央赶紧松开手,“大爷,又怎么了?”

    “说过的话,不许不算话!”都醉得差不多睡着了,可杭靳还挂着她喜欢他这件事情。

    “杭大爷,知道现在侍候的人到底是谁么?这深情的样子,都快让本姑娘相信了。”幸好她很理智,知道这人为了整她什么损招都想得出,她才不会相信。

    要是相信了,这孙子明天肯定四处散播谣言,说她暗它。

    “躺好,别乱动了,不然本姑娘把从窗户上扔下去。”喂完水,池央央将杭靳塞到被窝里。

    看他满脸狼狈,她又去卫生间拿了毛巾,替他擦擦脸,帮他擦脸的时候,她也没忘记伺机报仇,时不时捏他两下。

    一切做好之后,她以为终于解脱的时候突然发现杭靳体温很高,她立即用脸贴上他的额头,该死的,还真发高烧了。

    杭靳这人一年三百六十天,怎么折腾都不会感冒,今天怎么突然发高烧了?

    池央央瞬间急了……

    她也是不容易感冒发烧的人,家里没有备用退烧药,这个时候药店可能都关门了。

    不管药店关门没关,池央央还是急匆匆下了楼,小区群楼的药店已关门,她走了几个红绿灯路口方才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药店。

    买好药赶回家,池央央已经忙出一身汗。

    谁料回到家的时候,杭靳躺在了地上。

    “杭靳,怎么趟地上了?”叫不醒他,她又使出吃奶的劲儿才把他拖回床上。

    她就说嘛,她一定是上辈子欠他太多太多,这辈子她就是来还债的,都感冒发烧了,他还能滚到地上。

    平时他滚地上也就无所谓了,今天她总不至于让他一个病号在地板上躺一晚上吧。

    更重要的是他生病了,他也不会回他家里去让他妈照顾,辛苦的还是她呀。

    也是民政局下班了,不然她得趁他醉酒拉着他去把离婚证领了,以后各走各的,谁也不烦谁。

    池央央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排斥杭靳,然而还是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亲手喂他吃退烧药,时不时给他测体温……等他烧退之时,天都快亮了。池央央困得不行,迷迷糊糊地躺在他身边睡着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