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3章:青梅竹马篇,做人要厚道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51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完蛋了!

    池央央暗叫不妙,但是无力阻止:“杭靳,别这样。”

    杭靳手没停:“不能哪样?”

    池央央两手死死挡在胸前,死守住最后的防线:“不能再脱我衣服了。”再脱就要跟他一个样了,她还要脸的。

    杭靳微微抬头,但离她还是很近,近到池央央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怎么?只准脱我的衣服,我不能脱的衣服?”

    池央央急红了脸:“那次是我喝醉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再说了,的力气比我大,完全可以阻止我的。”

    杭靳:“池央央,做人要厚道,不能霸道独断。有些事情做过就是做过了,不能借口说自己喝醉了不知道就不对我负责。”“谁说我没有对负责,我不是和领证结婚了么?还想要我怎样做?”要不是有把柄落在他的手里,池央央发誓,就算拿刀比在她的脖子上,她也不会傻傻地去跟杭靳

    领证结婚。

    两个不相爱的人结婚,不仅仅是对彼此的负责,还是对社会不负责,这个错真的错得离谱,她很想早早结束,但杭靳还没有玩腻这个游戏,结束自然不是她说了算。

    想明白了,池央央软下态度,试着先缓和气氛:“杭大爷,先放开我,我们慢慢讨论这个问题。”

    杭靳:“不放。”

    池央央:“到底想怎样啊?”

    杭靳:“和生孩子。”

    池央央摇头:“不,不用生了。杭靳,我们已经错过一次了,不能一错再错。”

    “池央央!”杭靳突然沉沉叫她的名字,一只手点了点她的额头,“这个白痴什么时候才能用心看看?”

    池央央:“看什么?”

    杭靳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听她如此直白说出来,还是有气,他气得翻身躺在一旁:“看本少爷睡觉。”

    池央央:“睡觉我看着?”

    杭靳:“有问题?”

    池央央:“没、没有问题。”

    在他杭大爷面前,她能有什么问题。

    于是,结果就是杭靳睡下了,池央央可怜兮兮地坐在他的身旁,明明困得不行,却只能看着这位大爷睡觉。

    当然,为了不长针眼,池央央还是很体贴的拉起被子将他盖住。

    只是眼角的余光还是看到了不应该看的东西,池央央心中不免感叹———似乎比她小时候她握在手里的时候大了很多。

    ……

    也不知道杭靳这人是不是钢造的,几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天一亮这精神还是抖擞得像是打了鸡血一般。

    池央央把早餐放他面前,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我说杭四少,又没有事情要做,这么早起来干什么呢?”

    关键是他起来这么早,她就必须得准备早餐,她很累的好不好。

    杭靳喝了一口粥,还是跟以往一样难吃,要不是看在是她亲手煮的的份上,他肯定是不喝的:“送去上班呀。”“我自己有车,不用起这么早送我。看昨晚睡得那么晚,应该再多睡一会儿补眠,不然老得快。”池央央知道自己要是直接说不用他送,他肯定不会给她好脸色,便

    想了比较委婉的拒绝方式:

    果然这一招对杭靳还是很管用的:“心疼我?”

    池央央昧着良心点头:“嗯。”

    杭靳却是不满地瞪着她:“小白痴,撒谎的时候注意眼神。”

    池央央:“……”

    这人成天不务正业,但看人的眼神是一看一个准,简直有毒。

    看着池央央脸上被揭穿的尴尬,杭靳得意得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小四眼儿,好好工作,晚上本少爷去接下班。”

    池央央:“还是算了吧。”

    杭靳:“别废话。老子说去接,没问意见。”

    好吧,拒绝不了就只能接受。

    池央央看他快速喝完粥,又换了衣服,看样子是急着出门:“现在要去哪里?”

    杭靳:“去偷人。”

    池央央:“……”

    杭靳:“吃醋么?”

    吃醋?

    才不会。

    池央央巴不得他去找别人别再缠着她,但不敢说:“我去上班了。开车慢点,别总是一辆车占两个停车位。现在这停车位紧张,那样的做法很让人讨厌的。”

    杭靳:“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好,还多管闲事。”

    嘴上这样说,但杭靳从今以后停车都老老实实的,再也没有一辆车占两个停车位,这可都是池央央的功劳。

    ……

    江北某餐厅。杭靳知道秦越这人最守时,即使还没有休息好,他还是按时到达约会地点,看到多日不见的好友,杭靳心情大好,他上前,笑嘻嘻得给了秦越一个大大的拥抱:“慕之,好

    久不见,甚是想念。”

    被杭靳抱了一下,秦越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而是毫不留情地拆穿:“回国前才见过。”

    杭靳不满地瞅着秦越:“唉呀呀,我说这这个人,堂堂盛天集团的掌舵者,怎么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秦越请他坐下,他方才落坐:“要喝点什么?”

    “看喜欢喝什么就好。”话是这样说,杭靳却还是把菜单拿在自己的手里,“我是土生土长的江北人,来江北当然是我请客。”

    秦越却说:“谢了。”

    “吃餐饭而已,客气什么。”杭靳叫来服务员,“把们餐厅的菜各来一道,口味清淡点,任何菜式里面都不能放洋葱。”

    点完菜,杭靳笑嘻嘻地看着秦越:“慕之,看吧,我多爱,知道洋葱过敏,都记在心里呢。”

    秦越:“我是指简然的事情。”“简然?”杭靳愣了愣,方才明白秦越的那声谢了是指简然的事情,他不得不细细打量秦越,“以前咱们学校多少女生想追啊,从来不多看那些人一眼。现在千里迢迢来

    江北,竟然是为了一个女人,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偏偏秦越就是不接杭靳的话,非常直接地表明自己地意思:“简然的事情我亲自接手,以后她的事情那边别管。”

    “没问题。”杭靳向来不是多事之人,并且也相信自己的好友,秦越让他别管,他便不会再多事,“那打算怎么追求她?”秦越平静地道:“我们已经领证结婚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