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5章:青梅竹马篇,护着别的男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8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我没有护着他,也没有担心他,更不是怀疑他。”池央央突然觉得这些男人都不太好沟通,她说正事的时候,他们喜欢跟她胡扯,“赵队,听我跟说清楚。”

    赵自谦:“好,说,我听着。”池央央严肃道:“杭靳浑身是血出现在案发现场,在场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他有重大嫌疑,必须要有有力的证据证明他的清白,而不是们俩谈一场话,什么都不说就把

    他放了。”

    这才是池央央担心的重点。她相信杭靳是清白的没有用,他是清白的就要拿出有力的证据,让所有人都闭嘴,不然将来传出去,所有人都会跟她最开始的想法一样,他能脱罪,只因为他有一个了不

    起的家庭背景。

    赵自谦拍拍池央央的肩,难得用一名长者的语气跟她讲话:“央央啊,有些事情不说出来有不说出来的道理,只要知道我没有徇私枉法,杭靳不是杀人凶手就对了。”

    池央央:“我相信没用,要其它人也相信,那就要拿出证据。”

    赵自谦又说:“杭靳这事不用担心,现在回去做的事情,找出一些有力证据,配合我们快点找到杀人凶手。”

    池央央:“赵队……”

    “赵队,刚刚接到报案,梨园街98号又发现一具无头女尸。”一名警员急匆匆来报,听得赵自谦头皮一麻,“妈的,又来一起。这是要老子的老命啊。”

    他迅速道:“央央,去叫上江震,一起去案发现场。”

    ……

    目前,已经是第四起无头女尸案。

    赶到案发现场,看到躺在床上的无头女尸时,池央央还是觉得头皮发麻,这个凶手到底是怎样的心理变态才会一次次杀害这些女性。

    江震看了她一眼:“央央……”

    池央央深吸一口凉气:“老师,我没事。”身为一名法医,如果这种场面都害怕,那么她如何帮死者讨回一个公道,如何找到杀害父母的凶手……很快,池央央便全心投入工作中,检查死者身上的伤痕,提取死者身

    上残留的有力物质。

    这一忙,便忙到了晚上,工作仍然没有完成。杭靳回家没有见着池央央,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但是电话也没有人接,气得他大骂:“小四眼儿,老子让在家等着,偏要出去,胆儿真肥了,看回来老子不好好收

    拾。”

    忙了一天,杭靳自己都嫌弃身上这身臭味,但是也没有来得及收拾,开车直奔局里,但刚要进门就让人给堵上了。

    一名白嫩的男警员挡住他的去路:“先生,这是法医部门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杭靳不管不顾,直接往里面冲:“眼睛瞎么?老子身上哪里写着闲杂人等几个字了?”

    警员再次拦上:“这位先生,再乱闯我可就在逮捕了。”

    杭靳:“把赵自谦那孙子叫来,还有们法医部那个姓江的小子,问问他们,们法医部老子到底到底能不能进。”

    妈的,找自己老婆还要让人拦着,这日子还让不让人活了。

    刚好,让路过的江震看到这一幕,警员立即向他求助:“江医生,这……”

    江震:“这里交给我,去忙的。”

    警员:“是。”

    杭靳笑笑:“我还以为要装着不认识我呢。”

    江震:“我认识么?”

    杭靳:“是不认识。”

    有点想揍这小子。

    江震:“来我们这里有事?”

    杭靳:“找人。”

    江震:“抱歉!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上班时间一律不接待朋友。”

    杭靳走近江震,忽然压低了声音:“姓江的,别他妈在老子面前摆出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池央央不明白那点小心思,老子明白得很。想动她,休想。”

    江震轻哼一声:“明白又如何?”

    江震这一声冷哼,那是明明白白的挑衅,杭靳一把揪住江震的衣领:“老子警告过,他妈听不懂人话?”江震不急不缓道:“池央央不喜欢,即使用不正当的手段骗她跟领证结婚,但她的心永远都不可能属于。并且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公平竞争的社会,谁都有权力自己

    的幸福生活而努力。”

    杭靳:“呵……公平竞争?老子认识她的时候,他妈还不知道在世界那个角落里呢,敢跟老子谈公平竞争?”

    “杭靳,干什么?”池央央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强行拉开杭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这是能随便闹的地方么?”

    池央央推开杭靳的行为,让他极其火大:“池央央……”

    可池央央都不理他,立即看了看江震:“老师,没事吧?”

    江震摇摇头:“我没事。”

    杭靳:“小子,挺会演戏啊。”

    池央央:“老师,我替他跟说声对不起,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江震笑笑:“他是他,是,们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个体,没有必要为他的无理道歉,更何况我真的没事。”

    江震越是这样通情达理,池央央越是觉得杭靳在无理取闹,面子都有些挂不住了:“老师,要不先回去,我单独跟他说两句话。”

    江震点头:“嗯。跟他好好说说,尸检的事情还有我们,不着急。”

    说是不急,其实池央央怎么能不急,目前已经是第四起命案了,再不破案又会有受害者:“老师,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江震一走,池央央方才看向杭靳,眼神失望中夹杂着许多其它情绪:“杭靳,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就有吃有喝,但是要明白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跟一样有这么好的命。如果

    丢了这份工作,我连自己都可能养不活的。还有,我这份工作真不是儿戏,稍有一个闪失,可能就会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明白么?”

    杭靳突然笑了,但笑得有点冷:“池央央,在我面前护着别的男人,我给一次机会,倘若有下一次,别怪老子对不客气。”

    然后,他又走了。

    池央央:“……”

    造孽啊!一定是她上辈子造的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