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7章:青梅竹马篇,对牛弹琴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87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师道成圣大唐之最强帝王最强无敌熊孩子

    “目前我所知道的就这些线索。”池央央侧头看向杭靳,瞧他那一脸的得意劲儿,她决定挫挫他的锐气,“再说了,就算我这里有有用的线索,说给听了,能听得懂么?

    ”

    杭靳:“小四眼儿,在眼里老子就这么不是个东西?”“是不是个东西,难道自己不明白?”池央央不否认,“杭靳,这是命案,再不找到凶手,可能还有更多的人被害,真不是能来闹着玩的地方。就行行好,自己主动

    退出,让上头派一名真正有实力的警官过来查案。”

    杭靳:“以为老子想来?”他手上一堆事情都忙不过来,他哪有空闲的心思来管这些命案,钱老头那边请了他几次都没能请动,要不是看池央央身边有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对她虎视眈眈,他根本没打

    算接下这案子。

    接下了,至少可以防着别人趁他不备挖他的墙角。

    他可不想有一天小媳妇被人抢走了,自己还傻傻地唱征服。

    池央央更糊涂了:“既然不想来,那干嘛还要来?是闲我们队里还不够乱,硬要给我们找点事做么?”

    杭靳手一伸,捏住池央央的耳朵拧了拧:“这只笨猪!如果老子有一天死了,一定是让这只笨猪给气死的。”

    也是他自己犯贱,明知道这个女人随便几句话就能让他气得吐血,偏偏他还犯贱地凑在她身边,一会儿不见满脑子想的都是这笨蛋。

    池央央摸着被他拧疼的耳朵,满腹怨言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再说下去,估计一只耳朵都会让他拧下来当下酒菜。

    去案发现场的路上,杭靳没再继续找池央央麻烦,池央央乐得清静,倒也能静下心好好想想案子的前前后后。

    杀人凶手明显具有极强的反侦探知识,案发现场一片狼藉,却没有留下任何指纹、脚印、等等有用的线索。

    赵自谦之前破了很多案子,并不是一个无能的领导,但这次对这件案子也是一筹莫展,目前都还没有找到这几名死者之间有任何关联。

    杭靳进入案发现场,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把现场每个角落都仔细看了一遍,他问:“可以在现场留下的血液里采积到非死者备注的DNA?”

    池央央:“没有。我们所抽取的血液样本里无一例外都是死者的血液。”

    杭靳:“姓赵的,再给我说说四名死者的职业分别是什么,案发地址分别在哪里。”赵自谦立即应道:“第一名死者是菜市场卖菜的菜农,第二名死者是普通家庭主妇,第三名死者是房地产中介,第四名死者的身份目前还没有确定。四起案发地均在仓山区

    ,第一起在仓山区满家巷28号,第二起在乔家巷46号,第三起仓山区江津路55号,第四起案件发生在梨园街98号。”

    杭靳:“再查查这四人之间有没有什么交集。”

    赵自谦:“是。”

    杭靳:“地图。”

    赵自谦一愣:“没带。”

    好好的,怎么要地图了?

    杭靳拿出手机打开百度地图,分别找到四个案发地点,这一看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又道:“姓赵的,马上多派一些人在支队周边加强巡逻。”

    赵自谦:“支队周边?凶手还不至于胆大到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吧。”

    杭靳:“家住哪里?”

    赵自谦:“就在支队附近的三元街107号。”

    杭靳:“马上滚回去,今晚在家好好呆着,哪里都不准去,也不准家人出门,记好了。”

    赵自谦:“不是,杭队,案子现在正在紧要关头,我怎么能回家休息?”

    杭靳:“闭嘴!叫怎么做就怎么做,别他妈废话。”

    支走赵自谦,杭靳下了第二道命令:“所有人都回支队休息,好好睡一觉,把精神给我养足了,随时准备待命。”

    先是支走赵自谦,现在又让所人队员回支队休息,其它人都不明白杭靳想干什么,但池央央却懂杭靳的用意。

    回去的路上,她也把手机拿出来,打开百度地图:“这四个案发地点成等边四角形,但怎么能确定凶手下一个地点会先在支队附近?”

    “池大法医,好好动动的脑子想想。”杭靳点点池央央的脑袋,又将她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做法医的需要脑子,而不是胸。”

    池央央赶紧将两手挡在胸前:“流氓!”

    杭靳倒是愉快地吹了一声口哨,一脚踩下油门,车子飞一般冲了出去,开了一会儿,池央央方才发现他不是去队里:“要带我去哪里?”

    杭靳:“昨晚一晚没回,害老子担心了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现在回去补个回笼觉,晚上才有力气做运动。”

    他会担心她?

    怕是没有她在家,他找不到人欺负吧。

    池央央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杭靳,别拿这么严重的命案当儿戏好不好?”

    杭靳:“池央央,这大热天的不洗澡,不觉得难受么?邋遢没事,但请别糟蹋本少爷的嗅觉好不好?”昨晚忙了一个通常,今天一早又跟着杭靳去案发现场,池央央连简单打理身上的时间都没有,刚刚在忙倒不觉得难受,经杭靳这么一提,她确实觉得身上粘糊糊的不好受

    :“可以离我远一点啊。”

    “离远一点?让有机会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杭靳伸手拍拍她的脑袋,“江震那人不是个好东西,今后离他远一点。”

    “江老师不是好东西?呵……”池央央又笑了。

    拜托他杭大爷自己撒泡尿照照好不好,江震跟他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好不好,他一个成天就只知道惹事生非的二世祖哪来的脸说人家不是好东西?

    杭靳:“老子跟说的话记住了。”

    池央央:“是不是以后我跟什么人说话都得批准。”

    杭靳:“这个提议不错,可以考虑实施。”

    池央央:“杭靳,我真不明白脑子里一天到晚在想什么?明明有喜欢的女孩,为什么还要缠着我不放呢?”

    杭靳:“老子高兴!”妈的,还是这么一句欠扁的回答,池央央放弃跟他理论了,这人就是一头牛,跟他讲道理就是对牛弹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